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恶魔囚笼 > 第六十二章 乌合之众
    蛇派的好手们,小心的潜行进了草原人大营。
  
      虽然不是夜晚,但明亮的阳光与帐篷交织处的阴影,却足够这些优秀刺客们顺利的向着各自的目标前进。
  
      做为蛇派的首领,佩里克娜更是第一个进入到草原大营中的。
  
      事实上,草原人大营与雷霆要塞间有着大片的空地,如果没有她的‘掩护’,即使蛇派的好手们再强大,也不可能躲开草原人神射手的眼睛。
  
      站在一处阴影内,佩里克娜身上散发着与阴影一般无二的‘光彩’。
  
      这样的‘光彩’随着她的移动而不停的转变着。
  
      犹如变色龙。
  
      不!
  
      是比变色龙更加的善于伪装。
  
      不仅是颜色,还有气息,全都隐蔽了。
  
      蛇派的传承,足有四百年。
  
      除去蛇派自身的技巧外,自然有着收集到的其它技巧,或是战利品,或是某位蛇派人士的自我创造,又或是交易得来。
  
      但不论是哪一样,能够被蛇派看上的,就都是难得的精品。
  
      就好似佩里克娜现在使用的【幻化潜行】,就是一种融合了基础潜行与某个消失在历史长河流派核心技巧后的特殊技巧。
  
      达不到奥义程度。
  
      却非常接近了。
  
      熟练掌握这项技巧的佩里克娜,轻松的在草原人大营内穿梭。
  
      她在等待最佳时机的到来。
  
      当然,不仅仅是杀人。
  
      还有……
  
      找东西!
  
      那个蕴含着草原王者强大的秘密。
  
      每个组织都有着各自的情报网。
  
      尤其是对于每个地区王族、大贵族的态度,注定了那些人物的身边,或多或少会出现耳目。
  
      蛇派自然不例外。
  
      甚至,还有着不错的运气。
  
      蛇派的某个暗子,勾搭上了草原王者的一个侍卫,还是一个即将因为某些秘密而被灭口的侍卫。
  
      在最后,这个秘密自然落入了暗子的手中。
  
      尽管随即暗子就被干掉了。
  
      可秘密已经交到了佩里克娜的手中。
  
      也正是因为这个秘密,佩里克娜遵守了与秦然间的契约。
  
      不然的话……
  
      以佩里克娜的选择,一定是承受巨大的反噬,都不会进行这种九死一生的任务。
  
      草原王者的可怕,佩里克娜深有感触。
  
      但也可以说是,正因为这种感触,她才非来不可。
  
      “本源之力!”
  
      一想到这个词汇,佩里克娜无比平静的内心,罕见的激动起来。
  
      不过,很快的,经验丰富的蛇派首领就再次恢复了冷静。
  
      她看着勒尔啤走出了那个帐篷。
  
      借着帐篷帘落下的空荡,一钻神就潜入了其中。
  
      佩里克娜很清楚勒尔啤是要干什么。
  
      但关她什么事。
  
      她已经开始履行与秦然的契约了。
  
      只不过,顺带的完成了一些自己的事情。
  
      至于那些乌鸦?
  
      她恨不得全部死绝。
  
      ……
  
      粗鲁的勒尔啤一把撩起帐篷帘,大踏步的向前而去,丝毫没有感受到身后有人随着帐篷帘的落下,而悄然潜入。
  
      此刻的勒尔啤满心都是如何攻破雷霆要塞,获得草原王者奖赏。
  
      “嘿,敢和王上做对,真是找死!”
  
      深知草原王者实力的勒尔啤对秦然、希林伯爵满是不屑。
  
      曾经桀骜不驯的勒尔啤可是被草原王者教训过的。
  
      那次教训实在是刻骨铭心。
  
      那种完全脱离了凡人层次的力量,足以让勒尔啤明白自己该怎么做。
  
      服从!
  
      无条件的服从!
  
      因为,勒尔啤不想死。
  
      所以,这个时候的勒尔啤,完全执行着草原王者的命令。
  
      没有召集任何一个帮手,大踏步的向着雷霆要塞而去。
  
      大营中没有任何一个人敢阻止这位脾气暴躁的武将,他们就这么看着勒尔啤一步步的靠近着雷霆要塞。
  
      当闪电的光芒在勒尔啤双臂上闪烁起来的时候,这些草原人才忍不住的发出了惊呼。
  
      他们这个时候反应过来,勒尔啤想要干什么。
  
      闯关!
  
