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恶魔囚笼 > 第四十九章 捐赠
没错,就是唐娜!
  
  唐娜酒吧的老板,那位消息贩子。
  
  随着对方的出现,一直困扰秦然的疑惑解开了大半。
  
  那位冒牌甘尼特想要让他去找的人,就是唐娜。
  
  可惜的是,这位唐娜似乎并不满意那位冒牌甘尼特的做法,开始自作主张的想要干掉他。
  
  只是对方错误估计了他的实力。
  
  所以,在面对失败的时候,对方毫不犹豫的‘杀人灭口’了。
  
  以西米的死来掩盖自身的死。
  
  错误的引导着所有知情者。
  
  毕竟,冒牌甘尼特给了他三个地址的主人都死了,谁会最先受到怀疑?
  
  答案是显而易见的。
  
  是他这个拿到地址的人!
  
  特别是在梅凯西与布沾书店的老板就是死在他手中时,更是会给人先入为主的印象。
  
  甚至,那位唐娜只要不是白痴,就一定会留下种种证据,指向他这个‘杀人凶手’!
  
  秦然完全可以想象,接下来自己会遇到的麻烦。
  
  表世界中,有着警察来维持法律。
  
  神秘侧内,同样也有着类似的存在。
  
  因为,一个稳定的环境,才能够产生足够的价值。
  
  “‘长者议会’?”
  
  “‘圣遗会’?”
  
  秦然低声念叨着两个他极有印象的组织。
  
  但他很快,就收回了注意力。
  
  关于冒牌甘尼特的疑惑,他只解开了一半。
  
  还剩余一半:对方为什么要找他?
  
  或者说,为什么要大费周章的试探他?
  
  因为……
  
  他失忆了!
  
  对方想要确认他是否是真的失忆了!
  
  除此之外,秦然想不到对方安排他去见一个消息贩子的用意。
  
  一个消息贩子恰好知道一点他真实的身份,这才是最合理的解释。
  
  并不是特瑞沙这位女警长调查到的那些什么‘旅行者、探险家’之类的,而是更加隐秘一点的。
  
  例如:神秘侧的身份。
  
  按照对方的计划,唐娜会给与他一点真实身份的线索。
  
  做为一个失忆症患者,他为了找到失去的记忆,必然会紧追不放。
  
  而在这个过程中,那位冒牌的甘尼特一定会得到相当的好处。
  
  “会是什么呢?”
  
  秦然想着。
  
  然后,下意识的,他的手不由自主的摸到了背包中装有【未知奇物】的盒子。
  
  顿时,秦然心中一震。
  
  他发现他一直以来,都忽视了最重要的一点。
  
  他,也曾在温彻斯特之家。
  
  ……
  
  某地,密室内。
  
  争吵声正在不断的响起。
  
  “混蛋!”
  
  “为什么不按照计划来?”
  
  一个高亢的声音响起。
  
  “你想死吗?”
  
  “这件事已经牵扯到了‘长者议会’,你还想要参与其中?”
  
  一道尖锐的女声毫不示弱的质问着。
  
  “我敢肯定,那个2567就是那家伙!”
  
  “只要再给我一丁点时间,我们就能把那家伙揪出来了!”
  
  高亢的声音满是懊恼。
  
  “一丁点时间?”
  
  “你在开什么玩笑?面对‘长者议会’的那帮疯子,一秒钟你就可以被杀死几十次了!”
  
  “当然,你现在还想要去的话,我也不会拦着你!”
  
  尖锐的女声满是嘲弄的说道。
  
  “我现在该怎么去?”
  
  “你这个混蛋已经把事情弄到了不可收拾的地步,我现在再去的话,难道要等你给我收尸吗?”
  
  高亢的声音似乎恼羞成怒了,话语越发的不客气。
  
  只是,尖锐的女声没有再理会对方。
  
  缺少了对手的高亢声音,也沉默下来。
  
  整间密室内寂静一片。
  
  两人似乎都放弃了。
  
  但真正的情况,那就只有各自心里清楚了。
  
  ……
  
  当阳光完全照射进梅凯西与布沾书店时,秦然已经坐在凯萝丝咖啡屋外的露天区,吃着自己的早餐了。
  
  对面的书店迎来了它的新主人。
  
  一群渴望知识的孩子。
  
  在天亮时分,秦然就打电话给安.拉特里奇.欧肯,在那位手眼通天的女士帮助下,梅凯西与布沾书店顺利的成为了一间免费的、公益的,只对各个福利院孩子们开放的书店再将密室内的东西全部带走,且封死了密室后。
  
