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恶魔囚笼 > 第七十三章 观察员
    突兀出现的人影,让女警长异常的警惕,几乎是下意识的就举起了手中的配枪。
  
      “放轻松,我没有恶意!”
  
      “我是乔芬尼,来自‘长者议会’,是一位观察员。”
  
      对方马上高举双手,示意自己的无害。
  
      并且,语极快的介绍着自己。
  
      “‘长者议会’的观察员?”
  
      秦然双眼一眯,细细的打量着对方。
  
      黑灰色的风衣,同色调的裤子、鞋子,面容普通,既像是三十多岁的壮年,又好似二十刚出头的青年,双眼中还残存着惊讶。
  
      没有见过对方!
  
      秦然非常肯定。
  
      虽然对方容貌普通,但秦然对自己还算出色的记忆力十分相信。
  
      至于对方所说的身份?
  
      谁又能够保证是真是假?
  
      所以,秦然没有放松的意思。
  
      他缓步的向着对方走去,身躯始终遮挡着对方可能冲向女警长的路线。
  
      这样无比鲜明的姿态,立刻让对方举起的双手更高了。
  
      “我真的是‘长者议会’的观察员!”
  
      “我有证据!”
  
      “你们只要带我去犹他州立大学,‘格瑞文’的那些人可以证明我的身份!”
  
      “或者我们返回艾特兰市,那里的神秘侧人士,也可以证明——放心,我会保证博斯金不会出事!”
  
      对方高声的喊道。
  
      秦然的脚步一顿。
  
      对于‘长者议会’,秦然了解的不够多。
  
      事实上,除去在神秘侧闻名遐迩的‘二十猎犬’外,‘长者议会’就是神秘的,哪怕所有人都认为他们是疯狂的。
  
      不过,一个疯狂的组织,没有‘正常人’的帮助,是不可能长久存在的。
  
      因为,那种疯狂很可能会让他们自我毁灭。
  
      所以,在秦然的猜测中,‘长者议会’除去疯狂的一面外,必然也有着理智的一面。
  
      很自然的,诸如‘观察员’这样的职位更是不可能缺少的。
  
      不然的话,‘长者议会’怎么获取神秘侧的情报。
  
      因此,在乔芬尼说出‘格瑞文’或者艾特兰市的神秘侧人士都可以证明对方的身份时,秦然就已经有些相信对方的话语了。
  
      至于这是‘格瑞文’布置下的一个陷阱?
  
      秦然并不担心。
  
      ‘格瑞文’的影响力,应该只在犹他州立大学内,根本影响不到艾特兰市,即使双方都在一个洲内。
  
      而恰好的,他在艾特兰市认识一位堪称手眼通天的女士。
  
      秦然掏出了手机拨给了安.拉特里奇.欧肯。
  
      在秦然准确的说出乔芬尼的名字,描述了对方的长相,大约五分钟后,安.拉特里奇.欧肯就给与了准确的答案。
  
      对方并没有说谎。
  
      “看,我没有骗你们!”
  
      乔芬尼放下了高举着的双手,耸着肩膀,表示着自己的无辜。
  
      “你比我想象中知道的还要多呢?”
  
      秦然嘴上随口问道,心底却是一动。
  
      对方的身份没有问题。
  
      可……对方的来意呢?
  
      秦然虽然不知道对方身为‘长者议会’观察员的具体规矩,但就这样大大方方的‘显身’,似乎太过随意了。
  
      那么……
  
      只剩下了一个可能!
  
      ‘骑士’的身份!
  
      除了这一点外,秦然实在是想不到其它了。
  
      “看来‘骑士’的身份,比我想象中的还要有价值,不仅是丹东这样的教会,就连‘长者议会’也被吸引着!”
  
      秦然心底暗道。
  
      同时,目光则是一眨不眨的盯着乔芬尼。
  
      “2567阁下,请您不要用这样盯着我,我只是一个毫不起眼的观察员,而您注定会是大人物!”
  
      “如果不介意的话,请您允许我暂时与您同行——虽然我的观察任务失败了,但剩下的任务,我可不想要出现什么意外。”
  
      乔芬尼说着。
  
      随着对方的话语,系统的提示响起。
  
      【支线任务:血债不愁(完成)】
  
      【获得减少时间:3天!】
  
      ……
  
      秦然不动声色的扫了一眼后,故意挑眉问道:“剩下的任务?”
  
      “您已经顺利的对抗了三次刺杀,按照‘长者议会’的规矩,您是可以有机会加入到我们之中的,所以,我需要去警告一下‘格瑞文’,让他们明白该怎么做才是最正确的!”
  
      乔芬尼神态依旧保持着恭敬,但语气里却有着一丝自傲。
  
      仿佛面对的不是一个在犹他州颇有名声的神秘侧势力,而是一个随手可以打的乞丐。
  
      知道‘长者议会’是多么强大组织的秦然,并不会对此奇怪。
  
      女警长却是目光中浮现好奇。
  
      不过,深知自己对神秘侧一无所知的女警长,并没有在这个时候开口。
  
      她将一切事宜,都交给了秦然。
  
      她相信秦然会做到最好。
  
      而秦然在一番思索后,选择了同意对方的随行。
  
      他一直营造自己‘骑士’的身份,是为了什么?
  
      不就是加深周围人对他新身份的认可,从而掩盖原本的身份吗?
  
      那还有什么是比‘长者议会’更合适的?
  
      神秘、强大、疯狂!
  
      ‘长者议会’名声在外。
  
      是一个非常不错的‘证人’。
  
      当然了,秦然并没有忘记‘丹东’教会。
  
      那个隶属于‘圣遗会’之一的教会,同样是秦然拉来的‘证人’。
  
      两个水火不容的‘证人’,无疑会让他新身份的可信度,直线的拔高。
  
      当然了,也需要秦然更加小心。
  
      毕竟,水火无情!
  
      稍有不慎,秦然就得面对更加困难的局面。
  
      不论是‘长者议会’,还是‘圣遗会’都不是什么好惹的。
  
      “2567阁下,没有想到您竟然是一位‘骑士’!”
  
      在车子重新启动后,坐在副驾驶的乔芬尼就开始了滔滔不绝的话语,那感觉和秦然的好友无法无天类似。
  
      只是,无法无天纯粹是话唠。
  
      而这位‘长者议会’的观察员却是满满的心机。
  
      无数试探的话语,总是隐藏其中。
  
      “我也没有想到。”
  
      “虽然在和迈耶切磋的时候,他就曾猜测的说过我应该是一位‘骑士’,但我却没有一丁点‘骑士’的记忆。”
  
      早有准备的秦然,微皱眉头,略带苦恼意味的说道。
  
      “迈耶?”
  
      “艾特兰市最强的格斗家?”
  
      乔芬尼惊呼着。
  
      “如果没有第二个叫做迈耶的格斗家,那么就应该是是他了。”
  
      秦然点了点头。
  
      “这可真是了不得的……”
  
      乔芬尼的声音越来越低。
  
      但秦然却敏锐的看到了对方脸上的激动。
  
      显然,他的‘价值’,在对方的心中又有了一次提高。
  
      一个‘骑士’和一个能够和艾特兰市最强格斗家切磋的‘骑士’,可是完全不同的概念。
  
      秦然调整了一下坐姿,准备应付对方之后的试探。
  
      而就在秦然与乔芬尼的对话中,女警长驾驶的车子来到了犹他州立大学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