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恶魔囚笼 > 第四十四章 呼吸
在迈耶表示切磋是由自己提出,所以,理应由他负责全部的赔偿后,安拉特里奇欧肯脸上立刻就浮现WWW..lā
  
  再返回主建筑后,抬手示意家庭医生为迈耶包扎上药后,带着秦然再次返回了书房。
  
  刚刚关上书房的门,安拉特里奇欧肯就用一种仿佛是发现了稀世珍宝的目光打量着秦然。
  
  恢复了一些,但依旧感到疲惫的秦然,没有心思和对方周旋下去,他揉着太阳穴,问道:“可以给我看看你的调查结果了吗?”
  
  “当然!”
  
  “没想到你竟然能够胜过迈耶!”
  
  安拉特里奇欧肯一点头,就将文件夹交给了秦然,嘴里却在不停的赞叹着。
  
  “侥幸。”
  
  接过文件夹的秦然回答着。
  
  这并不是谦逊。
  
  而是事实。
  
  如果没有突如其来的与晨曦骑士锻体术的契合,开启了特殊方式激活,之前的战斗他已经失败了。
  
  即使拼尽全力,也至多是保持一个不胜不负的局面罢了。
  
  当然了,被家庭医生呵护的也绝对会是他。
  
  哪能像现在一般的坐在这里,翻阅着对唐娜酒吧和西米糖果屋的调查结果。
  
  可安拉特里奇欧肯却不这样认为。
  
  “谦虚是一种美好的品德,但过分的谦虚却是一种骄傲了!”
  
  “不过,你这样的人,拥有这份骄傲,实在是太正常了,知道吗?我现在对你原来的身份,更加的好奇了”
  
  安拉特里奇欧肯以极具魅惑的姿态注视着秦然。
  
  但令她失望的是,秦然全神贯注的看着手中的资料,丝毫没有理会她的意思。
  
  这让安拉特里奇欧肯一蹙眉。
  
  然后,轻手轻脚的绕到了秦然的身后。
  
  接着,她猛地向着秦然扑去。
  
  没有什么恶意,就是想从身后抱住秦然而已。
  
  至于抱住之后会有什么额外的动作?
  
  那就只有安拉特里奇欧肯自己知道了。
  
  可惜的是,秦然根本没有给对方机会。
  
  在安拉特里奇欧肯冲过来的时候,秦然就一侧身,让过了对方的同时,抬手在对方的肩膀上一拍,卸掉了大部分力道后,让安拉特里奇欧肯整个人坐在了书房的书桌上。
  
  “你喜欢这个姿势吗?”
  
  坐在书桌上的安拉特里奇欧肯柔声细语的说着。
  
  而且,话语间,就抬起了自己的一双大长腿放在了书桌上,细长白皙的手掌,以指尖沿着大腿而上。
  
  后仰的身躯,让骑士服瞬间紧绷,将那曼妙的曲线勾勒得淋漓尽致。
  
  只是,秦然头也没抬的就转过了身。
  
  “这可不是一个绅士该有的模样!”
  
  安拉特里奇欧肯动作一滞。
  
  上一刻还柔声细语的声音,就变得气急败坏起来。
  
  而秦然依旧无动于衷。
  
  他在看到手中的资料后,就开始思索起来。
  
  唐娜酒吧,是艾特兰神秘侧人士的聚集地点,与梅凯西与布沾的书店这种偏私密性质的据点不同,唐娜酒吧是完全开放的,只要你是神秘侧人士,验明正身后,就可以进入其中。
  
  西米糖果屋,则是一个贩售各种魔法药剂的店铺,已经经营了两百一十年之久,是名副其实的古老之店。
  
  店主西米,是第四任西米,从自己的父亲手中接过了店铺,虽然因为年纪,无法达到自己父亲的制造高度,但却是一个努力上进的人,而且为人和善,在艾特兰神秘侧很受欢迎。
  
  两者中,西米糖果屋无疑价值最高。
  
  即使三者比较,也是如此。
  
  “难道对方是在打西米糖果屋的主意?”
  
  “想要依靠我制造混乱,打劫西米糖果屋?”
  
  秦然下意识的想到。
  
  可马上就摇头否定。
  
  想要利用他制造混乱,至少也要引发冲突。
  
  虽然梅凯西与布沾书店的老板因为长者议会的悬赏而动手了,但并不代表西米糖果屋的那位第四任西米会动手。
  
  尤其是资料的后面写着,有关第四任西米的性格:认真、和善。
  
  这样的人,一般不会惹是生非。
  
  而唐娜酒吧?
  
  名为唐娜的女老板,更加不会了。
  
  这位女老板以长袖善舞著称,暗地中还兼职贩卖消息。
  
  一个消息贩子,可不会轻易动粗。
  
  他们更擅长的是用嘴皮子去挣钱。
  
  说出卖他的消息,秦然相信,但直接动手,其几率却是微乎其微的。
  
  那么,那个家伙究竟想要干什么?
  
  毫无头绪的秦然不由眉头紧皱。
  
  得到了关于唐娜就把、西米糖果屋的信息后,秦然非但没有解除心底的疑惑,反而越发的不解起来。
  
  他仿佛面对一张无形的大幕,将自己笼罩其中,正在不断的收紧。
  
  直到
  
  他再没有任何活动的空间,被窒息其中。
  
  “那就让我们拭目以待!”
  
  秦然心底做出了决定后,嘴角浮现了一抹冷笑。
  
  他已经打算去唐娜就把、西米糖果屋一探。
  
  不论对方有了什么计划,在那里他都会得到答案。
  
  不过,不是现在。
  
  现在的他,还需要休息。
  
  只是安拉特里奇欧肯却不这样想。
  
  这位庄园的女主人,从桌子上走了下来,绕到了秦然的面前。
  
  “我给了你想要的东西,现在是不是该你履行交易了?”
  
  安拉特里奇欧肯这样的问道。
  
  “你想要什么?”
  
  秦然反问道。
  
  他并没有提起拉锁那件事情。
  
  那只是一个玩笑。
  
  一个属于安拉特里奇欧肯劣质的玩笑,而不是所谓的要求。
  
  两人对此心知肚明。
  
  “晚上,我们”
  
  安拉特里奇欧肯故意拉长了语调。
  
  “你的要求是有范围限制的,并不是无限的!”
  
  秦然提醒着对方。
  
  “我终于知道你为什么会和迈耶那样的配合无间了,因为,你们两个都是那样的无趣,都属于木头,又或者你们对双方有着好感?”
  
  被打断话语的安拉特里奇欧肯略显气愤的将双手抱在了胸前。
  
  立刻,浑圆就出现了惊心动魄的颤抖。
  
  一道粗重的呼吸声突然的在书房内响起。
  
  安拉特里奇欧肯一愣。
  
  因为,这道呼吸声的主人,并不是秦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