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恶魔囚笼 > 第六十二章 一声咒骂
    面对冲来的查理.克夫,秦然没有任何的轻视。
  
      即使他干掉了塞肯,而对方是塞肯的手下败将也是一样。
  
      秦然是知道查理.克夫的。
  
      事实上,在这座庄园内的人,抛开一些普通的保镖、侍者外,但凡有一些身份的人,他都知道。
  
      在来这里之前,安.拉特里奇.欧肯就相信的将这里的人,和可能会生的事情,向他讲了一遍。
  
      如果将艾特兰市的白天和黑夜划分开的话,白天的艾特兰市就是一个热闹无比、充斥着繁荣气息的城市,而当夜幕降临的时候,艾特兰市就会变成了一个滋生罪恶,充斥诸多罪犯的乐园。
  
      而在这个乐园中,西米徳.欧肯就是其中的佼佼者。
  
      拥有着极大势力、诸多人手的西米徳.欧肯野心可不是一丁点,他要将其余的人都狠狠的踩在脚下。
  
      大多数就是在朝夕间灰飞烟灭了。
  
      可也有人坚持下来了,且顽强的经营着自己的势力,成为了令西米徳.欧肯忌惮的角色。
  
      乌尔特德和西伯克、威顿三人就是。
  
      三人在一开始现不对劲的时候,就联合在了一起,并且分工明确的进行着各自的生意。
  
      一个专注军.火.生意
  
      一个则是人.口.贩.子。
  
      另外一个则是兜售.毒.品。
  
      这样的配合,让原本应该在艾特兰市一手遮天的西米徳.欧肯,硬生生的被拖延了‘统一’的脚步。
  
      不过,也就是拖延罢了。
  
      三人合作在西米徳.欧肯的面前也就是勉强自保。
  
      随着时间的流逝,一切都会变得如同西米徳.欧肯预想的那样:整个艾特兰市都将成为他的后花园。
  
      假如西米徳.欧肯没死的话。
  
      随着西米徳.欧肯的死亡,不仅是那些竞选者纷纷生出异心,这些在黑暗中滋生的人物更是露出了獠牙。
  
      今晚所谓的晚宴,实际上就是一次摊牌的过程。
  
      没错,就是摊牌。
  
      连‘谈判’都算不上。
  
      秦然清楚记得安.拉特里奇.欧肯说到这三个人时,表情中的鄙夷与凝重。
  
      ‘他们三个没有一个是好东西,你可以放手去做,但一定要小心他们的鬼蜮手段——他们忌惮迈耶,所以,那个曾经败给塞肯的查理.克夫一定不好对付!’
  
      秦然同样的是,安.拉特里奇.欧肯为什么会这样说。
  
      除去提醒他小心查理.克夫外,就是要让他可以痛下杀手,不要有任何的心理负担。
  
      但真的是安.拉特里奇.欧肯多虑了。
  
      秦然面对任何人时都不会大意,就算对方表现的再弱小、再无害也是一样。
  
      至于心怀怜悯?
  
      对敌人的怜悯就是对自己的残忍。
  
      早已明白这个道理的秦然,根本不会有什么犹豫。
  
      所以,在秦然看向查理.克夫时,杀意已经充斥心中。
  
      呼!
  
      对方身躯上散出的灼热的气浪,吹动着秦然的梢,头急的摇摆、飞舞,外套、衣服更是凌乱作响。
  
      秦然抬手向上,将额前被吹动的梢向后理去,让自己的视线更加的清晰。
  
      同样的,也让人们更加的清晰的看到那双明亮、有神的双眼。
  
      面容称不上英俊的秦然,只有这双眼睛是让人在意的。
  
      尤其是,当它们变得饱含杀意、锋锐如刀时!
  
      大厅内,所有关注着这场战斗,与这双眼睛对视的人,都感觉到脖子凉、胸口闷。
  
      他们仿佛来到了千军万马的战场。
  
      周围残肢断臂、尸横遍野、血流成河。
  
      战马的嘶鸣,乌鸦的啼叫,还有……亡魂的哀嚎。
  
      秦然站在一座尸体堆砌的山上,双眼冷冽的俯瞰着他们。
  
      “不要杀我!”
  
