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恶魔囚笼 > 第六章 显而易见
一秒★小△说§网..Org】,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失忆症?!”
  
  虽然有了猜测,但当得到准确的信息时,特瑞沙的声调依旧拔高了一分,而且,下意识的不愿意相信这个答案。
  
  “会不会是伪装的?”
  
  特瑞沙问道。
  
  “警长,请你相信我的职业水准和职业道德!”
  
  眼前的医生面对女警长的询问,显得很不满。
  
  不过,在女警长的坚持下,最终不得不解释道:“那位病人是很罕见的全盘性失忆,甚至已经达到了遗忘自己姓名、地址和背景的程度……简单的说,如果是伪装的话,他不可能对你刚刚突然问出的名人、事件,没有反应。”
  
  “现在的他,虽然没有丧失行为能力,但却洁白的如同婴儿一样。”
  
  医生这样评价着秦然。
  
  女警长皱起了眉头。
  
  回忆着刚刚在医生检查时,她突然问话后,秦然茫然的模样,即使不愿意相信,她也不得不承认,医生对于秦然的诊断:失忆症。
  
  “他有没有可能恢复?”
  
  “在短时间内!”
  
  女警长强调着。
  
  “不可能!”
  
  “虽然有着恢复的可能,但是短时间内想也不要想病人的头部遭受了一定程度的撞击,然后又面对了那种恐怖的景象,他需要很长时间才能够平复自己的内心。而且,我不建议警长你以对待犯人的态度去对待这位病人……”
  
  女警长没有任何兴趣听下去了。
  
  冲着医生摆了摆手,就走向了秦然的特护病房。
  
  “这里是医院!”
  
  “你应该听从我的建议!”
  
  女警长的态度,让医生大为恼火。
  
  “只是建议,不是命令。”
  
  女警长淡淡的说完,头也不回的走进了病房。
  
  秦然还是被拷在床上。
  
  他的感知让他能够清晰的听到女警长与医生的对话,他知道自己暂时算是安全了。
  
  一个失忆症患者的身份不是什么值得骄傲的,但总比无名氏来的好。
  
  不过,秦然知道,危机并没有过去。
  
  那位女警长的难缠程度,秦然可是深有体会的。
  
  虽然个子小小的,但就好似是斗牛梗,一旦咬住了对手,就绝对不撒口的姿态,可秦然带来相当的压力。
  
  对方不会就这么的放弃。
  
  秦然对此心知肚明。
  
  所以,当女警长走进病房,拿出手机给他拍照的时候,秦然就知道对方想要干什么了。
  
  对方的身份是警察。
  
  相较于普通的原住民,自然有着优势。
  
  在有着一张清晰照片的前提下,警察局的档案库内,会将这个人的资料,连带着社会关系、结构都一清二楚的展示在需要的人面前。
  
  而他这个外来者,自然不在其中。
  
  到时候,就算有着失忆症做为掩护,也是会变得更加麻烦。
  
  毕竟,他寻找主线任务的时间,只有十天!
  
  “你有点紧张?”
  
  特瑞沙从掏出手机时,就看着秦然的表情。
  
  但令她失望的是,秦然依然是一脸的茫然。
  
  不过,她可不打算放弃。
  
  一些唬骗的言语技巧,对特瑞沙来说,实在是稀松平常。
  
  只是早有准备的秦然可不会上当。
  
  “不,这是……手机?”
  
  秦然摇了摇头,以略显好奇的模样,看着特瑞沙手中的手机他曾在现实中某些书籍上见过的老旧款。
  
  电池续航差、内存小、图像不够清晰。
  
  “看来你的失忆并不彻底啊!”
  
  特瑞沙冷哼了一句,再给秦然照完相后,转身就走。
  
  砰!
  
  房门被重重的关上了。
  
  “从这里返回警局,到警察局的档案中寻找我的资料,再到返回医院……不,对方有着手机,可以直接告知门外的两个手下,即使因为档案庞大查询要多费一些时间,也不会太长,我的时间不多了!”
  
  因为对眼前副本世界缺少必要的认知,秦然无法准确计算,但他知道自己该怎么做。
  
  低头看了一眼手铐。
  
  没有了欺骗者的钥匙,只能寻找其它的替代物品。
  
  哪怕所以技能-1,但大师级的开锁想要让秦然打开手铐,还是非常容易的。
  
  秦然一把将输液的针头拔下,插入了手铐的锁眼里。
  
  咔!
  
  手铐马上就被打开了。
  
  秦然活动了一下手腕,目光看向了窗户。
  
  这里是五楼,对于整栋七层的建筑已经是很高的了,但秦然想要离开,自然是轻而易举的。
  
  不过,就在秦然准备拉开窗户的时候,清晰的脚步声响起。
  
  秦然所在的特护病房是走廊里最后一间。
  
  毫无疑问,有人要来这里。
  
  没有任何的犹豫,秦然返回了床上,又一次的将自己铐起来,甚至再次将输液的针头插回了自己的手背上。
  
  他要逃跑不假。
  
  但他不要刚一逃跑就被发现。
  
  他需要更加充足的时间。
  
  不论是隐藏自己,还是获得线索,都需要时间。
  
  盖上被子,秦然静静的等待着。
  
  几秒钟后,一位医生走了进来。
  
  并不是之前的那位替秦然诊断的医生,而是一个更加年轻的,但也是中年人的模样了。
  
  眼镜、白大褂和还算俊朗的面容,非常符合人们对医生的幻想。
  
  可秦然却是暗自皱眉。
  
  对方的喘息很急促,就算是在靠近房间前,特意的调整了,呼吸仍然比常人快了许多。
  
  本该一丝不苟梳理起的头发,鬓角处有些凌乱。
  
  脸上有着微笑,但神情中还残留着紧张。
  
  “你好,我是今晚的值班医生……不,并不是需要检查,我只是有些好奇,我还没有真正意义上的接触过失忆症患者。”
  
  对方这样的说着。
  
  似乎是意识到话语中的不稳妥之处,对方又紧跟着解释起来:“当然了,我对您没有任何冒犯的意思,可是我很想要知道您现在的状态是什么?您遗忘了您的名字、身份等等,但您有没有对什么很熟悉的?”
  
  “没什么特别熟悉的。”
  
  秦然摇了摇头。
  
  “这样吗?”
  
  “真是太可惜了!”
  
  对方惋惜的摇了摇头。
  
  然后,就要结束这次谈话。
  
  对方从椅子上站了起来。
  
  “如果有什么不舒服的话,可以按铃叫我,我的办公室就在走廊的另一头……”
  
  对方例行公事般的说着。
  
  但话语还没有说完,秦然就听到了一声从楼下传来的闷响。
  
  重物坠楼的声音。
  
  接着……
  
  “跳楼了!”
  
  “有人跳楼了!”
  
  ……
  
  喧杂的声音传来,秦然清晰的听到眼前这位站起来的医生,如释重负的松了口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