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恶魔囚笼 > 第五十一章 引蛇出洞
    “你早就知道会生这样的事情?”
  
      “那么……”
  
      “之前将梅凯西与布沾的书店捐赠给福利院,就是为了引丹东教会上钩!”
  
      急匆匆来到客房,向着秦然传递着丹东教会消息的安.拉特里奇.欧肯在看到秦然的笑容后,猛地反应过来。
  
      秦然没有出声,算是默认了。
  
      安.拉特里奇.欧肯不是白痴,继续否认下去,对方也不会相信。
  
      当然了,秦然也不会明确的出声承认。
  
      因为,给安.拉特里奇.欧肯这样的女人留下话柄的话,实在是太麻烦了。
  
      “你真是一个坏人呐!”
  
      “竟然利用丹东教会急缺‘骑士’的现实,来设计丹东教会——你是从梅凯西与布沾书店密室内的藏书找到这一信息的吗?”
  
      “不过,你为什么要这样做?”
  
      “千万别告诉我,你只是为了一个‘骑士’的头衔!”
  
      身为秦然的合作者,在现端倪后,安.拉特里奇.欧肯迅的现了大半事实。
  
      不过,一些事情,还是让这位女士感到不解。
  
      秦然自然不会解释。
  
      “我只是在寻找我的记忆……我现,我的力量似乎和‘骑士’很像。”
  
      他这样的回答着。
  
      而听到这样的回答后,安.拉特里奇.欧肯不由笑了起来。
  
      眼前的女人,是根本不会相信秦然的话语。
  
      当然了,做为一个聪明的女人,她也不会再追问。
  
      从秦然面前的沙中站了起来,穿着睡衣的安.拉特里奇.欧肯毫不掩饰的伸了个懒腰。
  
      顿时,将大.片.肌.肤展现在秦然的眼前。
  
      接着,安.拉特里奇.欧肯就这样迈步走了过来,附身依在了秦然坐着的沙上,低下头,对着秦然的耳朵轻轻吹气的问道。
  
      “你说我在表演讲时穿什么好?”
  
      “灰色?黑色?”
  
      “都太老气了,粉色、红色又太艳俗,不适合那样的场合呐!”
  
      安.拉特里奇.欧肯仿佛就是在询问自己最亲密的人一般。
  
      可感觉到耳朵痒的秦然,却是一皱眉。
  
      毫无疑问的,秦然不习惯这样的动作。
  
      “不知道!”
  
      “我不太懂得服饰的搭配,而且你已经咨询了你的服装设计师,那么,我想你就应该听从专业人士的意见。”
  
      秦然很干脆的说着。
  
      身为此刻欧肯庄园的实际主人,安.拉特里奇.欧肯可是一个极为会享受的女人,不要说是单独的厨师、花匠了,就连对方身上穿的每一件衣物,都是单独设计的。
  
      拥有着s+级别感知的秦然,虽然身在客房,但是安.拉特里奇.欧肯在书房吩咐那位设计师选择衣物的电话,秦然可是听得清清楚楚。
  
      “真是令人惊讶的听力!”
  
      “这、这么说来……”
  
      “人家、人家喜欢你的低声自语,你也都听到了?”
  
      安.拉特里奇.欧肯先是一声感叹,然后,突然面颊红晕,略显娇羞的抬起手臂,想要去搂秦然的脖子。
  
      但在安.拉特里奇.欧肯手臂刚刚抬起的时候,秦然就从沙中站了起来,不着痕迹的与那条手臂擦肩而过。
  
      “距离你演讲的时间还有不到两个小时!”
  
      “考虑到你需要化妆、做头,和路上堵车的情况,如果不想要因为迟到而搞砸你的市长竞选,你需要马上准备了!”
  
