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恶魔囚笼 > 第七十四章 前倨后恭
    犹他州立大学在夜晚的路灯下,显得分外静怡。
  
      绿意丛丛的灌木,沿着一颗颗梧桐有序的种植在学校内,一条条柏油小道上,或是单独,或是双行,更多的却是成群结队的学生们。
  
      嬉笑、打闹声,时不时的传来。
  
      顿时,静怡中就出现了洋溢着青春气息的活力。
  
      “真是美好!”
  
      哪怕女警长都不由的感叹起来。
  
      秦然没有任何的反驳。
  
      因为,他很清楚,这是一份难得的美好。
  
      一旦这些学生从校园离开后,这份美好会很快的逝去。
  
      外面的世界,会告知他们几近残酷的现实是多么的可怕。
  
      只要是活着的人,就都无法逃避这份可怕。
  
      至于选择死亡?
  
      他这个过早接触到了现实可怕的人都在用力挣扎着,这些对未来充满希望的学生们,又怎么可能去选择。
  
      “在那里!”
  
      站在秦然身旁的乔芬尼却没有过多理会女警长的感叹。
  
      一下车,他就在寻找着自己的目标:‘格瑞文’结社的人。
  
      事实上,这样的寻找远比想象中容易的多。
  
      一位身穿黑色礼服的年轻人正从大门处,向着他们走来。
  
      黑色的礼服类似西装又有些像燕尾服,金色的扣子,是服饰本身唯一的配饰。
  
      秦然可以肯定,那是黄金,而不是其它的金属。
  
      拿黄金做扣子?
  
      是学生?
  
      还是‘格瑞文’组织的人?
  
      秦然猜测着。
  
      而很快的,那位年轻人,就给出了答案啊。
  
      “特瑞沙警长和2567先生吗?”
  
      “还有这位是……”
  
      “乔芬尼。”
  
      “还有这位乔芬尼先生请跟我来,‘格瑞文’的诸位阁下已经等待多时了!”
  
      在乔芬尼报出姓名后,年轻人就径直向着校园内走去。
  
      根本没有顾忌到三人是否跟上来了。
  
      面对着年轻人的无礼,女警长、乔芬尼都是下意识的一皱眉后,这才跟上了对方的脚步。
  
      秦然却是不动声色,他一边跟在对方的身后,一边查看着四周。
  
      对于‘格瑞文’会知道他们来,秦然一点都不奇怪。
  
      恐怕在女警长来找他时,那位验尸房的看管者就向‘格瑞文’的人报信了。
  
      真正令秦然感到好奇的是……周围的学生!
  
      之前还充满了活力的学生们,在看到年轻人时,立刻就面带惊慌的退到了道路的一边,让年轻人先行。
  
      并且,用一种好奇、怜悯、不忍的目光打量着他。
  
      “犹他州立大学中隐秘的结社吗?”
  
      秦然心底默默回忆着他曾看过的有关描述‘格瑞文’的书籍。
  
      不过,似乎书籍上的描述有些不太准确。
  
      至少,眼前年轻人的行为可称不上是‘隐秘’。
  
      在秦然的注视中,年轻人快步走在最前面,一路上所有的人都选择了退让,包括几个明显是老师模样的人。
  
      走在头前的年轻人面容上浮现出了一丝得意。
  
      得意的神情与惊慌的神情形成了强烈的对比。
  
      秦然觉得他心中曾经幻想出对大学的美好期待,在这短短的时间内被破坏殆尽了。
  
      似乎与他过早接触到的残酷现实没有什么不同。
  
      而且,更加的直接!
  
      没有了什么试探后的寒暄,有着的只是直来直往的压迫。
  
      特别是当发现一些夹杂在好奇、怜悯、不忍目光中的幸灾乐祸时,秦然的眉头忍不住的一皱。
  
      就仿佛是正准备享用一大锅美味鲜汤,突然发现汤上面浮着一颗老鼠屎,而且这颗老鼠屎正在召唤更多的老鼠屎出现。
  
      无比的难受!
  
      不仅仅是秦然,女警长也是这样。
  
      脾气暴躁的女警长不停的深呼吸,用博斯金来提醒自己,不要动手。
  
      对于女警长来说,最讨厌的就是仗势欺人后自鸣得意的家伙。
  
      眼前的年轻人无疑就是一个标准。
  
      至于乔芬尼?
  
