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恶魔囚笼 > 第五十五章 真正的目的
一秒★小△说§网..Org】,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谨慎,甚至可以说是带着多疑性格的秦然,是不会相信所谓的巧合。
  
  他更加愿意相信每一种巧合都是事先安排。
  
  或许,这会让人变得略显刻板。
  
  但刻板的人,也是活着的。
  
  而不是……一个死人。
  
  咚、咚咚。
  
  指尖与扶手的敲击声连续不断,当节奏达到一个巅峰时,却又戛然而止了。
  
  秦然苦笑的摇了摇头。
  
  信息太少了!
  
  他根本无法判断。
  
  就好似他现在知道的这个所谓的‘组织’,也是从‘仲裁者’‘执法者’两个词上推断而来。
  
  甚至,连组织是什么,他都不知道。
  
  而且,在未来相当长的时间内,他也无法得知。
  
  因为,秦然很清楚,他如果想要保证自己的新身份不被拆穿的话,最好是不要随意打听什么组织会有‘仲裁者’‘执法者’这样的职位、头衔。
  
  任何随意的打听都会引来那个组织的注意。
  
  会让‘他的换心’和‘改头换面’变得没有意义。
  
  事实上,就算解除了‘组织’对‘他’的钳制和改变了外貌,秦然心中依旧没有任何的把握。
  
  最简单、直观的例子:习惯!
  
  没有获得相应记忆的秦然,根本不清楚那个身为‘仲裁者’的他,与现在的他有什么一样的生活习惯。
  
  一旦有什么一致的习惯,他被发现的几率就会直线上升。
  
  所以,秦然非常明白,他不仅要尽量避免‘组织’注意到自己,还要让自己的新身份变得十分‘正常’。
  
  正常到就是一个寻找记忆的失忆症患者。
  
  如果能够在此期间,不断扩大影响力的话,那就更好不过了。
  
  新身份的影响力越大,对于他隐藏身份就越合适。
  
  或许,会因为名声而引来注意的视线,乃至是怀疑。
  
  但更多的却是对新身份的肯定。
  
  当然了,这需要秦然很好的把握。
  
  因此,在离开欧肯庄园来到圣瑞徳医院的路途上,秦然都在思考着整个计划。
  
  “2567阁下,到了。”
  
  坐在驾驶位置的女秘书提醒着沉思的秦然,然后,欲言又止。
  
  不过,最终还是开口了。
  
  “2567阁下,我不认为您会在这里找到更多的记忆线索——虽然您是在这里醒来的,但是您更应该去温彻斯特之家看看。”
  
  安.拉特里奇.欧肯的女秘书这样的说道。
  
  “谢谢你,翠西。”
  
  “我会在这里转一转,然后再去温彻斯特之家附近看一看。”
  
  打着寻找记忆幌子的秦然,很配合的表现出失忆症患者的无奈微笑。
  
  “我会在这里等您。”
  
  “请您注意安全,保持手机的畅通。”
  
  安.拉特里奇.欧肯的女秘书叮嘱着秦然。
  
  无疑,对方是真的将秦然当做了一位真正的失忆症患者。
  
  对此,秦然又一次的表示了感谢后,这才走下了车。
  
  黎明的圣瑞徳医院是静悄悄的。
  
  即使是守夜者、保安,也在这个时候变得困倦。
  
  当秦然经过他们面前的时候,这些人只是抬头看了一眼,就再次的垂下眼皮。
  
  秦然‘失忆症’患者的名头,在圣瑞徳医院还是十分响亮的。
  
  这些人都认得秦然。
  
  自然不会有阻拦。
  
  秦然一路畅通无阻的进入了一楼大厅,走到了【瑞德修女的雕像】跟前。
  
  在灯光下,修女雕像上的怜悯、仁慈,越发的显眼,似乎笼罩在一片璀璨的圣光中。
  
  但秦然却没有为此赞叹。
  
  他在这个时候来圣瑞徳医院可不是真的寻找记忆或者观赏雕像的,而是来解除疑惑的。
  
  在遭遇了‘长者议会’‘二十猎犬之一’的那晚,他可是清楚记得,那个冒牌的甘尼特调动了雕像的力量。
  
  原本的秦然,认为是对方利用了某种道具。
  
  可昨天的战斗,却让秦然否定了这个想法。
  
  对方绝对没有那样的道具。
  
  不然以昨天危机的局面,是不可能不戴在身上防身的。
  
  在抛开了道具后,只剩下……秘术!
  
  “一个流浪在边缘位置的神秘侧人士,有多大可能会知道一个消逝了多年‘组织’的传承秘术呢?”
  
  秦然自己问着自己。
  
  答案是显而易见的:微乎其微!
  
  或许有着一些幸运儿能够在遗迹、古建筑,乃至是荒郊野外发现某些珍贵的物品、知识。
  
  可类似于‘玛瑞林’这样组织严密的教会传承秘术,必然是保管严密。
  
  很可能就是口口相传的那种。
  
  所以,冒牌的甘尼特不太可能会得到这样的秘术。
  
  而在没有道具,也没有秘术的前提下,对方怎么可能引动雕像的力量?
  
  只剩下一个可能!
  
  有人教给了对方这种秘术。
  
  为什么不是道具?
  
  因为,哪怕是一次性的道具,这样的道具也是珍贵的,以冒牌甘尼特的身价肯定不会随意丢弃,必然是随身携带。
  
  但秦然在对方的尸体上并没有找到。
  
  那么,教给冒牌甘尼特这种秘术的人是谁?
  
  秦然在略微思索后,得出了一个惊人的答案:‘二十猎犬之一’的戴米恩!
  
  除了这位外,秦然想不出其它可能了。
  
  不仅是因为对方身在‘长者议会’有可能在百年战争时掠夺到部分‘玛瑞林’教会的知识与传承,还因为对方在环境中惟妙惟肖的模仿着真正的甘尼特。
  
  不是对甘尼特有所了解的人,绝对达不到那样以假乱真的程度。
  
  哪怕是在半真半假的幻境中,也是一样。
  
  因此,那晚‘二十猎犬’之一的戴米恩出现在圣瑞徳医院,根本不是冒牌甘尼特所说的‘对方想要你的身体’之类的。
  
  真正的事实,应该是——
  
  “在那晚,冒牌的甘尼特发现不对劲后,就赶到了医院,想要试探我,可恰好的是,他碰到了‘二十猎犬’之一的戴米恩,接着被戴米恩俘虏了——以‘长者议会’的传闻来看,‘二十猎犬’都不是什么和善之辈,戴米恩之所以没有干掉冒牌甘尼特,是因为留着对方还有用!”
  
  “同理,戴米恩更加不会白白教授对方能够引导瑞德修女雕像力量的秘术,除非……”
  
  “需要利用这项秘术达到某个目的!”
  
  秦然回忆着那晚的事情,思路逐渐的清晰。
  
  然后,下意识的看向了【瑞德修女的雕像】。
  
  渐渐的,秦然目光变得炽热起来。

Ps:书友们,我是颓废龙,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