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恶魔囚笼 > 第二十九章 希瑞阿德的叹息
<!--divstyle="color:#f00">热门推荐:
      天上不会掉馅饼。
  
      秦然在福利院的时候,就已经深刻的体会到这个道理。
  
      因为,哪怕是名义上的福利院,也需要他这样的孤儿进行一些劳作来换取食物和床铺,当然并不是极为严苛的,比一些教会福利院要好的多。
  
      至少,不会因为没有筹集到‘善款’而被鞭挞。
  
      但如果完不成,言语、神情中的某些东西,依旧是带着伤害的本质。
  
      看着眼前带着光辉的雕像,对方真的会毫无保留、不求回报的给予他赐予?
  
      秦然从心底不相信。
  
      虽然眼前看似危机万分,‘长者议会’的‘二十猎犬之一’已经在无限的逼近了,每一刻都有‘玛瑞林’的修士在死亡。
  
      但是在这么多‘玛瑞林’修士内,为什么选择他?
  
      就因为他更强大?
  
      所以要赐予他这样一个外人,去帮助自己人?
  
      不通!
  
      完全的不通!
  
      毕竟,赐予自己人,与他合作才是最合理的方式。
  
      即使瑞德修女是一个仁慈怜悯的人,但也应该知道怎么选择,才是对于她所在的‘玛瑞林’教会最好的。
  
      当然,还有一个更加重要的原因!
  
      那个离去的老者!
  
      对方明知道自己就在圣瑞医院内,却还是毅然的前往了‘长者议会’布置下的圈套。
  
      那么……
  
      对方是否预料到眼前的局面:在危机万分的时候,【瑞德修女的雕像】在众多‘玛瑞林’修士的祷告下,会发生这样的变化。
  
      答案是肯定的。
  
      身为‘玛瑞林’的高层,必然就是传承者,不可能不知道。
  
      可就在这样知道的前提下,对方却还是离开了。
  
      看不上这样的赐予吗?
  
      还是,这样的赐予会有着难易弥补的隐患?
  
      秦然的谨慎,让他脑海中飞速的转动着。
  
      “接受我的赐予,你将会获得超越凡人的力量!”
  
      “你将会如同圣灵一般,受到凡人的崇拜!”
  
      雕像的声音在秦然耳边响起。
  
      慈悲柔和。
  
      但却让秦然心底越发的坚定了。
  
      “我……”
  
      秦然拉长了语调。
  
      雕像上的光芒越发的璀璨夺目,一股浩大的气息出现在了雕像上,似乎等待秦然继续完后,就能够获得这样的力量。
  
      “拒绝!”
  
      秦然后面的话语脱口而出。
  
      同时,手中的【拷问者刀】毫不留情的掠过了雕像最纤细、薄弱的脖颈处。
  
      既然已经选择了拒绝,秦然就不打算会再有和平相处的可能性。
  
      与其等待对方翻脸,还不如先下手为强!
  
      至少,秦然在面对外面的高等邪灵时,有把握在付出一些代价后逃跑,可眼前被祈祷后的雕像,他却是不知根底。
  
      所以,秦然不仅先下手为强,而且还全力以赴。
  
      握在秦然右手中的【拷问者刀】去势不歇,带动着秦然的身躯向右旋转,秦然的双腿随即踢出。
  
      嗖!
  
      啪啪啪!
  
      薄薄的刀刃在空气中带起那道异响,可随即就被仿佛是布匹抽打的响声所淹没。
  
      一腿跟着一腿。
  
      一腿连着一腿。
  
      仿佛怒潮咆哮,波涛如雷,连绵不绝间,就彻底的将雕像淹没了。
  
      雕像上光辉散去,龟裂的纹路好似是摔伤的瓷器。
  
      接着……
  
      泥胎破碎。
  
      咔!
  
      一声脆响后,雕像就爆裂开来,露出了里面的……人!
  
      那个头发花白,身披长袍的老者!
  
