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恶魔囚笼 > 第二十章 追击

      ……
  
      视网膜上的文字令秦然沉吟起来。
  
      女警长被通缉完全出乎了秦然的预料。
  
      虽然他推断警局内有着内鬼,但秦然并没有想到这个内鬼有着这么大的能量,竟然能够做到这一步。
  
      又或者是……
  
      “勾结外人,从外部施压?”
  
      秦然下意识的想到了那些全副武装的袭击者。
  
      不要说那些武器装备普通人难以搞定,使用武器的人也都是普通人的精锐,这样的精锐更是十分的罕见。
  
      而两者同时出现,只能说明指使这队人的幕后策划者拥有着相当的权势、财力。
  
      恰好的,爆炸案里还死了一位市长候选人。
  
      “对方的竞争对手吗?”
  
      秦然的心底又出现了一个推测。
  
      不过,时间上的紧迫,让他无法证实这个推测了。
  
      一旁听到电台内播报的博斯金已经按耐不住了。
  
      “怎么可能?!”
  
      “警长怎么可能会是温彻斯特之家爆炸案的凶手!”
  
      “那些家伙,脑子里是不是装了屎?”
  
      年轻人大吼着,愤怒的情绪,甚至让博斯金的额头蹦起了青筋。
  
      然后,博斯金就要踩油门。
  
      很显然,年轻人是要返回警局,找到下达命令的人理论。
  
      不过,秦然却更快一步的拔下了钥匙,让车子直接熄火了,
  
      “在车里等我!”
  
      秦然没等年轻人询问,一把扯下身上的防弹背心,就推开车门走下了车。
  
      径直的,秦然走向了‘舞娘’夜场的大门口。
  
      女警长是追踪他们而来。
  
      那辆被驾驶的车子,还停在离他们不远的街边,而以女警长表现出的性格,即使是再危险的时候也不可能做出抢夺这样的事情来。
  
      所以,只能够依靠双腿来摆脱追捕者。
  
      走过,必有痕迹-
  
      1等级后的,或许无法追踪灵魂,但人留下的痕迹,却是清晰可见的。
  
      恰好的是,处于谨慎的本能,秦然习惯性的记录了每一个靠近他的人会留下的指纹、脚印。
  
      进入视野,从‘舞娘’夜场的大门口,直接走到了对面的巷子里。
  
      不同于‘舞娘’后门巷子的狭窄。
  
      眼前的巷子,不仅是狭窄,还四通八达,仿佛迷宫一般。
  
      在秦然的视野里,最前边属于女警长的脚印显然是十分熟悉这里的环境,左拐右转没有一刻停留。
  
      而跟在身后的追踪者可没有这样的本事。
  
      面对着速度飞快,且熟悉地形的女警长,这些追踪者越来越少,直到彻底的消失。
  
      不过,即使没有一个追踪者了,女警长依旧没有停留。
  
      十分谨慎的做出了布置后,开始向着一个方向前行。
  
      看着视野内留下的那些误导明显的痕迹,秦然不由赞叹着女警长的做法。
  
      或许不可能在大方向隐瞒自身的去向。
  
      但却足够浪费再次找来的追踪者们大部分的注意力。
  
      听着远处若隐若现,却渐行渐远的脚步声,秦然快步的走向了一架铁梯。
  
      这是一架依靠着眼前七层建筑,旋转向上的铁梯,每一层都会留下一个通往走廊的平台。
  
      秦然走向了三楼平台,悄无声息的推开了走廊门。
  
      长长的木质走廊,一扇扇紧闭的门窗。
  
      走廊连接平台地方有着一张类似告示的绿色贴纸。
  
      ‘莫尔与白桑树公寓3f’
  
      不过,秦然却感受不到更多的生活气息。
  
      木质地板上更是有着厚厚的灰尘。
  
      很显然,这里不是废弃了就是被关闭了。
  
      不需要视野,秦然就来到了挂着309门牌的房门前。
  
      咚、咚咚!
  
      富有节奏的敲门声后,秦然明显听到了屋内急促的脚步声和手枪保险打开的声音。
  
      “是我!”
  
      “就我一个人!”
  
      为了防止女警长做出什么不好的举动,秦然开口道。
  
      大约1秒钟后,女警长警惕的打开了房门,仅仅是一个门缝,看着门外。
  
      不用问,仅凭女警长的姿势,秦然就能够肯定在他无法看到的门后,手枪的枪口正对准了门口。
  
      很配合的,秦然举起了双手,表示自己没有武器。
  
      “进来吧!”
  
      女警长这样的说着,打开了门。
  
      只是,枪口依旧对着秦然。
  
      应声走进房间的秦然,打量四周。
  
      没有任何多余的东西,只有床和桌子这样的基础设施,而被打开的床柜内,却是琳琅满目。
  
      枪械、药品、食物、水、衣物和崭新的手机、手机卡应有尽有。
  
      “安全屋?”
  
      秦然讶异的道。
  
      原本在他看来这里只不过是女警长的一个临时藏身处而已,但却没有想到,竟然会是一个安全屋。
  
      建立一个安全屋可不是简单的事情。
  
      同样的,一个警长会建立安全屋就更加的让人好奇了。
  
      当然了,事有轻重缓急,秦然知道这个时候可不是好奇这些的时候。
  
      “我用手机联系一下博斯金,你里面有他的号码吧?”
  
      “虽然你的布置很不错,但那些家伙再一次一无所获后,马上就会动用警犬的!”
  
      秦然一边说着,一边拿起了手机。
  
      “你怎么找到这里的?”
  
      女警长没有阻止秦然的动作,因为她知道秦然的声音更加的安全。
  
      可对秦然能够找到她,仍然心存怀疑。
  
      “你不是看过我的资料了吗?”
  
      “我是一个探险者,估计是在野外和某位老猎手学习过追踪吧,在知道你被污蔑通缉后,就沿着你留下的痕迹找到了这里……当然,感谢你的掩饰,不然的话,被通缉的就是三个人了!”
  
      秦然说着早有准备的腹稿。
  
      “那位老猎手一定是玛塔姆洲最优秀的侦察兵出身!”
  
      女警长显然不信秦然的说辞。
  
      不过,枪口却是放下了一些,不在对着秦然的胸口了。
  
      只是马上的,女警长刚刚放下的枪口,就再一次的抬了起来……对准了房门。
  
      嘎吱吱!
  
      砰!
  
      房门在一声不堪重负的响动后,直接飞射进了房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