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恶魔囚笼 > 第十九章 通缉
听到博斯金的惊呼,秦然却没有机会询问,整个人就跳入到了身旁的洞口。
  
  根据脚印,秦然非常肯定,他击毙的袭击者就是拷问了‘豺狼’帕尼的人,而对方之所以在离开后,又返回则是因为遇到了意料之外的袭击。
  
  而袭击了对方的人,很有可能就是温彻斯特之家爆炸案的凶手。
  
  对于这个给自己带来诸多麻烦的凶手,秦然可不会放过。
  
  双脚一沾地,秦然就沿着【追踪】视野中的脚印追了出去。
  
  可是在脚印的尽头,秦然什么都没有发现。
  
  仅有点滴一路的血迹。
  
  看着这些血迹,秦然一皱眉。
  
  “袭击者因为受到了袭击,所以脚印在这里戛然而止,可除了袭击者自身的脚印外,并没有其他人的脚印……掩盖了自身痕迹的技巧吗?”
  
  大师级别的【追踪】,足以让秦然看到大部分的痕迹,但并不是所有。
  
  超凡、超凡之上的【潜行】就有着大师级别【追踪】难以判定的难度。
  
  还有就是……
  
  灵魂类怪物!
  
  大师级别的【追踪】,秦然能够看到灵魂类的怪物,但是想要查看痕迹却有些难度。
  
  “如果技能等级没有被-1的话……”
  
  想到这,秦然非常遗憾的摇了摇头。
  
  不过,当看到手中捡起的魔法物品时,遗憾立刻就被冲淡了不少。
  
  这是一柄小巧的匕首,即使连上匕首柄,也不过是成人中指到掌底的长度,黝黑不起眼。
  
  可它的造型却让人记忆深刻。
  
  一面是锋锐的刀刃,一面则是一排獠牙状的锯齿。
  
  【名称:拷问者小刀】
  
  【类型:匕首】
  
  【品质:魔法】
  
  【攻击力:一般】
  
  【属性:拷问者的狠厉(不仅能够对人造成伤害,也能让灵魂感到疼痛!)】
  
  【特效:无】
  
  【需求:冷兵器.匕首(精通)】
  
  【备注:这把匕首原本是一件古董】
  
  ……
  
  “能够让灵魂感到疼痛!”
  
  秦然看着这样的描述,不由一笑。
  
  虽然不是对灵魂造成伤害,但只是一件高等魔法物品,能够做到这样的程度,已经让秦然感到满意了。
  
  一翻手【拷问者小刀】就藏到了腰间,用防弹背心做为掩饰,秦然再次检查了四周一圈后,才返回了洞口上。
  
  看到再次出现的秦然,年轻人明显松了口气。
  
  “怎么样?”
  
  博斯金问道。
  
  “下面是一个连通着地下水道的支道,里面有不少生活用品,可以肯定是这家伙的!”
  
  “博斯金你认得他吗?”
  
  秦然指了指一旁的尸体。
  
  “嗯,这家伙是通缉犯!”
  
  “在两个月前,这家伙想要偷盗艾特兰博物馆,但是却被巡夜的保安发现,结果,这家伙开枪打死了三个保安后,将博物馆内的很多珍品洗劫一空不是摆放在外面的那种,是真正应该放在保险库内的!”
  
  “更重要的是,这家伙是用密码进入保险库的,为此掌握着保险库密码的艾特兰博物馆馆长、副馆长都受到了审查,可一无所获。”
  
  博斯金简单的介绍着。
  
  “洗劫了一个装有很多珍品的保险库,然后又出现在了‘豺狼’帕尼这里,并且居住了很长一段时间,结果,那些珍品一件都不见了,‘豺狼’帕尼也被这个家伙很残忍的干掉了……我想‘豺狼’帕尼的销.赃网一定很大,就是分赃的时候有些不公平。”
  
  秦然缓缓的说道。
  
  “这家伙隐藏的够深的!”
  
  年轻人为没有发现‘豺狼’帕尼的真面目而耿耿于怀。
  
  “但我们已经抓住了一个线头:销.赃这样的事情肯定不是一个人能够干的!”
  
  “博斯金,你认为‘豺狼’帕尼的手下中有谁可能会参与到其中?当然是不在‘舞.娘’场子内死尸的范畴!”
  
  秦然问道。
  
  “鲁德尔!”
  
  “他是‘豺狼’帕尼的心腹,如果‘豺狼’帕尼有需要时,对方一定是第一个被想起的那个!”
  
  年轻人很干脆的说道。
  
  “很好,我们马上去找这位鲁德尔先生,看看能不能从他的嘴里问出,‘豺狼’帕尼究竟在温彻斯特之家爆炸案里扮演了什么样的角色。”
  
  秦然说道。
  
  事实上,在秦然的心底已经出现了一个假设。
  
  毕竟,温彻斯特之家的爆炸案很有可能就是因为某件东西而起。
  
  恰巧的是,‘豺狼’帕尼庇护的布契勒洗劫了艾特兰博物馆。
  
  那么……
  
  某件东西会不会是失窃的某件物品?
  
  这样的假设是非常有可能成立的。
  
  所以,在离开暗道时,秦然补充了一句。
  
  “博斯金,你还记得那些被盗的物品吗?如果可以的话,我需要详细的了解一下。”
  
  “抱歉,2567,那些东西实在是太多了!”
  
  “足有上百件,我需要翻看警局的记录才行!”
  
  年轻人一边说着,一边钻过支道,走进了下水道。
  
  秦然并不打算原路返回。
  
  随着爆炸的发生,警察已经布满了整个‘舞.娘’夜场,在那位女警长没有搞清楚谁是内鬼的时候,秦然不打算更多的接触其它警察。
  
  秦然先从打开的井盖内爬上来,然后,伸手将博斯金拉出来。
  
  “我发誓以后再也不会来下水道!”
  
  刚刚饱受了一次恶臭折磨的年轻人发誓道。
  
  “其实,我认为你应该提前购买一个防毒面具的。”
  
  秦然建议着。
  
  只要博斯金不打算放弃自己的职业,那么就一定会再去下水道。
  
  汇聚着一个城市的污秽之处,也是处理尸体的绝佳场地。
  
  可惜的是,秦然所走的这条路,明显是被‘豺狼’帕尼、布契勒清理干净了,除去恶臭扑鼻外,也就只有一两只老鼠。
  
  “千万不要发生那样的事情!”
  
  打开车门的年轻人显然明白秦然所指的是什么,一脸苦笑的转动着钥匙。
  
  发动机的轰鸣中,汽车内的警用电台随之开启。
  
  “紧急通知!”
  
  “紧急通知!”
  
  “前警长特瑞沙因涉嫌炸毁温彻斯特之家,谋害候选市长西米徳.欧肯先生在内数人,拘捕时打伤数人逃逸,现被列为一级通缉犯!”
  
  “任何警员都可自行判断,进行开枪处理!”
  
  “重复一遍……”
  
  ……
  
  电台内传来的声音,顿时令博斯金瞪大了双眼。
  
  秦然则是眉头一挑,看着突然出现的系统支线任务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