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恶魔囚笼 > 第二十二章 来晚了?
一秒★小△说§网..Org】,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无视身后女警长的视线,秦然一把捡起道具。
  
  这是一只看起来略显奇特的右手手套,大拇指完整的包裹其中,却露出了完整的四指,然后,一个能够收紧四指根本的锁扣在手腕出缠绕而出。
  
  【名称:力量荣耀】
  
  【类型:手套】
  
  【品质:稀有】
  
  【攻击力:较强】
  
  【防御力:一般】
  
  【属性:1,重力之手;2,死亡摔投】
  
  【特效:无】
  
  【需求:力量b+,徒手格斗(入门)】
  
  【备注:当塞肯还是摔跤手时,参加地下格斗后,获得的最高荣耀被塞肯视为最骄傲的事情,哪怕他没有更多的技巧,只是依靠蛮力】
  
  ……
  
  【重力之手:与被击中、抓住的对手进行一次力量判定,判定成功(高于对方)后,可给与对方一次较强级别的力量冲击,并选择开启死亡摔投】
  
  【死亡摔投:你需要与对手进行第二次对方+3力量等级的判定,判定成功后,你将可以抛掷对方,当撞击任何物体时,视物体坚硬程度,将会产生一次一般到强大级别的伤害】
  
  没有犹豫的,秦然径直戴上了【力量荣耀】。
  
  虽然只是一件有着种种限制的低等稀有级别的物品,但是对于现在没有任何装备、道具的秦然来说,却是十分难得的。
  
  在锁扣锁死后,张开、聚拢了一下右手手掌,秦然没有感觉到任何的滞涩,然后,他低下头仔细的搜索着尸体。
  
  秦然心底还有疑虑。
  
  他能够找到特瑞沙是依靠技能【追踪】。
  
  而对方呢?
  
  虽然对方表现出了狡猾,但秦然可以肯定对方是依靠其它方式追踪的。
  
  因为,对方似乎早就知道特瑞沙会出现在这里。
  
  甚至,按照秦然所听到的声音,对方走也是走了正门。
  
  不过,除去一个精致的打火机和装有三支雪茄和雪茄剪等工具的盒子外,对方身上一无所获。
  
  秦然皱着眉头站起来,转过身看着沉默不语的女警长。
  
  “能解释一下吗?”
  
  “你们似乎很熟悉!”
  
  秦然说道。
  
  “塞肯是曾是马肯州最大的黑.道.帮.派首领,我曾经卧底到其中……他现在应该在马肯州立监狱才对!”
  
  女警长简单的讲述了一下,就转移了话题。
  
  “但是他却出现在了你的附近!”
  
  “之前指证你是温彻斯特之家爆炸案凶手的人是谁?”
  
  秦然没有更多的追问‘波克’是谁这样欠揍的问题,他关心的是自己的任务。
  
  很显然,对于女警长的‘诬陷’并不是刚好开始。
  
  应该是早有谋划的。
  
  甚至,能够追寻到对方卧底的时候。
  
  自然的,这座‘安全屋’也一直在对方的监视中。
  
  所以,塞肯才会巧合的出现在这里。
  
  “是我的副组长,但那个家伙可没有能力从州立监狱中,神不知鬼不觉的捞出一个重犯来!”
  
  女警长立刻明白了秦然的意思。
  
  “可你别忘了温彻斯特之家爆炸案中可是死了一位市长候选人,这样的大人物难免会有同样身为大人物的敌人。”
  
  秦然提醒着。
  
  “西米徳.欧肯先生最大的竞争对手?”
  
  女警长一愣。
  
  “看来你有人选了。”
  
  “走吧!带上你能够带上的全部物品,博斯金正在楼下等我们。”
  
  “我们需要去找更多的证据,然后,再去见见这位大人物。”
  
  说着,秦然就向门外走去。
  
  女警长带上必要的物品,快步跟了上去。
  
  ……
  
  “2567徒手干掉了塞肯?!”
  
  驾车的博斯金听完女警长的讲述后,整个人看向秦然的目光已经开始泛光了。
  
  关于塞肯这个人,通过女警长的简单讲述和装备【力量荣耀】的描述,秦然已经有了大致的印象。
  
  不过,年轻人的惊讶,却让秦然知道,他了解到的远远不够。
  
  “塞肯完全是马肯州的传奇,最初的著名摔跤手、地下格斗家,到后来的黑.帮.教.父,他……”
  
  “只是一个人渣!”
  
  女警长打断了博斯金的话语。
  
  年轻人话语一滞,却丝毫不敢反驳什么。
  
  因为,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女警长的话一点都没错。
  
  “地下格斗家?”
  
  秦然对这个称号很有兴趣。
  
  “那是美化后的称号,实质上还是.赌.拳你说布契勒背心有着短刃造成的重伤?”
  
  女警长更关心与案件相关的线索。
  
  “嗯,应该是一把匕首!”
  
  “不过,用这把匕首的人……很有技巧!”
  
  秦然含糊的说明着。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样的说明并没有错。
  
  能够在大师级别【追踪】下不留下痕迹,真的是非常有技巧,当然,也不排除是某些非人生物。
  
  “我认为我们合作的话,更加应该开诚布公一些!”
  
  女警长的职业,注定了她不满这样的含糊。
  
  “说不上来,我失忆了,很难准确描述这样的技巧。”
  
  秦然一摊手,再次示意自己是一个失忆症患者。
  
  “一个失忆症患者却拥有着超越知名格斗家的技巧?”
  
  “我见识过很多有名气的格斗家在塞肯的手下没有丝毫的还手之力,但是你一瞬间就干掉了那混蛋!”
  
  “还有你的追踪技巧,枪械技巧……你不认为你应该说明一下吗?”
  
  “你千万不要告诉我,你的追踪技巧学自一位老猎人,而你的格斗技巧学自某位老格斗家!”
  
  女警长双目直视着秦然。
  
  “谁说的清楚呢?”
  
  “说不定就如同你猜测的那样!”
  
  秦然一笑。
  
  说实话,他爱死他现在‘失忆症患者’的头衔了。
  
  女警长被气得发出一声闷哼。
  
  过了数秒钟,这才微弱蚊蝇般的说了一声。
  
  “谢、谢谢。”
  
  “什么?”
  
  秦然很清晰的听到了道谢声,年轻人却没有听清楚,完全是下意识的问了一句。
  
  “闭嘴!”
  
  “开好你的车,如果在五分钟内还没有到,我发誓心理室你都去不了,我会让你去守仓库!”
  
  女警长如同被踩了尾巴的猫儿,一副张牙舞爪威吓的样子。
  
  博斯金则是那头被威吓了的老鼠,吓得噤如寒蝉。
  
  五分钟后,在女警长规定的时间内,来到了鲁德尔居住的对方后,这才长出了口气。
  
  看着眼前单独成排、却很简陋的建筑,戴上了一顶帽子、墨镜,遮掩了惹眼红发的女警长第一个跳下了车。
  
  对于‘豺狼’帕尼的心腹,女警长也不陌生。
  
  不过,出乎女警长预料的是,鲁德尔的房间中一片凌乱,完全没有人生活的痕迹。
  
  “该死,我们来晚了!”
  
  博斯金左右检查了这栋独立的二层建筑后,忍不住懊恼道。
  
  “来晚了?”
  
  “那可不一定!”
  
  秦然笑着一摇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