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恶魔囚笼 > 第八十五章 上钩
“可以出来了吗?”
  
  “不速之客!”
  
  秦然靠在温泉的池子内,并没有移动、调整身体的打算,就这样缓缓的说道。
  
  略感熟悉的藏踪匿迹方式,足以让秦然猜到对方来自哪里。
  
  ‘长者议会’!
  
  在与乔芬尼这位观察员接触的一个多月后,对方嘴中的‘高层邀请者’终于出现了,还是以相当直接的方式。
  
  这种擅入宿敌势力的作风,真的是充斥着‘长者议会’的风格。
  
  “不速之客?”
  
  “你应该提前接到了通知才对!”
  
  清冷带着寒意的声音中,若隐若现的身影变得清晰起来。
  
  氤氲的热气向两侧翻滚,犹如两排侍者,在迎接着那道身影的到来,而对方则宛如高高在上的贵族,凭空立在水面上,用一种俯视与审视的目光看着秦然,并且,丝毫没有介意性别的不同。
  
  “我接到的通知里可没有告诉我泡温泉时还应该穿戴整齐。”
  
  秦然强调着。
  
  同时,他的目光打量着眼前的女人。
  
  姣好的容貌与身材,一头白金色的长发披肩而下,在水雾中散发着别样的光彩,当然,最让秦然注意的是对方的武器。
  
  一柄狭长的带鞘长剑。
  
  仅仅是略微注视,秦然的耳边就仿佛响起了亡灵的哀嚎与精神的判定。
  
  强大的武器!
  
  不论是长剑本身,还是因为杀戮造成这样的现象,都足以让秦然在意。
  
  特别是当这柄长剑握在一个满是威胁之人手中时,看似放松的秦然,早已经全身戒备。
  
  做好了一旦出现任何变化,随时反击的准备。
  
  “很好!”
  
  “总算出现了一个还算合格的家伙!”
  
  对方似乎是察觉了秦然的戒备。
  
  不过,对方非但没有恼怒。
  
  相反的,还带着赞赏点了点头。
  
  总算?
  
  秦然一怔。
  
  据他所知,最近数年来,并没有出现‘二十猎犬’被替代的事情。
  
  那么,这个‘总算’是怎么来的?
  
  下意识的,秦然想到了乔芬尼这位‘长者议会’观察员的异常表现,还有眼前这位‘高层邀请者’出现的时间。
  
  事实上,在从犹他州立大学返回欧肯庄园后,秦然就做好了‘迎接’对方的准备。
  
  但是,对方的速度大大的超出了秦然的预料。
  
  在秦然原本的估计中,对方会很快出现在他的面前,可足足一个多月,对方都没有任何的动静。
  
  一直到现在。
  
  难道?
  
  心底浮现了数个猜测的秦然,面带微笑的看着对方。
  
  “保持一些谨慎就算是合格了?那我对加入‘长者议会’的想法,就得多考虑一些了!”
  
  “还是刚刚哈罗德特才是你们搞出的测试?”
  
  “如果是真的话,我该赞叹一句,不愧是长者议会吗?”
  
  秦然缓缓的说着,话语的内容半真半假。
  
  他的目光不着痕迹的盯着对方。
  
  他希望从对方的脸上看到些什么,来证实自己的猜测。
  
  但可惜的是,眼前的女人的神情完全没有任何的变化,自始至终的都保持着一种冷淡。
  
  “想要知道更多的话,签下这份契约,加入‘长者议会’,你就会知道一切!”
  
  对方回答着。
  
  语气十分的生冷,手里则多出了一张羊皮卷。
  
  秦然的目光扫过羊皮卷上的内容,大致是不可背叛‘长者议会’等条款,下面细细的分属了一些身为‘二十猎犬’的权利和义务。
  
  秦然仔细的阅读后,竟然发现条件很不错,甚至称得上是优厚。
  
  不过,就算是再好的条件,秦然也不会将自己的名字签上去。
  
  早已经有了计划的他可不想要将自己彻底的套在‘长者议会’上。
  
  “我可以不签吗?”
  
  秦然这样的问道。
  
  锵!
  
  清亮的出鞘声中,对方腰间的长剑就化作一道光,直刺秦然的咽喉。
  
  但一条绷带却更快!
  