      先是一怔,接着,就是欢呼声。
  
      以勇武好斗著称的草原人,这几天在秦然的威慑下,心底早已经充斥着压抑。
  
      现在看到勒尔啤的行为,自然是欢欣鼓舞。
  
      他们满心期待着勒尔啤这位草原上令人颤栗的武将,单枪匹马的冲进雷霆要塞,大开杀戒。
  
      轰隆!
  
      电光带着雷声,从勒尔啤的手中射出,向着雷霆要塞劈去。
  
      两片灼热的烈焰,从雷霆要塞上喷出。
  
      犹如两朵火烧云挡在了电光前,在一阵更大的爆炸声中,两者消弭于无形。
  
      “马克西姆、赛尔提你们两个家伙就想要阻拦我?”
  
      勒尔啤满是不屑的低吼着。
  
      电光在勒尔啤双手上凝聚着。
  
      他狞笑的看着挡在他面前的两个人。
  
      马克西姆一脸苦笑。
  
      如果可以的话,他当然不想要这样做。
  
      可他完全的没有了退路。
  
      除非他愿意放弃现在的一切,找个没有人认识的地方,默默无闻的等死。
  
      但如果真的是这样,马克西姆宁肯现在就死。
  
      每个人都有为止执着、不顾一切的东西。
  
      有的是爱情。
  
      有的是亲情。
  
      有的是友情。
  
      对于马克西姆来说就是名望与权利。
  
      而赛尔提就简单多了。
  
      他有着一份报复的心。
  
      毕竟,他后背上的伤势现在还隐隐作痛的。
  
      “你就这样的离开了大营,难道你不拍大营里的那些人出事吗?”
  
      赛尔提冷声低语着。
  
      “那些家伙?”
  
      “死了就死了,再换一批人就是了,草原人什么都缺,就是不缺想要出人头地的人!”
  
      “你以为依靠着那些家伙就能威胁我,你……混蛋!”
  
      勒尔啤讥讽着赛尔提。
  
      可话还没有说完,这位草原武将就一声厉吼。
  
      那满是暴虐的吼声,令人不寒而栗。
  
      马克西姆、赛尔提纷纷变色,手掌中火焰大作。
  
      可令两人没有想到的是,勒尔啤转身就走。
  
      或者说是急速的奔跑。
  
      马克西姆与赛尔提对视一眼。
  
      “看来蛇派的那些家伙触碰了什么了不得的东西了!”
  
      “但关我们什么事?”
  
      对视中的两人,相视一笑。
  
      蛇派的人恨不得鸦派的人去死。
  
      而鸦派,也是如此。
  
      ……
  
      帐篷内,一个木质的盒子被打开了。
  
      内里存放的数张羊皮纸,被佩里克娜拿了出来。
  
      她目光扫过上面的草原文字,眼底中有着抹不开的喜意。
  
      这些就是她要的东西。
  
      但随即,蛇派首领就是脸色一变。
  
      属于勒尔啤暴虐的气息正在迅速的接近着。
  
      佩里克娜想也不想,完全不顾上与秦然的约定,将数张羊皮纸揣入怀中后,一剑切开了牛皮帐篷,就准备按照既定的路线撤退。
  
      可刚钻出帐篷的佩里克娜就愣住了。
  
      不单单是佩里克娜,追来的勒尔啤也是如此。
  
      看着那头比马还大,比牛强壮的白色巨狼,勒尔啤径直跪倒在地。
  
      “王上!”
  
      刚刚还满身暴虐,仿佛是老虎的勒尔啤,这时温顺的就如同猫儿一般。
  
      佩里克娜则是全身一颤。
  
      蛇派首领眼底闪过了一抹恐惧。
  
      不过,下一刻,这位年轻的首领鼻尖微微耸动,脸上却突然出现了一抹惊异。
  
      “2567阁下……您真是太让人吃惊了。”
  
      对方这样说道。(未完待续。)
  
      :访问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