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恶魔囚笼 > 第四十八章 唐娜?唐娜!
谁透露了自己的行踪,秦然先想到的就是安.拉特里奇.欧肯。
  
  不过,马上秦然就摇了摇头。
  
  安.拉特里奇.欧肯是一个利益至上的女人。
  
  这样的女人,自然是无法真正意义上的信任,但也正因为如此,对方才被秦然排除在外。
  
  当他与迈耶一战,且获得胜利后,他所表现的价值足以让安.拉特里奇.欧肯知道怎么做才能够获得最大利益,看看对方立刻封锁了欧肯庄园,将那条被他用‘晨曦’之剑斩出的壕沟填平,秦然就知道对方所图谋的绝对不小。
  
  “和西米徳.欧肯真是绝配啊!”
  
  出这样的感叹,秦然将俱乐部里里外外都检查了一遍,确认没有任何遗漏后,这才拿出了手机。
  
  “2567先生,您想要和我共进晚餐吗?”
  
  “烤小羊排的味道和您的气质是那么的相像,鲜嫩、诱人,却又欲拒还迎。”
  
  安.拉特里奇.欧肯慵懒的声音从话筒内传出。
  
  “蘸着你的鲜血吃,怎么样?”
  
  “我想会别有一番滋味的吧?”
  
  秦然故作冰冷的说道。
  
  “生了什么?”
  
  安.拉特里奇.欧肯声音凝重起来。
  
  “我在解决了俱乐部的两个格斗家后,被人袭击了我不知道他怎么找到我的,但他不可能跟踪我,所以,你猜猜我现在会有什么想法?”
  
  秦然冷笑了一声。
  
  “给我一些时间!”
  
  “我会给你一个满意的答复!”
  
  安.拉特里奇.欧肯非常干脆,说完就挂断了手机。
  
  秦然看着结束通话的手机,不由一耸肩。
  
  并不算是故意欺骗。
  
  只是合理的利用,就好似对方想要利用他一般。
  
  分身乏术的他,现在更想要知道的是另外一件事情:唐娜酒吧、西米糖果屋会有什么在等着他?
  
  那个冒牌的甘尼特究竟有什么目的?
  
  秦然带着重重疑惑,快步的离开了这所郊外的俱乐部。
  
  ……
  
  西米糖果屋,还挂着两百年之前的长条形招牌。
  
  木质的材料上,画满了五颜六色的糖果图案,装在了一个好似大号啤酒杯的容器中。
  
  虽然色彩斑驳,但木料却是极好的,并没有在风吹雨淋日晒中起皮,还保持着平整的模样。
  
  挂在从屋檐下伸出的铁杆上,立刻与略显低矮的二层建筑形成了一种,有别于艾特兰现代化城市的风格。
  
  秦然走下三个台阶,看了一眼亮着灯的房间,径直推门而入。
  
  叮!
  
  风铃悦耳的脆响,传入了秦然耳中。
  
  但秦然却是眉头紧皱。
  
  他闻到了鲜血的味道。
  
  隐藏在甜腻糖果味道中的腥臭。
  
  出于本能,秦然进入了【追踪】视野,走进了西米糖果屋内,事实上,不需要太过细致的查看。
  
  秦然已经看到了凸出柜台部分的双脚。
  
  从一侧的过道走过去,秦然就看到了那位西米。
  
  年轻的,第四任西米的脸上还带着惊恐与慌张,仰面朝天的躺在自家的地板上,一道贯穿了胸口的伤势,让鲜血溢散出来,将尸体的衣服完全浸湿了。
  
  胸.前的伤势呈现出一种外凸状,很显然,西米是被人从背后干掉的。
  
  而当秦然用一块包糖果的牛皮纸垫在手心里,翻过了尸体,看到西米背心上的伤口时,双腿就是一眯。
  
  伤口不宽,但却很深!
  
  与布契勒后背的伤口,一模一样!
  
  “同一把匕!”
  
  “同一个人!”
  
  秦然检查四周,没有现任何痕迹后,立刻就确定了干掉西米的人就是重创了布契勒人。
  
  也极有可能是温彻斯特之家爆炸案的凶手。
  
  当然,现在还得加上一条。
  
  对方和冒牌的甘尼特有关系。
  
  “如果是这样的话……”
  
  想到了什么的秦然转身就走。
  
  他需要去唐娜酒吧一趟。
  
  ……
  
  十几辆消防车的警报声刺耳的响起。
  
  但更加刺耳的则是,唐娜酒吧内还在不断响起的爆炸声。
  
  “是什么东西爆炸?”
  
  “快点切断周围包括煤气管道在内的一切设施!”
  
  消防车上的某位队长大声的吼着。
  
  站在一侧阴影中的秦然驻足看着那火光冲天的唐娜酒吧,眯起的双眼中,精光闪烁,不知道在想着什么。
  
  这么大的火,还有那爆炸声,里面自然是不可能有任何一个活人了。
  
  即使消防队迅的赶来了,能够做到的也就是防止火焰扩散。
  
  再次看了那被烈焰吞噬的建筑后,秦然转身就消失在了阴影中。
  
  ……
  
  秦然没有返回欧肯庄园,而是重新返回了梅凯西与布沾的书店。
  
  在他刚刚走进书店的一刻,手机响了起来。
  
  “是我这里的某个环节出现了错误!”
  
  “庄园里的某个家伙高价伙贩卖了你的行踪!”
  
  一接通,安.拉特里奇.欧肯就快的说道。
  
  “买消息的是唐娜酒吧的老板?”
  
  秦然问道。
  
  “你怎么知道?”
  
  安.拉特里奇.欧肯一愣,然后,似乎是想到了什么。
  
  接着,秦然就听到听筒内传来了跑动声和电视机开启的声音。
  
  刚刚消失的消防车警报声,又一次的传了过来。
  
  “别告诉我电视上现在播报的事是你干的!”
  
  安.拉特里奇.欧肯语带惊讶的问道。
  
  “当然不是!”
  
  秦然很肯定的回答道。
  
  “那……”
  
  “我需要处理一些自己的事情了,有机会的话,我们可以继续合作!”
  
  秦然打断了安.拉特里奇.欧肯话语。
  
  不再给对方说话的机会,就挂断了电话。
  
  锁好门。
  
  秦然并没有进入书店的密室,而是就这样拉过一把椅子,坐在了书店的走廊上。
  
  “爆炸的温彻斯特之家。”
  
  “被安装了炸弹的舞.娘.夜场。”
  
  “冒牌甘尼特的试探。”
  
  “西米与布契勒一样的伤口。”
  
  “贩卖我行踪,又被炸掉的唐娜酒吧。”
  
  ……
  
  秦然坐在椅子中,自言自语着。
  
  他在整理自己得到的信息。
  
  尽量的将不必要的信息剔除,留下最为直接有用的。
  
  最终,秦然嘴里轻声呢喃着。
  
  “唐娜?”
  
  “唐娜!”
  
  ps第二更~
  
  更新的晚了,肥龙表示是被椰子鸡坑了……
  
  顺带厚颜的求个月票!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