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恶魔囚笼 > 第六十三章 搅局
并没有真正意义上离去的秦然,站在大厅废墟的阴影中,清晰的听到了安.拉特里奇.欧肯的咒骂。
  
  但秦然根本没有理会这些。
  
  他的目光完全的被眼中的战利品所吸引了。
  
  一本散发着绿色光芒的书籍。
  
  像是技能书,但却又有些不同。
  
  【名称:查理.克夫的笔记】
  
  【类型:书籍】
  
  【品质:魔法】
  
  【属性:五】
  
  【特效:无】
  
  【需求:无】
  
  【是否能够带出副本:是】
  
  【备注:上面记录着查理.克夫的诸多格斗技巧和一些意外得来的秘术——这是查理.克夫最珍贵的东西。】
  
  ……
  
  “意外得来的秘术?”
  
  秦然一眯双眼,下意识的想到了之前查理.克夫异样的状态,那种灼热的气浪,可不是普通人能够发出的,即使是格斗家也非常的少见。
  
  对于查理.克夫的格斗技巧,秦然根本看不上,但这种秘术,秦然却是非常有兴趣。
  
  没有任何的犹豫,将【查理.克夫的笔记】装入背包后,秦然迅速的离开了。
  
  这一次是真正的离开。
  
  他需要完成与安.拉特里奇.欧肯剩下的一半约定。
  
  干掉乌尔特德和西伯克、威顿三人并不能够让安.拉特里奇.欧肯完全掌控艾特兰市,在市区中还有三人的场子。
  
  只有将这些场子全部的扫平,安.拉特里奇.欧肯的目标才算是初步的完成。
  
  至于下一步?
  
  自然是市长的竞选了。
  
  安.拉特里奇.欧肯的野心,可不单单是要做艾特兰市暗夜中的女王,白天的艾特兰市,她同样不会放过。
  
  对于安.拉特里奇.欧肯的野心,秦然不予评价。
  
  更不会好奇的探索对方为什么会有这么大的野心。
  
  他只知道在帮助对方的同时,他可以浑水摸鱼的将瑞德修女的雕像带离圣瑞徳医院。
  
  这对秦然来说,就足够了!
  
  ……
  
  ‘荒野人’,曾经艾特兰市第二大的夜场。
  
  当西米徳.欧肯结束了这方面的生意后,‘荒野人’就成为了艾特兰市最大的场子,这里聚集着来自市区内各地的年轻人,他们在五颜六色的射灯下,震耳欲聋的声音中,放纵着自己。
  
  高台上,DJ努力的搓盘,成为暴躁音乐里唯一的节奏。
  
  啪!
  
  当一个酒瓶飞上了台子,砸在DJ的脑袋上时,留着光头的DJ径直冒血倒地,音乐瞬间停止。
  
  狂欢的人群就是一愣。
  
  而就在这些人还没有反应过来时,一阵枪声陡然响起。
  
  砰砰砰!
  
  枪口的火光、飞射的子弹,让上一刻还在狂欢的人群,立刻惊慌失措的奔逃而走。
  
  一队身穿黑西装的大汉在奔逃的人群中是那样的显眼。
  
  更显眼的就是他们手中的枪械。
  
  哪怕是灯光昏暗的夜场中,也是让人能够看得清清楚楚。
  
  奔逃的人群很明智的选择了避开这队人。
  
  同样的,看.场.子.的人也看到了这队人。
  
  毫不犹豫的,看.场.子.的人就掏出了各自的武器,准备干掉这些上门挑衅的人。
  
  不过,还没有等他们冲过来。
  
  一阵略显低沉的枪声就响起了。
  
  砰砰砰!
  
  装有消声器的手枪,一阵点射。
  
  最先冲来的人,包括领头者在内,毫无意外的全部中枪倒地。
  
  “给我砸!”
  
  “场子里的那些家伙,都给我打断腿!”
  
  黑西装大汉中,为首的那个大汉无疑早就接到了通知,面带狞笑的看着这一幕,高声呼喊着。
  
  跟在后面的大汉齐声应是,如狼似虎的扑了上去。
  
  大约十分钟后,‘荒野人’就变得一片狼藉。
  
  为首的大汉,掏出一部手机拨通了一个电话。
  
  “老板,在那位的帮助下,我们拔掉了‘荒野人’。”
  
  之前还狰狞可怖的大汉,在手机接通后就变得谦卑、恭顺,仿佛一条狗般。
  
  “很好,继续。”
  
  安.拉特里奇.欧肯的声音从听筒内传出。
  
  “是,老板!”
  
