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恶魔囚笼 > 第二十三章 值得一试
    “你又现了什么?”
  
      特瑞沙紧盯着秦然的双眼问道。』天籁小说Ww『W.⒉3TXT.COM
  
      在博斯金检查这栋房屋的时候,女警长也没有闲着,里里外外的,包括一个地下储藏室在内,她都细致的检查了一遍。
  
      完全的没有现。
  
      但对于秦然会有所现,女警长却是不感到意外。
  
      甚至,从心底产生了‘理应如此’的想法。
  
      可这样的想法,让不服输的女警长感到很不舒服。
  
      她认为她应该在秦然面前表现的更加强硬点。
  
      并不是针对秦然,只是针对男性。
  
      就好似男性天然面对同等职位中的女性会或多或少的带着一丝偏见一般,当一名女性获得了一些成就后,也会看不起男性。
  
      并不是什么性格恶劣。
  
      只是天生男女对抗的本能罢了。
  
      秦然自然不知道女警长的想法。
  
      或者说,就算是知道了,秦然也不在意。
  
      在秦然的眼中,能够完成他的任务才是重要的。
  
      至于其它?
  
      不是挡在他完成任务道路上的原住民,他是不会出手的。
  
      没有理会女警长的盯视,进入【追踪】视野的秦然径直的走进了房间的一楼卧室,抬手就将那张略显破旧的简易床翻起,露出了木质地板。
  
      咚、咚咚!
  
      略微敲击了几次后,秦然就锁定了其中的一块。
  
      用【拷问者小刀】一侧的锯齿将上面的钉子拔起,随后将木板掀起。
  
      顿时,一个背包的一角就出现在了特瑞沙、博斯金的眼中。
  
      准确目标的出现,让秦然加快了度。
  
      嘎吱!
  
      砰!
  
      没有再使用【拷问者小刀】,徒手就将周围几块钉死的木板掰了下来,甚至当出现一块木板和铁钉锈死时,秦然很干脆的就是一拳砸烂。
  
      粗鲁、直接的动作,让博斯金一阵咋舌。
  
      听说永远只是听说,当年轻人看到秦然的动作时,才明白秦然是凭什么战胜塞肯的。
  
      当然了,永远不明白塞肯在马肯州意味着什么的年轻人,也只能够想到这么多了。
  
      “看看我们的收获!”
  
      秦然说着拎出背包,拉开了拉链。
  
      嘶!
  
      年轻人出了抽气声。
  
      并不是年轻人眼界狭窄的缘故,看看旁边的女警长,同样是一脸的惊讶。
  
      实在是背包内的东西太让人震惊了。
  
      金条与珠宝!
  
      在窗外,西斜的阳光的照耀下,出迷人光芒的黄金、珠宝。
  
      而当秦然将这些金条、珠宝全部从背包内倒出来时,地板迅的被璀璨光芒铺满了,给人一种惊心动魄的感觉。
  
      “这、这……”
  
      博斯金已经完全的说不出话来。
  
      女警长的目光中也带着一丝迷醉。
  
      女人对于闪亮物品的执着和巨龙是没有什么两样的。
  
      所以,两人完全没有现,秦然的小动作。
  
      两枚看起来普通,但实则特殊的红宝石被秦然不着痕迹的装入了衣兜。
  
      碎裂级别的【红宝石】。
  
      对于现在的秦然来说,可是如同雪中送炭一般。
  
      只要再找到一些火山灰,他的【燃烧之手】就能够再次使用了,哪怕下降到了入门级别,但对于恶灵之类的怪物,还是有着很好的效果。
  
      当背包内的所有的金条宝石都掏空后,一个盒子出现在了背包底部。
  
      这个盒子是纯粹木质的,上面有着一层仿佛裹糨般的色泽,似乎在诉说着岁月的流逝。
  
      没有锁,秦然很轻松的就打开了。
  
      一块灰蒙蒙、没有丝毫色泽的巴掌大小的石头出现在盒子内。
  
      【名称:未知奇物】
  
      【类型:杂物】
  
      【品质:???】
  
      【属性:???】
  
      【特效:???】
  
      【需求:???】
  
      【是否可以带出副本:是】
  
      【备注:你需要找到专业的鉴定师来鉴定它】
  
      ……
  
      “这是?”
  
      石头的外貌、大小,令秦然下意识的想到了他曾经在温彻斯特之家废墟中随意拿起的半砖。
  
      顿时,一个想法猛地出现在了秦然脑海中。
  
      而当他又一次以进入【追踪】视野后,眼前的痕迹,则让他越的肯定了这个猜测。
  
      “整栋房间里仅有一个人的脚印和在地板上多处拖放物品的痕迹!”
  
      “这个人应该就是鲁德尔了!”
  
      “按照地板上的痕迹,那些东西大小不一,很是繁杂,这些东西是……艾特兰博物馆的珍宝!”
  
      “那么……”
  
      “鲁德尔带着这些东西去哪了呢?”
  
      答案不言而喻。
  
      呼!
  
      脉络逐渐的清晰,令秦然深吸了口气。
  
      早已恢复正常状态的女警长,则是神情变幻,显然也想到了什么。
  
      两人的目光一对,几乎是异口同声的说道——
  
      “温彻斯特之家!”
  
      默契的回答。
  
      相同的答案。
  
      一旁的年轻人愕然的看着秦然与特瑞沙一人一句的说着。
  
      “两个月前,布契勒盗抢了艾特兰博物馆的珍宝,借用着‘豺狼’帕尼的销.赃.渠道开始出手那些珍宝,而鲁德尔就是其中的负责人,他们的销赃地点应该就是……被买下来的温彻斯特之家!”
  
      “不过,其中生了意外!”
  
      秦然一顿,女警长马上就接口道。
  
      “即有可能是因为有人黑吃黑,也有可能是这件东西比想象中的价值还要大得多,当然更大的可能是‘豺狼’帕尼想要临时提价,结果交易对方派出的代表变得迟疑起来,幕后的那位不得不亲自出马!接着,从最开始就察觉了一切的那位大人物现这是一个‘不劳而获’且除去自己对手的好机会,恰巧的是,还有一只非常合适的替罪羔羊出现在了那位大人物的面前!”
  
      秦然点了点头,继续说着。
  
      “当这只迷途羔羊汇报了自己抓住了‘线索的尾巴’,大人物派出了猎犬,却又被绵羊干掉后,大人物有点恼羞成怒了,很干脆的暴露了本来的面目,对迷途的羔羊赶尽杀绝!”
  
      “但最让大人物没有想到的是:虽然‘豺狼’帕尼派人监视着被炸成废墟的温彻斯特之家,但并没有将他最想要的东西和之前的交易所得放在自己的场子内,甚至,没有真正参与到交易中的大人物是在现那个监视的人是‘豺狼’帕尼的人时,才猛然惊觉那个和他的对手一直交易的人是隐藏了真实面容的鲁德尔!可他无论如何都想不到‘豺狼’帕尼会如此的相信鲁德尔,将一切所得和最珍贵的东西都放在了鲁德尔这里!”
  
      “所以,这是我们的机会!”
  
      秦然面带微笑的看向了女警长。
  
      女警长双眼放光。
  
      她,猜到了秦然的想法!
  
      虽然冒险,但却值得一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