      秦然说着就打开了客房的门,向着安.拉特里奇.欧肯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真是绝情的男人呐。”
  
      安.拉特里奇.欧肯幽怨的扫了秦然一眼。
  
      不过,却没有再过多的纠缠。
  
      因为,就如同秦然说的那样。
  
      只要她不想因为迟到而搞砸一切的话,现在就需要去准备一切了。
  
      安.拉特里奇.欧肯快步的离去,秦然关上了房门。
  
      秦然并没有因为安.拉特里奇.欧肯的动作、话语而有任何联想。
  
      他很清楚对方为什么这样做。
  
      依旧是一种夹杂着投资意味的习惯。
  
      当一个貌美如花的女人,向着你展示一颦一笑时,绝对不要认为她会对你有好感,那只是她的一种习惯。
  
      一种面对可能带来利益的男人时,下意识的投资习惯。
  
      美貌本身就是一种本钱。
  
      特别是安.拉特里奇.欧肯这样的女人,不仅将美貌当做了本钱,而且还成为了自身的武器。
  
      秦然有把握,他一旦稍微露出一点其它的心思,绝对就会踏入到对方的陷阱中。
  
      不要说吃羊肉了,反而会惹来一身骚。
  
      ‘黑寡妇’这样的名头可不是白叫的。
  
      重新坐回了沙中,秦然很快就将安.拉特里奇.欧肯的事情扔在了脑后,哪怕一会儿就是对方的第一次市长竞选演讲,他需要全程保护对方一样。
  
      事有轻重缓急。
  
      和他的事情相比较,安.拉特里奇.欧肯的事情,显然是第二位的。
  
      “丹东教会插手了!”
  
      “你或者你们,面对着‘圣遗会’之一的丹东教会会怎么做?”
  
      “是铤而走险?”
  
      “还是就此放弃呢?”
  
      秦然嘴角微微上翘的想着。
  
      而答案,则是早已注定的。
  
      贪婪,之所以被称之为原罪之一,可不是没有道理的。
  
      尤其是当出现一些可用的借口时,更是如此。
  
      ……
  
      中午十一点三十分。
  
      艾特兰市的中心广场上,一身白色女士小西服的安.拉特里奇.欧肯走上了临时搭建的演讲台。
  
      白色越的衬托出安.拉特里奇.欧肯的容颜俏丽。
  
      小西服的款式则让安.拉特里奇.欧肯多出了两分干练。
  
      所以,当安.拉特里奇.欧肯出现,广场大屏幕上实时同步后,立刻引来了在场人士的欢呼。
  
      既有着事先安排好的人,也有着被安.拉特里奇.欧肯外貌所吸引的人。
  
      “如果可以的话,我并不想要站在这里,而是站在台下,看着我的丈夫站在这里,他是一位可靠的人,不论是从男人、丈夫、还是市长的角度,都是如此,但是……”
  
      话语间,安.拉特里奇.欧肯的眼圈就是一红。
  
      让站在一侧阴影中的秦然连连点头赞叹着。
  
      与精心搭配出的服饰、妆容相比较,这份演讲稿显然更加的高明。
  
      当然,最高明的则是安.拉特里奇.欧肯的演技。
  
      秦然可是深知安.拉特里奇.欧肯与那位西米徳.欧肯真实的情况是什么。
  
      但是,演讲台下面的人并不知道。
  
      他们只知道的是本该参加市长竞选的西米徳.欧肯死在了一场爆炸中。
  
      而安.拉特里奇.欧肯为了完成自己丈夫的遗愿,前来参加这次市长竞选。
  
      大众是同情弱者的。
  
      博取同情心是一种很高明的做法。
  
      尤其,当一个漂亮的女士,这么做时,效果则更为显著。
  
      秦然看着周围人群的眼神、表情、就知道安.拉特里奇.欧肯成功了。
  
      而他?
  
      也同样如此!
  
      感受着人群里不住传来的恶意目光,向着不远处的迈耶比划了一个手势后,就迈步走进了人群。
  
      :访问网站

Ps:书友们,我是颓废龙,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