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恶魔囚笼 > 第五十八章 无头的灵魂
砰!
  
  扎在白色巨狼上的冰矛,随之爆裂。
  
  【寒冰之刺】的冻气笼罩半径三米之内,将巨狼大半个身躯都囊括了进去。
  
  淡蓝色的冰霜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覆盖在巨狼白色的皮毛上,形成了一层瑰丽夺目的色泽。
  
  但,却充斥着狠厉的杀意。
  
  【阴影庇护】!
  
  以【卓越之铠】激发的特效,让秦然身影在被对方身影笼罩的那一刻,就化为了虚无,直接潜行十米,发动了出人意料的反击。
  
  而这难得的反击机会,自然不会一击就收。
  
  又是一根冰矛出现了。
  
  一如之前,冰矛扎在了因为冰霜而躲闪不及的白色巨狼身上后,再次爆裂开来。
  
  冻彻骨髓的冻气,这一次彻底的将白色巨狼覆盖了。
  
  晶莹剔透的冰霜内,狰狞的白色巨狼依旧爪牙锋利。
  
  哪怕连连遭到强大级别的冻气袭击,对于这时的草原王者来说,依旧只是轻伤,他那特异的本源力量,早已经让他从凡人的横列中脱颖而出。
  
  “我会让你生不如死!”
  
  巨狼状态下的草原王者,隔着坚冰怒吼着。
  
  顿时,堪比精钢的坚冰就连连的晃动,一些蜘蛛网般的裂纹,迅速的漫延着。
  
  可秦然根本无动于衷。
  
  他看着即将破冰而出的草原王者,缓缓的抬起了左手。
  
  恶魔之炎熊熊燃烧着。
  
  灼热的气浪翻滚四周,焚烧灵魂的疼痛感,令挣扎、即将破冰而出的草原王者一愣。
  
  他从这缕火焰上,感受到了丝丝的威胁。
  
  当【查尔斯燃烧术】达到了大师级,不需要蓄力,仅仅是在【烈焰硫磺】的支持下,随手而出的火焰就可以达到强大级别。
  
  而经过了蓄力的火焰,则是极强级别的恶魔之炎!
  
  灼热的温度,让秦然周围的空气急速的扭曲着。
  
  秦然的身影变得朦胧。
  
  黑色的鸦羽则在气流的涌动中,微微的张开,当秦然冲锋时,更是发出了猎猎之响。
  
  吼!
  
  犀牛的虚影一闪而逝,秦然在最原始的自然之力中,发动了令大地颤抖的冲锋。
  
  直径超过一米的恶魔之炎组成的火球,被秦然挥舞着砸在了即将粉碎的坚冰上。
  
  那姿态就如同是在挥舞一柄战刀。
  
  更好似是力士为了夯实土地,而抡起砸下的大锤。
  
  轰!
  
  烈焰滚滚,赤红色荡漾在淡蓝中,就好似一头霸王龙蛮横的冲进了一片小水洼,不仅是水花四溅,而且整个水洼都会被砸成一个大坑。
  
  至于坑中的生物?
  
  自然会被殃及池鱼。
  
  草原王者极力挣脱坚冰的封锁,可依旧比开启了【野蛮冲撞】的秦然慢了一步。
  
  “啊!!!”
  
  草原王者被极强级别的恶魔之炎狠狠砸中。
  
  惨呼声从巨狼嘴中响起。
  
  不同于之前强大级别的冻气攻击,极强级别已经接近了草原王者本源力量的级别,而且,更加重要的一点是,恶魔之炎的特性:焚灼灵魂。
  
  白色巨狼的身躯在被火焰覆盖的一刻就开始急速的崩散。
  
  下一刻,人类模样的草原王者就翻滚在地,狼狈的利用本源力量驱散了恶魔之炎。
  
  可依旧有丝丝火焰附着在了草原王者的身上。
  
  或者准确的说是,那张披在对方身上的狼皮上。
  
  哪怕草原王者立刻就反应了过来,可是那张完整的狼皮上,仍然出现了几个焦黑的小洞。
  
  草原王者看着狼皮是几个焦黑的小洞,年轻的有些过分的面容上闪过了心疼。
  
  接着,就是更多的愤怒。
  
  愤怒让那张年轻的面容变得扭曲。
  
  看向秦然的目光中,则充斥着不可抑制的暴虐、杀意。
  
  他一抬右手。
  
  不再犹豫的草原王者,准备动用本源力量了。
  
  可就在这时——
  
  叮!
  