      惊恐的呼声不知何时响起。
  
      所有在气势压迫下出现的幻觉径直消散了,但刚刚一幕却如同烙印一般刻在了这些人的心底,让他们连滚带爬的后退着,一些人更是屎尿齐流。
  
      说到底,他们也就是一些沾染了.黑.色.地带的人罢了。
  
      根本不是什么沙场精兵,面对着曾在战场驰骋的秦然,完全的没有可比性。
  
      查理.克夫也是一样。
  
      曾经在地下格斗的擂台上闯出偌大名头的查理.克夫面对着秦然突如其来的气势,就是一怔。
  
      格斗家虽然远普通人,但同样的没有经过战场的洗礼。
  
      尽管马上依靠着擂台上的经验与自身的强大,迅的恢复了过来。
  
      但,却晚了。
  
      呜!
  
      刺耳似撕裂布帛的呼啸声中,秦然无视着灼热的温度,一个前冲就出现在了查理.克夫的面前。
  
      抬起的一脚,狠狠的踹中了查理.克夫的胸口
  
      与查理.克夫的身躯相比较,秦然是瘦弱,乃至渺小的。
  
      秦然踹中了查理.克夫的右腿,看起来更是瘦弱到了极点,就好像是一根小木棍戳在了一面墙上。
  
      在所有人的印象中,这样的一戳,必然是小木棍断裂的结局。
  
      可事实却是,‘墙’倒了!
  
      不!
  
      已经不能说是倒了!
  
      应该是……飞!
  
      砰!
  
      一声闷响,胖大的查理.克夫以比之前冲来时更快的度倒飞了回去,不知道撞倒了多少根立柱、墙面。
  
      轰!
  
      连续的撞击,让整个大厅摇摇欲坠。
  
      最终,在一巨响中,开始坍塌了。
  
      烟尘飞溅,哀嚎四起。
  
      秦然无视一切,转身看向了面对眼前一幕,目光泛着奇异光彩的安.拉特里奇.欧肯。
  
      此刻的,安.拉特里奇.欧肯兴奋极了。
  
      她没有想到一切竟然如此的简单。
  
      被她视作大敌的查理.克夫就这样被一脚踢飞了?
  
      让她感到忧虑的乌尔特德和西伯克、威顿三人就这样的被埋在了大厅的废墟中?
  
      她带来的大批人手没有出动就完结了?
  
      幸福来的太过突然了。
  
      突然到了有着一丝不真实的地步。
  
      而面对给她带来这种不真实的秦然,安.拉特里奇.欧肯心底充满了异样的情绪,她面带着兴奋潮红、笑颜如花的上前了一小步,抬起手就要向着秦然的手臂揽去。
  
      秦然脚步一错,安.拉特里奇.欧肯的手臂与他擦身而过。
  
      安.拉特里奇.欧肯一愣,随即就反应了过来。
  
      这位女士没有任何的尴尬,而是非常自然的从自己的手包中,拿出了一部特制的手机,径直拨出了一个号码。
  
      “行动!”
  
      安.拉特里奇.欧肯这样的说着,然后,她看向了秦然。
  
      “干得很漂亮,我们有了一个完美的开始——但你和我的交易只完成了一半,我期待你接下来的表现!”
  
      “当然,如果你愿意……”
  
      “我会如约完成剩下的!”
  
      安.拉特里奇.欧肯的话语还没有说完,就被秦然打断了。
  
      然后,秦然的身影就从安.拉特里奇.欧肯的面前消失了。
  
      面对消失的秦然,安.拉特里奇.欧肯的呼吸,变得急促起来。
  
      她想要压下心中的怒气。
  
      但秦然的举动实在是太可恨了。
  
      最终,她完全忘记了形象、顾不上保持优雅的一跺脚,出了有生以来的第一声咒骂。
  
      “不是男人的混蛋!”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