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恶魔囚笼 > 第五十七章 共鸣
两道气劲的爆炸,如同成吨的炸药被点燃。
  
  轰鸣中,两道气劲同时碎裂!
  
  成百上千到碎裂的气劲,向着四面八方飞射。
  
  哪怕是小小的指尖大小的气劲以堪比强攻劲弩,而稍大一点的那就是开山裂石一般。
  
  尘土不可抑制的升起。
  
  可下一刻,这些浮起的尘土一顿,就纷纷的落地了。
  
  一身金饰的草原王者,冷着脸,看着自己右手手腕上的一枚黄金手镯。
  
  光滑的表面上,一丝丝细小的裂纹出现其上。
  
  “你该死!”
  
  草原王者看着身形急退的秦然,饱含杀意的话语声中,抬手又是一道气劲射出。
  
  这一次秦然没有选择硬拼。
  
  他一个侧身躲开射来的气劲后,大口大口的喘息着。
  
  多个技巧的连续施展,即使对于达到1300体力的秦然来说,也是一个不小的负担。
  
  呼哧、呼哧!
  
  粗重的喘息声,由口鼻传出,一股火烧火燎的感觉,从咽喉蹿下,令秦然不得不咽了口吐沫,缓解着这种难受的感觉。
  
  看着抬手又是一道气劲的草原王者,秦然再次躲闪。
  
  “蛇派的技巧与依靠蓄势的技巧……很不错!”
  
  看着躲闪的秦然,草原王者评价着。
  
  只是,对方脸上的杀意却越发的浓烈了。
  
  “你不是还有底牌吗?”
  
  “为什么不用出来?”
  
  “是没有体力了吗?”
  
  “这种依靠蓄势而爆发出的强大技巧,让你体力消耗过度,以至于连底牌都用不出来了?”
  
  “或者说……这种依靠蓄势的技巧,才是你的底牌?”
  
  草原王者嘲弄着秦然。
  
  秦然没有丝毫被对方的话语影响到。
  
  虽然对方说出了部分实情,但距离真正的事实,却差了不知道多远。
  
  首先,不论是【变身恶魔】,还是【召唤欲.望之兽】对于秦然来说,都是不需要耗费体力的。
  
  只是已经暴露过的【变身恶魔】【召唤欲.望之兽】,绝对不是秦然对敌的首选。
  
  对方一定会有所准备。
  
  秦然无比肯定这一点。
  
  【变身恶魔】【召唤欲.望之兽】强大无比。
  
  可缺点同样明显。
  
  秦然可不想要被对方抓住,一击致命。
  
  其次,就是体力。
  
  对方远远没有估算到,秦然体力的恢复速度。+的体质和【邪异体质】的配合,只要不是身受重伤,体力的恢复速度是远超所有人想象的。
  
  只是,秦然依旧故作疲惫。
  
  秦然在观察着眼前强大的对手。
  
  对方的攻击习惯、节奏,还有……对方的黄金手镯!
  
  一身金饰的草原王者,在最初的秦然看来,应该是彰显自身尊贵、威仪的做法,或者是个人的偏好。
  
  可刚刚的交手,却让秦然发现了不对劲。
  
  即使再喜欢某样东西,也不可能因为某样东西,而改变了自身的战斗状态。
  
  前一秒还云淡风轻的冷静。
  
  下一秒就勃然变色。
  
  就因为一件金饰?
  
  抛开精神病之类的意外因素,只能够说明,那件金饰对对方的重要性,早已超出了常人的想象。
  
  “是什么?”
  
  秦然心底猜测着。
  
  再次抬手射出一道气劲的草原王者,看着疲惫,却仍然能够轻松躲闪的秦然,不准备在这样下去了。
  
  他要以更快的速度灭掉秦然。
  
  吼!
  
  令人晕眩的嚎声中,白色的巨狼再次出现了。
  
  呼!
  
  巨大的狼爪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出现在了秦然的面前。
  
  那是远超草原王者本身的速度与……力量。
  
  铛!
  
  秦然面对着这样突如其来的一击,只来得及将【狂妄之语】当做盾牌挡在了自己的面前。
  
  仿佛洪钟大吕的钟声中,秦然双脚锄地的后退。
  
  十米!
  
  足足十米的距离!
  
  两道没过常人小腿的沟壑出现在地上,更多的泥土集聚在秦然的身后,形成了一个土堆。
  
  紧跟着,这个土堆就爆裂开来,漫天扬起。
  
  被又一击狼爪击打在【狂妄之语】上,秦然整个人撞在了土堆上,被击飞了。
  
  然后,草原王者的第三击到了。
  
  铛!
  
  身在半空中的秦然,被狠狠的砸下,深埋泥土中。
  
  草原王者没有留情。
  
  第四击如影随形。
  
  跃上半空中的巨狼,以比之前任何一次都要狠厉的俯冲,向着秦然碾压而来。
  
  他要让秦然粉身碎骨。
  
  不这样做的话,他怎么能够消了那口气。
  
  而就在发动了声势凶猛的白色巨狼即将撞在深埋土壤中的秦然时,一抹明亮、妖异的剑光突兀的绽放。
  
  【剑技.虎式】!
  
  双手握剑的秦然根本没有理会那撞来的巨大身躯,他一连三次被动的防御,为的就是麻痹对方。
  
  为的就是这个时候的反击!
  
  此刻的他,眼中只有对方的头颅。
  
  他要用他手中的剑斩下对方的头颅。
  
  呜!
  
  被当做盾牌,抵挡了数次攻击的【狂妄之语】随着这次斩击,发出了凶狠的咆哮声,它就好像是一个被压抑依旧的屠夫,再次捡起了自己的屠刀。
  
  爆发!
  
  毫无抑制的爆发!
  
  呜!
  
  不管不顾,毫无防御姿态的秦然,诡异的与【剑技.虎式】和武器【狂妄之语】达到了某种共鸣。
  
  剑刃上的咆哮,如雷鸣,似炸雷。
  
  一头斑斓猛虎若隐若现的从巨大的剑刃上浮现。
  
  刚一出现的猛虎,就从剑刃上一跃而起,接着,狠狠扑下。
  
  就好似……虎下山。
  
  噗!
  
  猛虎一口咬在了白色巨狼的脖子上,白色巨狼发出了疼痛的吼叫,一个抖身,斑斓猛虎的身影就径直破碎,消失不见了。
  
  虽然一击就打散了猛虎的幻影,但白色巨狼的痛呼声并没有停止。
  
  借着这一丝空隙,秦然手中的【狂妄之语】插入了白色巨狼的脖颈。
  
  尽管只是没入了一丝,就被体内凝聚的力量所阻止,但那种久违的疼痛感却让草原王者越发的愤怒。
  
  本该是虫子一般,被碾死的家伙,竟然让他受伤了。
  
  “虎派!”
  
  “该死的虫子!”
  
  巨大的身躯再次扑下,利爪上一层耀眼的光芒开始浮现。
  
  秦然没有被击中,.裸.露在外的面部,就已经感受到了刮骨一般的疼痛。
  
  轰!
  
  白色巨狼的攻击砸在了地面上,一道圆形的冲击波,以摧枯拉朽的姿态,向着四面八方碾压而去,方圆百米都受到了波及。
  
  但……
  
  秦然没有!
  
  秦然的身形在十米之外的阴影中显现,一层又一层的力场护盾出现在他的身上,阻挡着那些冲击。
  
  一根完全由蓝白色冻气组成的长矛出现在他的手中。
  
  带着彻骨冰寒的长矛,悄无声息的射出。
  
  狠狠的扎在了刚刚完成扑击的白色巨狼身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