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恶魔囚笼 > 第六十五章 收获!
    眼前的一切太过奇怪了!
  
      突然关闭的通道入口,燃起的火焰,火焰中的异香和出现在通道尽头的门,实在是太过理所当然了,根本没有给人思考的时间,仿佛就是让进入通道中的人下意识的冲向唯一的出口:通道尽头的门!
  
      特别是火焰中的异香。
  
      十分的浓郁!
  
      不要说秦然这种感知S+级别的人,即使是一个普通人也能够清晰的闻到。
  
      完全违反了下毒时,无声无息,无色无味的准则。
  
      而且,毒药本身也并不瞬间致命。
  
      “麻痹,会产生幻觉……”
  
      -1之后,依旧拥有着大师级别【医学.药品知识】的秦然,轻松的就分辨出了毒药的成分。
  
      虽然长时间的闻嗅会让人产生负面的反应,但也只是对体质一般的人来说,对于秦然这种体质超过A的人来说,这样的毒药很难造成伤害。
  
      很难造成真正伤害,却又气味明显的毒药……
  
      “就是为了诱导进入通道内的人推开石门吗?”
  
      似乎感受到了门后的杀机般,秦然小心的后退了两步,让自己远离了眼前的大门。
  
      很显然,眼前的大门才是陷阱的关键。
  
      不论是突然关闭的入口,还是带着异香的毒药都是陷阱的一部分,它们的存在,都是为了让进入通道中的人,推开这扇门。
  
      或者更加准确的说,是玛瑞林教会的末代修士长为了给那个并没有出现的继承人一道‘保险’。
  
      想想那个战乱的年代,什么样的情况不会发生?
  
      哪怕‘继承人’被挟持也不是不可能出现的!
  
      假如遇到了那样的情况,眼前的通道就是那位‘继承人’的逃生之路。
  
      “再被挟持下,需要利用对方推开石门的瞬间逃生,活动的范围并不大,应该就是在石门附近!”
  
      “而且,如果真的被挟持了,挟持者为了安全起见,有极大的可能是让那位‘继承者’来推开石门!”
  
      “也就是说真正的‘门’也就在‘陷阱门’的附近!”
  
      秦然的目光看向了‘陷阱门’两侧的空隙。
  
      空隙不大,却也足够一个人侧身通过。
  
      那么……
  
      是左边还是右边?
  
      秦然眉头一皱。
  
      他可不认为哪一侧都可以顺利的进入到玛瑞林存放遗产的密室。
  
      尽管玛瑞林教会的风评不错,但对于会影响到自身教会再次复兴的事情上,那位末代修士长绝对不会心慈手软。
  
      ‘陷阱门’的出现就是最好的例子。
  
      秦然虽然不知道‘陷阱门’后是什么,但他可以肯定那绝对不是什么值得期待的东西。
  
      而已经出现了一个‘陷阱门’,会不会出现另外一个?
  
      很可能会出现!
  
      秦然的脑海中设想着当时出现的情形。
  
      被挟持的‘继承者’利用对方开‘陷阱门’或者被逼迫的由自己开‘陷阱门’的瞬间,钻入了真正的入口。
  
      接着,真正的入口瞬间封死!
  
      那么,那些挟持者会怎么做?
  
      自然是寻找进入的通道。
  
      已经来到存放有玛瑞林教会遗产的大门外,在这种时候,谁也不会放弃。
  
      ‘陷阱门’和另外一侧的空隙就会成为那些挟持者重点关注的地方,而一旦他们搜查了,就会陷入到另外一个致命的陷阱中。
  
      甚至,狠毒一点的话,完全就可以将陷阱设计成:当真正的入口被从里面关闭时,就会发动一次足够消灭通道内任何生命的攻击!
  
      猜测着可能出现的情况,秦然的眉头越皱越紧。
  
      看似50%的机会,但却几乎要面对100%的死亡,秦然可不会轻易去冒险。
  
      尤其是当他,还有着其它的方式时——
  
      点点白色光芒聚集在秦然的双手上。
  
      淡淡的‘晨曦之力’散发着属于自身的气息。
  
      一种百折不挠的气息。
  
      秦然可没有忘记,他误打误撞中引出瑞德修女雕像变化的事情。
  
      虽然这样的变化只是一次性的,后续并没有再出现变化,但眼前的情况,却并不妨碍秦然再次的尝试。
  
      嗡!
  
      就在‘晨曦之力’出现的刹那,秦然明确的感知到了‘陷阱门’左侧空隙后的颤动。
  
      毫不犹豫的,秦然就走向了左侧的空隙。
  
      并没有费太大的力,就在秦然的手触碰到空隙的墙壁时,整面墙壁就消失不见,一股莫大的吸力出现,将秦然吸入其中。
  
      然后,墙壁又一次的出现了。
  
      随之出现的还有越发浓郁的异香味。
  
      假如说之前秦然闻到的异香味是1的话,那么当墙壁再次出现后,异香味就是100了!
  
      而且,这个浓度还在不断增加着。
  
      一切就如同秦然猜测的那样。
  
      不过,此刻的秦然可没有工夫理会这些了。
  
      被吸入墙壁后,他的身躯就开始飞速的旋转起来,犹如是被塞入了最大功率的洗衣机里。
  
      这种熟悉的感受,让秦然回忆起了第一次去‘掮客’的‘密市’时的经历,但又比那次剧烈多了。
  
      秦然死死咬着牙,不让自己吐出来。
  
      但头晕目眩的感觉,却是越发的浓重了。
  
      秦然不知道自己还能够坚持多久。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就在秦然马上坚持不住的时候,旋转停止了。
  
      十分突然的停止了!
  
      秦然的双脚也踩到了地面。
  
      可残余的旋转感,却让秦然脚步踉跄。
  
      足足过了十几秒后,秦然才站稳了。
  
      晃了晃头,将最后意思眩晕感摒弃出脑海后,秦然打量着身处的地方。
  
      一个不大的房间。
  
      不足20平。
  
      房间内空空荡荡的,只有在中间的位置摆放着那尊由秦然背来的瑞德修女雕像以及在雕像前有着一个类似供桌,又像是书桌的桌子。
  
      不过,这都不是秦然所关心的。
  
      因为,他的目光在第一时间就被桌子上金色、橙色交织而出的大片光芒所吸引了。
  
      一金两橙,三件道具。
  
      尽管早有预料,但秦然的呼吸还是不可抑制的急促起来。
  
      呼呼呼!
  
      连续数个深呼吸后,秦然这才强迫自己冷静下来。
  
      他再一次的大量四周,确认没有危险后,这才缓步的向着瑞德修女雕像所在走去。
  
      随着距离接近,秦然猛地发现,那张桌子上并不是只有三件道具。
  
      而是……
  
      四件!
  
      一本封皮黯淡的书籍摆放在桌子的正中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