  大汉恭声应是。
  
  接着,收起了手机的大汉,再次变得狰狞起来。
  
  “我们去下一家!”
  
  大汉说着,就带着自己人向着下一个目标而去。
  
  当然了,安.拉特里奇.欧肯绝对不止派出了这一队人马,为了以最快的速度拔掉乌尔特德和西伯克、威顿三人在艾特兰市内的势力,安.拉特里奇.欧肯除去留下必要的守卫力量外,直接将剩余的人编成了三队,以同时进行的方式,扫荡着那些不属于她的底盘。
  
  而秦然的作用就是减少己方的损失,以斩首的方式,干掉属于乌尔特德和西伯克、威顿三人场子内的硬茬。
  
  枪声交织。
  
  哀嚎遍野。
  
  沉睡中的艾特兰市彻底的被惊醒了。
  
  普通人躲在家中,锁好门窗,簌簌发抖。
  
  担任着保卫城市职责的警.察们,却是一个个的待在了各自的岗位上——他们刚刚接到了命令,不允许出.警。
  
  这让无数心怀正义的警.察们愤慨不已。
  
  特别是特瑞沙!
  
  “局长!”
  
  “我们难道就任由一群暴徒在我们的眼皮子下面横行?”
  
  女警长质问着自己的顶头上司。
  
  “这是命令!”
  
  人到中年,早已秃顶的葛瑞局长,仰着头、背着手,面对着下属的凝视,只能是尽量的保持着自己的威严。
  
  嘎吱吱!
  
  女警长的拳头瞬间握紧,双眼中的怒火开始闪烁。
  
  “怎么?”
  
  “你还想要违抗命令不成?”
  
  “不要忘记你才刚刚复职,难道你……”
  
  不提复职还好,一提到复职,早已经知道事情前因后果的女警长,心底的怒火再也压抑不住。
  
  “去.你.妈X!”
  
  女警长迅速绕过办公桌,握紧的拳头,一拳砸在了秃顶中年局长的鼻子上,在对方捂着鼻子还未出声大呼的时候,紧跟着就是一脚踢在了对方的胸口。
  
  立刻,这位局长整个人就连带着椅子翻倒在地。
  
  做完这一切的女警长,一把按下了桌上的广播按钮。
  
  “所有人出警!”
  
  “把那些破坏艾特兰市的混蛋,都给我抓回来!”
  
  女警长的声音立刻在警局内响了起来。
  
  早已憋屈万分的警察们,听到这声命令后,也不管是谁的声音了,马上欢呼的站起来,拿起配枪就向着警局外冲去。
  
  一分钟不到,警笛声就响彻了大街。
  
  “我一定要将你撤职……不!你这是在犯法,我要将你关进监狱!”
  
  缓过气的葛瑞局长指着女警长大吼着。
  
  “随你!”
  
  说着,女警长又给了对方脸上一脚。
  
  然后,在葛瑞局长大声的惨叫诅咒中,女警长大踏步的离开了局长办公室。
  
  她不后悔刚刚的所作所为,哪怕有着一丝冲动,但她做好了承担这丝冲动的后果了。
  
  “一群渣滓!”
  
  钻进警车的女警长,一踩油门。
  
  警车如离弦之箭般向着枪声最密集的方向冲去。
  
  ……
  
  抬手一枪,又结果了一个对手,秦然面容诧异的听着警笛声。
  
  安.拉特里奇.欧肯的安排中,今晚的警察将不会出现在艾特兰市的街头。
  
  不过,现在看来,这位女士的计划被打乱了。
  
  “特瑞沙吗?”
  
  秦然诧异的面容,随即露出了释然的微笑。
  
  虽然是猜测,但秦然却有相当的把握,这件事和那位女警长有关。
  
  除了对方,秦然再也想不到其他的人了。
  
  呼!
  
  吐了口浓浓的浊气,没有再理会还交战的双方,秦然转身就走向了一侧的阴影中。
  
  女警长来搅局了,他的计划可以提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