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恶魔囚笼 > 第六十一章 狼之残宴
    一枚白色微微泛黄的獠牙在暗金色的光芒收敛后,出现在秦然的掌心,一根黑色的麻绳,顺着秦然大拇指与食指间垂下。天  籁小说WwW.⒉3TXT.COM
  
      獠牙为挂坠,麻绳为链,简单异常,但却古朴、苍茫。
  
      以及……凶狠!
  
      看着手掌心内的项链,秦然就好似看到一头登上了峭壁的银白色巨狼,昂头对月长啸,万千狼群藉匍匐在地般。
  
      幻觉?
  
      不是!
  
      只是单纯的震慑!
  
      只是一丝细小的气息泄露了出来!
  
      没有恶意,却仍然影响到了秦然。
  
      “比想象中的还要虚弱啊!”
  
      秦然深吸了口气,摒弃了这些影响,向着手中的项链看去。
  
      【名称:狼之残宴】
  
      【类型:饰品】
  
      【品质:Ⅰ】
  
      【攻击力:Ⅰ】
  
      【防御力:Ⅰ】
  
      【属性:白狼之智,白狼之躯,白狼之灵】
  
      【特效:狼群】
  
      【需求:击杀草原王者】
  
      【是否可带出该副本:是】
  
      【备注:它不完整,仅仅是因为意外而融合在了一起,但这并不有损它的威力】
  
      ……
  
      【白狼之智:不论攻击,还是防御,当你面对精神判定时,你将会获得+3的额外判定】
  
      【白狼之躯:你将获得一次狼人变化,1次/日】
  
      【白狼之灵:召唤一头白狼之灵为你而战,1次/日】
  
      ……
  
      【狼群:所有狼类生物,不过Ⅰ阶,在面对你时,都将自动臣服】
  
      ……
  
      “Ⅰ?”
  
      “这是什么品质?”
  
      秦然看着眼前从未见过的级别。
  
      不是传说,不是史诗。
  
      也没有出现传说之上,史诗之上。
  
      而是Ⅰ!
  
      看着这个既能够称之为数字,也能够称之为符号的级别,秦然心底莫名的觉得他现了一个关键的信息。
  
      地下游戏的信息,并不多。
  
      虽然每个进入其中的玩家都会或主动或被动的收集信息,但真正有价值的并不多。
  
      或者说,真正有价值的信息,只掌握在某些玩家手中。
  
      例如:眼前【狼之残宴】。
  
      Ⅰ的品质。
  
      而特效【狼群】中更是,直言有着Ⅰ阶。
  
      “凌驾‘普通品质’之上的品质!”
  
      “越‘普通级别’之上的级别!”
  
      “真正意义上的凡吗?”
  
      秦然低声的念叨着。
  
      然后,秦然的目光下意识的看向了被冻成冰雕的草原王者,对方之前身上令他心悸不已的气息早已经随着对方生命的流逝而变得荡然无存,但秦然心中的记忆并没有因为对方的死亡而遗忘。
  
      相反,变得更加清晰起来。
  
      眼前的冰雕就仿佛是警示名言般,令秦然从心底不断警告自己任何时候都不要自大。
  
      都不要在能够直接削掉对方头颅的前提下,却非要将对手开膛破肚。
  
      不要用多余的手段,能够直接干掉对手的时候,一定要直接干掉对手。
  
      当然,除去警告外。
  
      还有提示。
  
      “【剑技.虎式】!”
  
      “【圣者之刺】!”
  
      前者的变化,让秦然现,他远远没有理解到这个技能,不单单是这个技能,似乎其它的技能也是如此。
  
      而后者?
  
      却又一次的让秦然心生警惕了。
  
      出预料的强大!
  
      秦然这样的评价着【圣者之刺】。
  
      秦然不知道什么是本源之力,但是秦然知道能够伤害到草原王者的力量,绝对不简单。
  
      要知道,被附魔之后的【狂妄之语】可也仅仅是划破了草原王者的皮。
  
      而【圣者之刺】却让对方血肉模糊。
  
      秦然下意识的沟通着代表着【圣者之刺】的力量。
  
      可除去怜悯万物的气息外,他什么也没有收到。
  
      这让秦然一皱眉。
  
      【融合之心】的力量,每一个都各具特色,但本质都带着桀骜不驯,除了【圣者之刺】。
  
      除去一开始面对奥哈拉,有过一点麻烦时,其他时候真的是无比听话。
  
      不仅没有给秦然造成丝毫的意外,相反还帮助秦然度过了数次难关。
  
      可越是这样,秦然反而心里越没底。
  
      世上没有无缘无故的爱。
  
      天上没有白掉的馅饼。
  
      任何看似美好的一切,都带着一个目的:利益。
  
      当然,利益也可以被看做其它。
  
      秦然沉吟不语。
  
      他知道自己的想法在某些人看来是无比偏激的,可早早独立生活的他,却固执的承认着‘前期投入的越大,那么在你身上谋求的就越大’这句话,当他在福利院,被第一个所谓的好友骗去一月一次的点心后,这句话就刻在了他心底。
  
      “2567阁下?”
  
      “我们需要尽快赶回雷霆要塞了!不然的话,他的布置恐怕会给雷霆要塞,乃至勒尔德里造成大麻烦!”
  
      希林伯爵看着站在草原王者尸体前沉思的秦然,忍不住的开口道。
  
      很显然,草原王者死前的威胁,让这位年轻的伯爵想到了什么。
  
      “嗯。”
  
      迅回过神的秦然,点了点头没有反对。
  
      在草原王者一人出现,那支随行的队伍没有出现时,秦然就知道生了什么。
  
      并不难猜。
  
      火鸦的监视,草原王者早就现了,可直到对方离开草原人大营时,才突然难,不就是为了吸引他的注意力,掩饰勒尔啤真正的行踪罢了。
  
      至于勒尔啤要干什么?
  
      所有人都心知肚明。
  
      “您的身体?”
  
      年轻的伯爵问道。
  
      “没想象中那么糟糕,赶路没有问题!”
  
      秦然半真半假的说着。
  
      虽然眼前年轻的伯爵表现出了让人敬佩的一面,那种为了荣誉而战的精神更是让人不由自主心生好感。
  
      可秦然并会因此就选择信任对方。
  
      谨慎,也可以说是多疑,早就刻在了秦然的骨子里。
  
      年轻的伯爵并没有现这一点,他向着还幸存的手下吩咐了几句,很快的两匹上好的战马就从远处牵了过来。
  
      与此同时,数只猎鹰飞向了远处。
  
      “我们先行一步,希林家族的骑士马上就会赶来……他的尸体?”
  
      希林伯爵解释着,然后,口吻变得犹豫起来。
  
      草原王者的尸体,该怎么处理?
  
      按照年轻伯爵的风格,应该是装入棺材,送回草原人大营。
  
      可他并不是胜利者。
  
      他没有资格处理这些。
  
      秦然对尸体并没有兴趣,但是草原王者这具尸体却不同,无疑,这具尸体是很有价值,尤其是对某些神秘学领域更是如此。
  
      哪怕秦然并不擅长这些领域。
  
      但这并不妨碍,秦然获取自己的利益。
  
      “装入棺材,送到勒尔德里!”
  
      话音落下,秦然早已拍马而去。
  
      希林伯爵紧紧跟随着。
  
      而在雷霆要塞,一场激烈的战斗已经爆了。
  
      ……(未完待续。)

Ps:书友们,我是颓废龙,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