笔趣阁 > 恶魔囚笼 > 第五十五章 永不低头
    火鸦在天空中翱翔,敏锐的目光为秦然选择着最佳的前进道路。
  
      避开草原王者,与那位希林伯爵提前见面。
  
      秦然很清楚随着特殊事件【子嗣之战】的出现,一切的争端已经从雷霆要塞、勒尔德里转移到了‘狼’之子与‘龙’之子间。
  
      前者胜利的话,一切都会变得不可挽回。
  
      不论是对沃伦的原住民来说,还是对秦然来说都是一场灾难。
  
      所以,秦然会想尽办法的让后者获得胜利。
  
      只是,当他通过火鸦的视野看到希林伯爵所在的营地时,心底却不由泛起一丝奇怪。
  
      视野中的营地,不大。
  
      最多容乃三五十人的模样,完全与所谓的‘支援’挂不上钩。
  
      当然,牵扯到那位草原王者,再多的普通人也是没有用处的。
  
      只是,身处弱势,有着一天半的时间,却没有任何的‘布局’,却是秦然所无法理解的。
  
      借助着火鸦的视野,秦然可以确定,周围没有伏兵、也没有任何神秘力量的迹象。
  
      不过,也不是没有丝毫的收获
  
      在营地中间,秦然看到了,被一块白色亚麻布盖着的硕大的长方体。
  
      “难道是什么秘密武器?”
  
      秦然猜测着。
  
      对于曾经出现过横行战场强者的家族,秦然从来不敢小觑,哪怕这个家族显得有些落寞,一代不如一代也是一样。
  
      瘦死的骆驼比马大!
  
      秦然一向认为是至理名言。
  
      在距离这座希林伯爵所在营地大约还有百米的时候,秦然从阴影中走了出来,他看着站立在营地前的一队四人的守卫,径直的报出了自己的名字。
  
      “诸位,我没有恶意!”
  
      “我是2567,我希望见到希林伯爵!”
  
      秦然朗声说道。
  
      2567这个名字,随着简妮.詹姆士的死亡和单人闯关、以及阻止草原人南下等事迹,已经变得颇有声名了。
  
      至少,眼前的守卫听说过。
  
      在向着秦然行了一礼后,守卫快的离去,然后,快的返回。
  
      “伯爵大人在营地中心等您!”
  
      守卫这样的说道。
  
      可秦然却敏锐的现,对方的语气有些不对劲。
  
      神情也是如此。
  
      哪怕极力的掩饰了,但秦然依旧看到了一丝悲切。
  
      一股不妙的感觉从秦然心底升起。
  
      他的心中猛然间出现了一个猜测。
  
      加快了步伐,秦然走进了营地,根本不需要他人带路,秦然就很轻松的看到了那位希林伯爵。
  
      年轻、俊美的容貌,笔直、挺拔的身躯,站在营地中好似一根标枪。
  
      银色的盔甲,猩红色的披风,腰间的长剑,则让对方的俊美中带着显而易见的英武之气。
  
      与玛丽一般无二的金色长,披肩而下,蓝色的双眸中有着比玛丽更成熟的睿智感。
  
      抛开性别的话,眼前的人,和玛丽有着三四分相似。
  
      当然,是长大后,没有了雀斑的玛丽。
  
      “见过希林伯爵!”
  
      秦然右手抚.胸,行了个不太标注的骑士礼。
  
      然后,就准备说出自己的来意。
  
      事情紧急,秦然不打算绕弯子。
  
      绕弯子也不是秦然的性格。
  
      可还没有等秦然开口,那位希林伯爵就微笑着张嘴了。
  
      “你希望和我并肩而战?”
  
      对方问道。
  
      “嗯。”
  
      秦然没有犹豫的一点头。
  
      单独那位草原王者,和拥有一个强大的助力下面对对方,该选择哪一个,秦然自然是知道的。
  
      之前那位草原王者,稍稍展露了一下实力,就已经让秦然明白,对方的实力或许不如大沼。
  
      可如果生战斗的话,胜算依旧是五五开。
  
      秦然并不介意加大自己的胜算。
  
      “感谢您的到来……能够面对危险,却勇往直前的您,没有愧对您的名声。”
  
      希林伯爵保持着笑容,神情中有着毫不掩饰的赞赏。
  
      可是,他依旧拒绝了秦然。
  
      “但,这是我的战斗,请恕我无法让您参与其中——我对这个战斗期待了太久,龙和狼的子嗣中,胜利者只有一个!”
  
      希林伯爵的话语突然的变得严肃,有着一种斩钉截铁的意味。
  
      然后,这位年轻的伯爵一抬手,抓住了身旁覆盖着的亚麻布。
  
      用力一拽。
  
      哗!
  
      布匹划破空气的响声中,秦然看到了一直隐藏在亚麻布下的东西,而在看到这件东西的时候,秦然心底一沉。
  
      棺材!
  
      一尊石头制成的棺材,没有过于繁复的装饰,只有棺材盖上的希林族徽:飞龙之章。
  
      张开双翼,仰天咆哮的巨龙,哪怕是石头的雕刻,也依然有着属于巨龙的尊严与骄傲。
  
      就如同……秦然眼前年轻的伯爵。
  
      一天半的时间,对方没有浪费。
  
      对方让绝大部分的随从、士兵后撤了。
  
      然后,准备了这尊石棺。
  
      而做为对手的草原王者静静等待着,当希林伯爵完全准备好后,这才从大营出,前来‘赴约’而战。
  
      相互间有着试探,但更多的却是默契。
  
      其中的细微之处,足以让任何人探究、感叹。
  
      事实上,如果是从某些书籍上看到这样的场面,秦然一定会感叹双方的决心、气度,可当他身处其中时……
  
      你是不是有病!
  
      明知道对手是一个比你强大的存在,还配合着对方来。
  
      你是在诠释找死两个字怎么写吗?
  
      秦然几乎是在心底咆哮着。
  
      秦然很想质问眼前的希林伯爵。
  
      可他却知道什么也问不出来,对方身旁的石棺就是答案。
  
      一个连命都豁出去的人,如果不想要告诉你什么,那你真的是什么都问不到。
  
      呼!
  
      秦然深吸了口气,调整着自己的情绪。
  
      “家族荣誉就这么重要?”
  
      他问道。
  
      只是试探,没有指望对方回答。
  
      但出乎秦然预料的是,希林伯爵却回答了。
  
      “比命更重要!”
  
      “从我出生开始,我就知道自己有着一个宿命般的对手,我所受到的教育,都是让我明白该如何战胜这个对手,可惜……”
  
      “龙的后裔,血脉随着繁衍而稀薄了,我、我的父亲、我的祖父连先祖大人的一成都达不到,相反的是,我的对手却越的强大,它有着肥沃的草原,能够壮实着自己的身躯,磨砺着自己的爪牙!”
  
      “而我,有的只是书籍中先祖的强大与光辉!”
  
      “我没有继承先祖的强大,但我继承了先祖的光辉!”
  
      “龙之子嗣……”
  
      “永不低头!”
  
      嗡!
  
      最后的话语,仿佛是来自年轻伯爵灵魂深处的呐喊,一阵轻微的压迫感出现在秦然的身上。
  
      在秦然的耳中,他,听到了龙吟。
  
      高亢、直上九霄的龙吟。
  
      在秦然的眼中,他,看到了龙影。
  
      虚幻、宛如水中的泡影。
  
      似乎,风一吹就该散了。
  
      却又倔强的凝聚在营地上空,看着地平线上显露出身影的对手。
  
      宛如实质,几近活过来的白色巨狼。(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