      老者双眼带着痛苦、不可置信的看着眼前攻击的秦然,他不明白自己的设计会在最后关头被秦然识破。
  
      鲜血从老者捂着脖颈的手指缝隙中流出。
  
      但更为致命的却是,他的身体。
  
      肌肉、骨骼、内脏。
  
      早已经在秦然狂风暴雨的击打中变得粉碎。
  
      但老者并不甘心就这样。
  
      他怒视着秦然,准确拉着眼前的猎手一起死。
  
      “我要……”
  
      “aioplds!”
  
      准备许久的秦然,高声念出了咒语,他的双手大拇指相互交叉,剩余手指伸张开来,两掌心冲着垂死挣扎的老者。
  
      轰!
  
      一道锥形火焰,将老者淹没其中。
  
      火焰的焚烧,成为了压垮对方的最后一根稻草。
  
      “不!”
  
      凄惨的吼声中,周围的一切开始破碎。
  
      秦然看到的黑暗,看到的医院大厅,看到的‘玛瑞林’修士,‘长者议会’的‘二十猎犬’全部的破碎了。
  
      砰!
  
      低沉的炸裂声中,眼前的一切都消失了。
  
      秦然依旧站在从医院侧门潜入的走廊中。
  
      那个偷袭者的尸体就在他脚边。
  
      而在他的面前,一具烧焦的尸体,直直的站立着。
  
      对方手中还握着那刚刚扒开瓶塞的药瓶。
  
      只是,这个药瓶此刻在秦然的眼中散发着金色的光芒。
  
      “幻境?!”
  
      “传级道具?!”
  
      秦然一愣之后,就回过了神。
  
      他一把将这看似普通的药瓶从对方的手中拿了过来。
  
      药瓶是非常古朴的样式。
  
      看似瓷器,实则是金属质地,高不过4公分,宽更是不如拇指,但却非常的重,按照秦然的估算,应该有10公斤左右。
  
      【名称:希瑞阿德的叹息】
  
      【类型:杂物】
  
      【品质:传】
  
      【攻击力:无】
  
      【防御力:无】
  
      【属性:梦魇之魑,1/5】
  
      【特效:无】
  
      【需求:精神s+】
  
      【备注:希瑞阿德为了怀念自己的妻子而制造的特殊物品,但它的功用超出了希瑞阿德的预料】
  
      ……
  
      【梦魇之魑:制造一个由你主导的,宛如真实的幻境它的真实,远超你的想象】
  
      ……
  
      “就是用这个将我拉入到了刚才的幻境中吗?”
  
      秦然回忆着刚刚经的一切。
  
      发现根本无法分辨真假。
  
      博斯金、特瑞沙都是那样的真实。
  
      医院大厅中‘玛瑞林’教会和‘长者议会’的战斗也是那么的真实。
  
      可最终……
  
      唿!
  
      秦然深吸了口气,将这种绝对称不上每秒的体验甩出了脑海。
  
      将【希瑞阿德的叹息】捏在手中,秦然又看向了两件魔法级别的道具。
  
      一柄匕首,一双鞋子。
  
      【名称:暗毒匕首】
  
      【类型:匕首】
  
      【品质:魔法】
  
      【攻击力:一般】
  
      【属性:破甲lv1,淬毒lv1】
  
      【特效:无】
  
      【需求:冷兵器.匕首(精通)】
  
      【备注:刺客们非常喜爱的匕首】
  
      ……
  
      【破甲lv1:能够轻易的撕破轻型护甲(防御力判定为较弱、一般)】
  
      【淬毒lv1:打造武器的金属本身就带有相当的毒素,对体质判定低于e的人,将造成重度伤势】
  
      ……
  
      【名称:轻巧之鞋】
  
      【类型:防具】
  
      【品质:魔法】
  
      【防御力:一般】
  
      【属性:隐藏lv1】
  
      【特效:无】
  
      【需求:潜行(入门)】
  
      【备注:偷、刺客们都不介意拥有这样的一双鞋子】
  
      ……
  
      【隐藏lv1:当你潜行、躲藏时,将会额外获得10%隐蔽效果】
  
      ……
  
      不论虚幻与否。
  
      眼前的道具都是真实的。
  
      秦然迅速的装备后,目光这才看向了大厅中【瑞德修女的雕像】。
  
      或者,是站在雕像旁的人。
  
      那位头发花白,身披长袍的老者。(未完待续。。)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