  “Ms!”
  
  秦然一声低喝,【拳手绷带】就如同箭矢一般蹿出,接着化身为灵蛇,迅速的缠绕起来。
  
  不仅仅是对方的握剑的手腕,也包括对方的身体。
  
  感知到【拳手绷带】缠绕的位置,对方面容越发的冰寒了。
  
  刺出的长剑猛地收回,向着【拳手绷带】割去。
  
  她有把握,自己的剑可以轻易的切割这根烂布条,以及……这根烂布条的主人。
  
  但就在剑锋即将接触到【拳手绷带】时,眼前的女人突然停下了动作。
  
  因为,一股比她手中剑锋还要锋锐数倍的气息正直直的对准了她!
  
  秦然的右手上‘晨曦之力’宛如实质般的缠绕着,虽然手掌没有抬起,‘晨曦之力’也是蓄势待发。
  
  但她相信,只要她稍有动作,秦然就会给与她毁灭性的打击。
  
  所以,她停下了动作。
  
  尽管有着‘二十猎犬’的名声,但她可不愿意就这么死在这里,尤其还是一个顺手而为的任务中。
  
  咔!
  
  那把狭长的剑收了起来。
  
  剑柄与剑鞘碰撞的声音中,【拳手绷带】又一次飞回到了秦然的手上,凝聚的‘晨曦之力’也逐渐散去。
  
  在不足蓄力3秒时,【晨曦之剑】的消散,对于秦然来说还是非常容易的。
  
  秦然又一次的泡回了温泉中,面带笑意的看着对方。
  
  “你知道你这么做,会有什么下场吗?”
  
  仿佛是心中不服,对方声音冰寒的问道。
  
  “知道!”
  
  “所以,我停下了,不然你认为你可以躲开之前的一击吗?”
  
  秦然微笑依旧的点了点头。
  
  面对事实,对方并没有反驳。
  
  出其不意下,她确实是躲不开。
  
  “我对‘长者议会’没有恶意,即使我不想加入它,也只是因为我的记忆出现了问题我需要找到我曾丢失的记忆,当时候,我会给予你一个明确的答复。”
  
  秦然这样的说道。
  
  “你以为‘长者议会’是商人吗?”
  
  “会给你讨价还价的权利?”
  
  对方冰寒的声音中出现了讥讽。
  
  “我认为一切都可以商量,只要价码足够!”
  
  “对于之前我和哈罗德特的战斗,你怎么看?”
  
  秦然问道,可没有等对方回答,就再次加快了语速,自顾自的说道:“当然,我是说哈罗德特的力量那样的力量,可不应该是‘格瑞文’的人能够掌握的,而更加有趣的是,哈罗德特千方百计的组成了‘格瑞文’后,却又突然的放手,甚至为了一些记载大众皆知的神话传说之物的书籍而杀人米口……你认为其中发生了什么?”
  
  “你是说?”
  
  满是冰寒的面容中,出现了诧异。
  
  她亲眼目睹了之前的战斗,虽然惊讶于哈罗德特力量,但却因为目标是秦然,没有往深里去想。
  
  现在,当秦然再次提出后,她立刻就发现了不同之处。
  
  神秘侧的力量千奇百怪,但终归是有迹可循的。
  
  烈焰、熔岩、硫磺等等组合后,只可能指向一个地方。
  
  一想到那个地方,面如冰霜的‘二十猎犬’之一的呼吸,变得急促起来。
  
  “我什么都没说,这只是你的猜测!”
  
  “同样的,也是我的‘买命钱’‘长者议会’愿意给与我一些时间,去寻找我的记忆吗?”
  
  秦然一摊手,看着对方问道。
  
  “你最好保证你说的是真的!”
  
  对方说完,就又一次隐秘与雾气中,迅速的消失不见了。
  
  看着对方消失的地方。
  
  秦然眯起了双眼。
  
  “第一步,完成!”
  
  他心底暗道。
  
  然后,听着外边传来的脚步声,立刻拿起了一旁的衣物,迅速的穿戴起来。
  
  【晨曦之剑】没有击出,但造成的声势,足以让外面的人发现不对劲了,而他可没有什么特殊的癖好。
  
  暴.露.一次就够了。
  
  第二次?
  
  他可是敬谢不敏的……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