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恶魔囚笼 > 第五十六章 歪打正着?
看着【瑞德修女的雕像】,秦然的大脑飞速的转动。
  
  戴米恩为什么这样的了解‘玛瑞林’教会的已逝的修士长?
  
  或者说,是什么原因,会让一个‘长者议会’内赫赫有名的‘二十猎犬’之一,对一个消失在历史长河中的教会这么了解?
  
  利益!
  
  简单,而又最为真实的答案。
  
  那么……
  
  会是什么样的利益呢?
  
  某件强大的道具?
  
  又或者是某个令人心动的传承?
  
  这样的猜测几乎是下意识的出现在了秦然的脑海中,让秦然心中炙热一片。
  
  因为,除了这些之外,秦然根本想不出是什么让戴米恩甘愿冒着‘长者议会’和‘圣遗会’开战的威胁来‘触碰’【瑞德修女的雕像】。
  
  哪怕‘长者议会’疯狂的名声在外,但秦然相信这些被视为疯子的家伙们,肯定不是傻子。
  
  傻子不可能成为令所有人惧怕的存在。
  
  更加不用说惧怕者来源于神秘侧了。
  
  所以,【瑞德修女的雕像】必然有着什么秘密。
  
  一个需要与【瑞德修女的雕像】产生呼应,就能够知晓的秘密!
  
  “冒牌的甘尼特被俘虏的时间并不长,就能够与雕像的力量相呼应,所以,这个秘术不应该复杂,甚至是非常的简单,可又会限制到诸如戴米恩这样的人……”
  
  秦然思考着,眉头微微皱起。
  
  即使他推测出秘术不复杂,却仍然感到难以下手。
  
  因为,他对于秘术是什么,完全就没有头绪。
  
  就连是咒语配合手势,还是某种仪式……等等,仪式?!
  
  猛地秦然想到了他在幻境中的一幕。
  
  当那些‘修士’向着雕像祈祷时,雕像发生的变化。
  
  虽然那是半真半假的幻境,但就如同戴米恩模仿甘尼特一样,谁又能够保证不会是假中藏真呢?
  
  “圣瑞徳啊!我们祈求您的光辉驱散黑暗!”
  
  “圣瑞徳啊!我们祈求您的光辉笼罩弱者!”
  
  “圣瑞徳啊!我们祈求您再次带来和平!”
  
  ……
  
  秦然站在【瑞德修女的雕像】前,轻声祈祷着。
  
  祈祷词是来自于那晚的幻境,并不全面。
  
  那句‘我们愿意以自己的生命做为代价,祈求您!’秦然是无论如何不会说出口的。
  
  虽然对于可能出现道具、传承的猜测,让秦然十分的激动,但这并没有让秦然激动到忘乎所以。
  
  戴米恩都会选择一个俘虏来完成这样的呼应,或许只是因为戴米恩与雕像的力量有冲突,但更有可能是真的付出什么代价。
  
  在这样的前提下,秦然可不会不小心。
  
  祈祷词十分清晰的从秦然嘴中传出。
  
  只是,【瑞德修女的雕像】并没有任何变化。
  
  雕像依旧悲悯的注视着前方。
  
  没反应?
  
  难道要学那些‘修士’一般,全部的跪下?
  
  秦然眉头再次一皱。
  
  对于跪拜之礼,秦然是无比讨厌的。
  
  事实上,当他第一次得知‘跪父母,天之理’时,这种厌恶感就植入了心底。
  
  因为,他是孤儿。
  
  当他刚来到世间的时候,就被抛弃了。
  
  要不是被人发现的及时,早就死在了那个箱子中。
  
  运气好,还能够入土为安。
  
  运气不好,就成为了野狗们争抢的食物。
  
  无疑,后者的几率很大。
  
  他不知道自己的父母为什么抛弃他。
  
  他也不想知道。
  
  他只知道——
  
  他,此生不跪。
  
  咚、咚、咚。
  
  崭新的心脏强而有力的跳动着。
  
  温热的‘晨曦之力’似乎被这倔强的情绪所感染,突然间加快了流转的速度,以比正常速度快了一倍的方式,在秦然体内迅速的完成了一个循环。
  
  立刻,点点、淡淡的光芒出现在了秦然的双手上。
  
  嗡!
  
  就在‘晨曦之力’显现在秦然双手时,眼前的雕像突然的一颤。
  
  一层肉眼可见的寸芒出现在了雕像表面。
  
  接着……
  
  光芒绚烂,一道幻影从雕像上浮现。
  
  身带光辉的瑞德修女对秦然微笑而视。
  
  慈爱、怜悯不变。
  
  甚至,越发的真实。
  
  不再是雕像的冰冷,而是真正存在的。
  
  秦然一愣。
  
  并不是因为幻影的神情,而是因为在他的脑海中多出了一副……地图!
  
  略微停顿,幻影迅速的消失不见。
  
  雕像再次恢复了原样。
  
  在系统中,也没有任何的变化。
  
  秦然也没有感应到什么与雕像呼应的感觉。
  
  不过,在秦然的脑海中,却是确确实实的多出了一份地图。
  
  一份有别于现在、标注着一座雕像的古老地图。
  
  雕像非常清晰,就是瑞德修女的雕像。
  
  但秦然可以肯定,那个标注的位置,绝对不是他所在的圣瑞徳医院。
  
  因为,地图上有着医院的标示。
  
  “‘晨曦之力’可以引起雕像的共鸣?”
  
  秦然惊讶的‘看着’脑海中的地图。
  
  心底的疑惑重重浮现。
  
  不过,秦然很清楚,这里不是思考的地方。
  
  随着天色放亮,很快就会有人出现在大厅里。
  
  所以,当秦然再三尝试都无法引起雕像的变化,乃至‘晨曦之力’也没有用处后,马上就选择了离开。
  
  “翠西,我需要自己走走,你先回去吧!”
  
  面对着医院外,等候的女秘书,秦然这样的说道。
  
  “好的。”
  
  “请您不要忘记与老板的约定。”
  
  女秘书提醒着秦然。
  
  “晚宴对吗?”
  
  “我不会忘记的!”
  
  秦然微笑的说完,就径直向温彻斯特之家的方向走去。
  
  并不是掩饰。
  
  而是雕像标注的位置,就是这里。
  
  虽然是一份古地图,但在有着圣瑞徳医院做为参照物的前提下,大致的方向,秦然还是能够分得清的。
  
  晨光中,秦然漫步在艾特兰的街头。
  
  他时不时的停下脚步,看向四周。
  
  片刻后,再次的迈步。
  
  落在一些晨跑锻炼着的眼中自然是有些奇怪的。
  
  因为,秦然并不像是找东西。
  
  找东西应该低头。
  
  而秦然却是有些眺望的模样。
  
  不过,这些人也只是在与秦然擦身而过的时候,投来奇怪的目光而已。
  
  再加上,每一次的擦身而过,秦然都会向对方报以微笑,这些人在同样微笑回应后,就继续着自己的锻炼了。
  
  很快就将秦然奇怪的行为,抛在脑后了。
  
  当然了,一些人却是不会。
  
  例如:那位女警长。
  
  在一阵刺耳的刹车声中,女警长的车停在了秦然的身旁,人则走下了车,挡在了秦然面前。
  
  “还在寻找你的记忆?”
  
  “不如让我替你回忆一下……温彻斯特之家的新老板,2567先生!”
  
  特瑞沙厉声喝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