      这位‘长者议会’的观察员,可没有那么多的顾忌,在看到秦然皱眉时,就猛地上前两步,抬脚踹向了正在自鸣得意的年轻人的.屁.股。
  
      自认为在敌人面前展现了自身‘勇武’的年轻人可没有想到他会遭受到袭击。
  
      一个姿势难看的狗啃屎后,上一刻还面带得意年轻人就狼狈的摔倒在了地面。
  
      周围的学生们顿时发出一声惊呼。
  
      有几个学生更是殷勤的跑到年轻人面前,将年轻人搀扶起来。
  
      其中一个更是指着乔芬尼大吼道。
  
      “你知不知道你在做什么?”
  
      “他可是……”
  
      话语还没有说完,就打住了。
  
      被搀扶起来的年轻人并没有领情,一把推开了搀扶着自己,冲乔芬尼大吼的学生,捂着流出鲜血的面容,以一种愤恨的目光看着包括秦然、女警长在内的三人。
  
      对方很显然,不光记恨着乔芬尼,连带着秦然、女警长也算在内了。
  
      “你们完蛋了!”
  
      “我会让你们知道在这里做出这样的事情后,你们会付出什么样的代价,尤其是你这个被‘格瑞文’阁下们指名道姓的家伙,一定会生不如……”
  
      年轻人指着秦然,低吼着。
  
      可是——
  
      啪!
  
      乔芬尼上前一记耳光。
  
      干脆利落的将对方还未说出的‘死’字扇了回去。
  
      “你……”
  
      啪!
  
      年轻人还想要开口,乔芬尼毫不留情的又是一记耳光。
  
      这一次,年轻人老实了。
  
      尽管他的双目中尽是恨意,但却聪明的选择了闭嘴。
  
      “一个稍微沾染了一些神秘侧的家伙,就敢这样的威胁我……嘿嘿!”
  
      乔芬尼的脸上浮现了一抹阴沉的笑容。
  
      浓郁的杀气,充斥在这个笑容中。
  
      与面对秦然时,表现出的恭敬、微笑,此刻的乔芬尼完全就像是换了一个人。
  
      或者更加准确点说,此刻的乔芬尼才是真正‘长者议会’调查员的模样。
  
      完全没有经历过被杀气的年轻人,在看到乔芬尼的笑容后,就全身颤抖起来,之后,更是再次摔倒在了地上。
  
      “别过来!你走开!”
  
      年轻人手脚并用,连滚带爬的向后退去。
  
      边退边喊,直到他撞在了一个人的腿上。
  
      在看到这个人后,年轻人仿佛看到了救星一般。
  
      “阁下,是他们……”
  
      但这个人,包括跟这个人同来的两个人,理也没有理对方,就径直走到了乔芬尼的面前。
  
      以异常恭敬的口问道。
  
      “见过乔芬尼阁下!”
  
      “抱歉,我们的学徒冲撞了您,我会给他应有的惩罚,希望您不要因为这样的事情,而追究‘格瑞文’的其他人。”
  
      说着,三个人同时弯腰行礼。
  
      刹那间,周围的所有人都傻了。
  
      他们不可置信的看着那三个拥有强大莫测力量的‘阁下’。
  
      三位‘阁下’在做什么?
  
      那个人是什么人?
  
      怎么会这样?
  
      尤其是那个带路的年轻人,这个时候完全的不明白发生了什么。
  
      但他明白,他如果真的接受惩罚的话,他会没命的。
  
      为了保住自己的小命,年轻人迅速的从地上爬起来,他要向乔芬尼求情。
  
      不过,马上的,年轻人就再次无力的摔倒在地。
  
      甚至,裤裆处湿润一片。
  
      因为,年轻人看到被三位‘阁下’无比恭敬对待的乔芬尼竟然转身对那个他才刚刚威胁过的人行礼了。
  
      就如同是‘格瑞文’三人一样。
  
      乔芬尼弯腰鞠躬,毕恭毕敬的问道。
  
      “阁下,您怎么看?”找本站搜索"CM"或输入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