  一声脆响。
  
  由草原王者右手腕上传来。
  
  那枚之前就出现细小裂纹的黄金手镯,不知何时已经遍布裂纹,随着草原王者动用本源力量而彻底的裂开了。
  
  黄金手镯跌落地面,碎成了数十片。
  
  碎片外围的部分,自然是金光灿灿,但是内里却是灰蒙蒙、黑漆漆的,显然镯子不是纯金的。
  
  秦然目光一扫,眉头就是一皱。
  
  以草原王者的身份,如果佩戴一个黄金手镯的话,自然不可能是镀金的。
  
  而这样做……
  
  为了掩饰内里的东西!
  
  秦然很轻易的就猜到了草原王者的想法,再加上之前的疑窦,他越发的觉得这被黄金所掩盖的东西不简单。
  
  可接下来的一幕,依旧令秦然大吃一惊。
  
  一缕如烟似雾的气体,从那些灰蒙蒙、黑漆漆的碎片上逸散出来。
  
  犹如融合一般,气体迅速组成了一道半透明身影。
  
  无头的半透明身影。
  
  “无头的灵魂!”
  
  看着这道半透明身影,秦然脑中灵光一闪,猛地想到了某个结果。
  
  “应该是被希林伯爵父亲,或者是初代希林伯爵捏碎头颅的草原王者……难怪随着时间的流逝,希林伯爵一脉因为繁衍生息,血脉早已经没有了最初的强大,可身为对手的草原王者似乎完全没有受到影响,拥有着碾压希林伯爵的实力,原来是这样!”
  
  秦然深吸了口气。
  
  看向草原王者的目光,露出了一分鄙夷。
  
  为了自身的强大,很多人会不择手段。
  
  可是挖自己先祖陵墓的,绝对不多见。
  
  但草原王者就这样做了。
  
  而且,还将先祖的尸骨以秘法炼制成了随身物品,用来增加自己的力量,并用黄金进行了掩盖。
  
  让众人以为草原王者是一个喜欢金饰的人。
  
  “混蛋!”
  
  “你的荣耀呢?”
  
  “你对先祖的敬意呢?”
  
  勉强站立的希林伯爵在看到那个无头的灵魂后,身为原住民的年轻伯爵要比秦然更快的反应过来。
  
  他冲着草原王者大吼着。
  
  “草原,一向遵循的是弱肉强食——虚假的那一套是行不通的……也好,这样我也就不需要在顾忌什么,与其浪费了,不如再利用一下!”
  
  草原王者无情的嘲讽着希林伯爵,然后,猛地一张嘴。
  
  飘忽不定的无头灵魂就被草原王者吸入了嘴中。
  
  接着,一股极度暴虐、残忍的气息从草原王者身上喷出,化作一片恶臭的猩红,犹如一般血腥巨剑,冲天而起。
  
  气息引起的劲风,径直将希林伯爵吹飞。
  
  劲风对秦然没有影响,可恶臭的猩红却不同。
  
  那种发自灵魂的颤栗感,令秦然知道,绝对不能够碰触这些猩红之气。
  
  呼!
  
  一捧恶魔之炎从秦然手中打出,烧灼着猩红之气。
  
  他脚步连连后退。
  
  可身后,耳边却传来草原王者的声音。
  
  “你逃得了吗?”
  
  噗!
  
  一只手掌穿胸而出。(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