  看着对面孩子们纯真、喜悦的笑容,一夜未睡的秦然胃口大开。
  
  两个牛肉汉堡很快就吃得干干净净。
  
  唯一可惜的是,今天的凯萝丝咖啡屋没有送橙汁。
  
  似乎是因为昨天被他踹进咖啡屋的家伙,砸坏了榨汁机。
  
  拒绝了侍者推荐的咖啡,秦然喝着免费的水。
  
  一直到对面身着类似修女服的中年神职人员走过来时,秦然这才站了起来。
  
  “上午好,姆姆。”
  
  秦然语带尊敬的问候着。
  
  并不单单是因为对方神职人员的身份,还因为对方的所作所为。
  
  与他了解到的那些沽名钓誉的神职人员不同,眼前的女士,是一个真正富有爱心、仁慈的女士。
  
  而从刚刚他看到的,眼前的女士比传闻中的还有尽职尽责。
  
  看看那些孩子的笑容,身为孤儿的秦然,有着绝对的发言权。
  
  “上午好,2567先生,感谢您所做的一切。”
  
  “你可以称唿我为丝丽,或者丹东修女。”
  
  丝丽这样的说道。
  
  丹东,并不是姓,而是丹东教会的一个总称,所有的神职人员在正式加入教会时,都会被赐予这个名字。
  
  当然了,能够光明正大的在后面加上修女、神父之类的词汇,足以说明与普通神职人员的不同。
  
  起码都是高级的神职人员。
  
  而这样的高级神职人员,在艾特兰市并不多。
  
  如果存在的话……
  
  基本上可以肯定和‘圣遗会’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
  
  至少,梅凯西与布沾书店密室内的书籍是这样记载着。
  
  “好的,丹东修女。”
  
  “事实上,这个书店在之前也不是我的,昨天我在这里约了一位朋友见面……最后,那位朋友将这个书店送给了我,但是您知道的,我是一个失去记忆的人,我需要找回自己的记忆,而不是留在这里经营一间书店。”
  
  秦然尊称着对方,然后,略带混淆的说了昨天的经。
  
  秦然并不担心眼前的修女会去找安.拉特里奇.欧肯对峙。
  
  即使去对峙了,安.拉特里奇.欧肯这位以利益为主的女人,也知道该怎么做。
  
  “原来是这样……”
  
  “如果2567先生你不介意的话,我可以发动教会的兄弟姐妹们帮助你。”
  
  修女想了一下后说道,但却被秦然拒绝了。
  
  “不用的,丹东修女,我的身份我已经在那位特瑞沙警长的帮助下查明了,您看您也在称唿我为2567,我只是需要回到玛塔姆洲的西丽迪,看看我有没有留下什么信息,如果我有写日记的习惯,那就再好不过了!”
  
  “很高兴见到您丹东修女。”
  
  “希望我们能够有机会再见。”
  
  秦然一副乐观的模样,说着就伸出了手。
  
  握手告别,在这里算是一种礼仪,没有谁会规范,但也没有谁会拒绝。
  
  哪怕是神职人员。
  
  “好的,2567先生,希望……噢,天哪!”
  
  修女与秦然手掌一握,就准备与秦然告别了。
  
  在她看来这是一位善良的人。
  
  理应得到善报。
  
  并且,在心底已经想好了一些帮助对方的办法。
  
  只是,一切随着这次握手而改变了。
  
  发出惊唿的修女低下头看着秦然手掌上淡淡的、一闪而逝的白色光芒。
  
  感受着其中蕴含着的坚韧与希望,脸上的平和、怜悯就被惊讶所代替。
  
  “丹东修女,这里阳光充沛,所以,刚刚只是反射,或者您眼花了……”
  
  秦然迅速的抽回了手,一副惊慌失措,忙于解释的模样。
  
  修女却是摇了摇头。
  
  “不,这不是反射,更不是眼花。”
  
  “而是神爱世人的证明。”
  
  话语间,这位修女双手捧在.胸.前。
  
  淡淡的,充斥着温暖、平和的光芒开始微微闪烁。
  
  仿佛是为了唿应。
  
  秦然手上的白色光芒又一次的亮了起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