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恶魔囚笼 > 第八十一章 召唤
天才壹秒記住『→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面对一个故意藏拙、隐藏着底牌的敌人,有人愿意去踩雷,秦然真的是求之不得。
  
  ‘丹东’教会的主祭根本没有发现秦然的后退。
  
  两位修女、那位中年神父同样没有。
  
  在听到秦然的话语后,他们的注意力就被躺在地上、蜷缩着身躯的哈罗德特教授所吸引了。
  
  特别是当那位主祭靠近后,更是如此。
  
  他们都想要看看,从哈罗德特身上是否会发现什么不一样的东西。
  
  须发皆白的主祭走到哈罗德特的身前,一弯腰就要向着对方的怀里摸去。
  
  而就在这时,倒在地上,仿佛是死了一般的哈罗德特突然的睁开了双眼,赤红如焰般的光芒从那双眼中射出。
  
  主祭一愣,下意识的就要后退,命令周围的人继续围攻对方。
  
  可随即,他才惊骇的发现,周围的教会修士竟然一个个带着惊恐的吼声,只知道四处乱跑。
  
  即使有镇定的,也是站在原地浑身颤栗。
  
  哪怕是两位修女和那位神父都不例外。
  
  秦然也是这样。
  
  “完了!”
  
  绝望的念头从这位完全不知所措的主祭心中升起。
  
  慌乱的对方根本没有发现秦然与周围人的颤栗是有着根本性区别的。
  
  周围的人,是恐惧、害怕。
  
  秦然是激动!
  
  发自内心的激动!
  
  因为,这种气息他太熟悉了!
  
  【恐惧灵光】!
  
  或许因为身体的缘故,【融合之心】有着排斥等原因,威力下降了不少,但秦然可以肯定,那气息就是来自变身恶魔后的【恐惧灵光】!
  
  如果说,之前秦然还有着最后一丁点不确定的话,随着哈罗德特的变化,也随之烟消云散了。
  
  一直以来,秦然对温彻斯特之家中那个被‘掏走心脏’尸体的疑惑也揭开了。
  
  心脏留在尸体中被执法者发现,固然是一个不错的迷惑手段。
  
  但又怎么能够比得上‘我’被杀死了,被别人抢夺了‘心脏’更加的令人信服呢?
  
  让‘我’死亡!
  
  出现一个‘替死鬼’,这才是‘我’最终的布局!
  
  看着散发着类硫磺气息的哈罗德特,秦然搞清楚了‘我’的那个更好的安排!
  
  然后,他看向了哈罗德特。
  
  现在!
  
  要物归原主了!
  
  “救、救命!”
  
  面对着重新站起来的哈罗德特,死亡的恐惧让‘丹东’教会的主祭大人放声嘶喊起来。
  
  这个时候,这位主祭大人完全没有想到自己的尊贵了。
  
  死亡面前,一切平等。
  
  这位主祭大人自认为的高贵,并不能够比别人好多少。
  
  求生的嘶喊声完全变音。
  
  但这位主祭大人根本没有停下的打算。
  
  直到……
  
  这位主祭看到了秦然!
  
  挥舞着大剑,面带无畏冲来的秦然。
  
  “我,仁慈对待弱者。”
  
  “我,勇敢面对强敌。”
  
  “我,毫不保留的对抗罪人。”
  
  “荣耀,既吾命!”
  
  高声的呐喊,在纷乱人群中是那样的清晰。
  
  再纷乱的呼喊声,也无法掩盖这样的呐喊。
  
  它好似胜利的旌旗,在夜晚中、月色下迎风招展。
  
  两位修女、那位中年神父全身一颤。
  
  他们看着秦然冲锋的背影。
  
  不知觉的,本就不是完全版【恐惧灵光】的影响开始骤然下降。
  
  那些奔跑的修士们也停下了脚步。
  
  他们依旧感到害怕。
  
  但却不再是无助。
  
  因为,有人面对强敌,依旧在带头冲锋!
  
  他们看到了可以信赖的背影!
  
  不过,这一切,这位主祭却没有看到。
  
  他看到的只是自己生的希望。
  
  面对着越来越近的秦然,他大喜过望。
  
  这一刻,在这位主祭的心中已经升起了要原谅之前秦然无礼举动的念头了。
  
  甚至,还出现了进行‘赐予’时,会让秦然少受点痛苦的想法。
  
  特别是当秦然挡在他身前,独自面对哈罗德特后,这位主祭越发的坚定了这样的想法。
  
  “退后!”
  
  秦然大喝一声。
  
  同时,大剑挥出!
  
  呜!
  
  令人头皮发麻的破空声中,大剑对着哈罗德特当头劈下。
  
  而双眼如焰的哈罗德特却只是一抬手。
  
  那只本该是人类模样的手掌,瞬间就变得巨大、尖锐,完全由熔岩组成。
  
  熔岩之手与秦然的大剑碰撞了。
  
  铛!
  
  好似洪钟大吕的鸣响中,秦然与哈罗德特各退一步。
  
  不分上下!
  
  平分秋色!
  
  “吼!”
  
  面对着这样的结果,哈罗德特感到了不满。
  
  一声充斥着低沉、混乱的吼声中,哈罗德特突然的后退了。
  
  然后,一双烈焰组成的双翼从对方的背后伸出。
  
  轰!
  
  一道20米的烈焰冲击,覆盖对方面前。
  
  包括……那位躲闪不及的‘丹东’教会的主祭阁下。
  
  灼热的高温,烈焰的吞噬,迅速的掠夺了这位阁下的生命。
  
  连一声惨叫都没有发出,这位阁下就彻底的成为了一具焦尸。
  
  “主祭阁下!!”
  
  周围逐渐恢复的修士们纷纷惊呼起来。
  
  两位修女和那位中年神父全部一愣。
  
  虽然不认同主祭的性格,但对方身为‘丹东’教会的高级神职人员却是不可获取的。
  
  只有对方能够打开‘丹东’冕下的祭坛!
  
  对方死亡的话……
  
  真的是要毁灭整个‘丹东’教会了!
  
  想到这,三人心底的哀伤、愤恨全都涌上心头。
  
  他们转身就要找哈罗德特拼命。
  
  但有一个人比他们更快!
  
  秦然!
  
  似乎是因为主祭的死亡,被激怒了一般。
  
  秦然完全放弃防守,以不要命的打法和哈罗德特纠缠在了一起。
  
  看着这一幕,丝丽.丹东微笑了起来。
  
  “我没有看错人,他是一位真正的骑士!”
  
  “也是……伟大的丹东给予我们的希望!”
  
  修女这样的说道。
  
  “我们应该给予真正的骑士以帮助!”
  
  较为年轻的修女说道。
  
  “面对邪恶,我们理应并肩作战!”
  
  那位神父说道。
  
  接着,三人对视一眼,同一时间的选择了单膝下跪。
  
  “战意盎然的丹东啊,您的麾下正在激战邪恶!”
  
  “他需要您的帮助!”
  
  “您的剑,将成为他的剑!”
  
  “您的盔甲,将成为他的盔甲!”
  
  “您的披风,将成为他的披风!”
  
  “他将为我们带来胜利!”
  
  “带来荣耀!”
  
  ……
  
  宛如圣歌般的赞颂。
  
  亦如圣歌般的神奇。
  
  歌声落下,艾特兰市某地发生了轻微的震动。
  
  三道白色的光芒,犹如流星般划破天际,直直的落在了秦然的身上。手机用户请浏览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