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恶魔囚笼 > 第八十六章 查询

  当秦然重新穿上自己的衣物后,丝丽.丹东与格莉特,还有那位不知姓名的中年神父快步的走了进来。
  
  三人的神情中,带着说不出的紧张。
  
  直到看到秦然安然无恙后,神情中的紧张才稍缓。
  
  “刚刚发生了什么?”
  
  尽管秦然安然无恙,但丝丽.丹东仍然满是担忧。
  
  “是‘二十猎犬’,我曾经击杀过他们之中的一位,恰好的是,我又安然无恙,所以,她前来对我发出了邀请……当然,我没有答应。”
  
  秦然没有隐瞒。
  
  事实上,这些事情,想要隐瞒也是不现实的。
  
  以‘丹东’教会在艾特兰市的势力,想要调查这件事,真的是轻而易举。
  
  与其隐瞒被揭露,还不如坦诚的说出一切。
  
  深知信任重要性的秦然,可不愿意因为一丁点的差错,将好不容易得来的大好局面葬送。
  
  丝丽.丹东三人在听到秦然最后一句时,不约而同的松了口气。
  
  “2567,你的选择是正确的。”
  
  “‘长者议会’里的人,就是一帮疯子!”
  
  “和他们在一起,只会迎来毁灭!”
  
  年轻的修女格莉特这样的说着。
  
  不知名的神父也是赞同的点了点头。
  
  唯有丝丽.丹东发现了什么,这位老修女沉吟了一下后,对着身边的两人说道:“格莉特、瑞曼能够给我和2567一点空间吗?一些事情,我需要向2567询问。”
  
  “当然!”
  
  面对德高望重的丝丽.丹东,两人没有拒绝的走了出去。
  
  确认两人都离开后,丝丽.丹东再次的看向了秦然。
  
  “2567,你说没有答应……同样的,你也没有拒绝吗?”
  
  老修女问道。
  
  “是的。”
  
  面对着老修女的问话,秦然同样选择了坦诚,他看着对方仁慈、清澈的双眼,缓缓的说道:“因为,到现在为止,我都搞不清楚,我究竟是什么人——我没有自己的记忆,虽然您认为我是骑士,但我也有可能是其他什么人,哪怕我表现出的很像是一位骑士。”
  
  “所以,我认为我应该主动的去寻找答案,而不是被其它事情、势力所牵绊。”
  
  一边说着,秦然一边向着老修女弯腰行礼,以示歉意。
  
  并不是敷衍了事的那种,而是真心实意的。
  
  他在为之前和以后欺骗、利用眼前的老修女而抱歉。
  
  同样的,他也是在委婉的拒绝,不会加入到‘丹东’教会内。
  
  “是这样吗?”
  
  老修女看着秦然,不由发出了长长的叹息。
  
  天性的仁慈、善良,让老修女搀扶起了秦然,并且,没有再开口做出邀请。
  
  “每个人都会有着自己的决定,谁也无法面前,特别是当他心怀光明的时候。”
  
  “如果‘丹东’教会遇到了麻烦,我能够邀请你的帮助吗?”
  
  老修女问道。
  
  “当然!”
  
  “我从不介意向弱者、被迫害一方伸出援助之手!”
  
  秦然斩钉截铁的说道。
  
  这样干脆的回答,令老修女多出了一分笑容。
  
  “丹东修女,我可以查看一下哈罗德特的物品吗?”
  
  “您知道的,他曾出现在温彻斯特之家爆炸案的现场,而我就是在那里失忆的,如果您允许我邀请特瑞沙警长的话,我会更加的感激不尽。”
  
  “没问题,‘丹东’教会会全力配合你的。”
  
  脸上带着笑容的修女没有拒绝秦然。
  
  很快的,哈罗德特的所有物品和女警长就出现在了另外一个干净整洁的房间内,其中还包括一套适合年轻人穿戴的便服。
  
  并不是什么奢华的牌子,就是很简单的那种。
  
  与曾经和博斯金在打折店购买的差不多。
  
  对此,秦然没有任何的抱怨。
  
  他通过书籍了解过,‘丹东’教会是一个坚持‘艰苦朴素’理念的教会,看看三位高级神职人员的衣物就知道,这并不是说说而已。
  
  当然,秦然本人也不太在意这些。
  
  “果然,之前的事情是你搞出来的!”
  
  “这些是你的收获?”
  
  “我还以为你会在欧肯庄园里养老呐!”
  
  近一月不见,一头耀眼红色头发的女警长,看着走进来的秦然,径直的说道。
  
  话语有些冲,但很符合女警长火爆的脾气。
  
  秦然并不讨厌这样的性格。
  
  至少,比那些表面笑容,暗地中捅刀子的人强多了。
  
  尤其是当他知道,该如何应付这样的人之后。
  
  “如果我没在欧肯庄园的话,根本没有可能有现在的收获,安.拉特里奇.欧肯不是一个仁慈的女人,你想要获得,总得付出才行——这些事哈罗德特的物品,之前发生的事情也和对方有关。”
  
  秦然大致的讲述了刚刚发生的事情。
  
  接着,秦然略带打趣的说道。
  
  “我希望你这一个月里不是只知道抱怨我,而没有好好的去翻阅博物馆被盗取物品的资料。”
  
  “怎么可能?”
  
  “我现在简直能够称之为考古专家了!”
  
  女警长说着就向那一大摞书籍走去。
  
  不过,女警长并没有马上翻阅,而是沉吟了片刻后,看向了秦然。
  
  “哈罗德特,在温彻斯特之家爆炸案中算是最终的得益者吧?”
  
  她问道。
  
  “死无全尸的得益者?”
  
  “我宁肯不要!”
  
  秦然故作感叹着,然后,不得女警长再询问,就拿起了眼前的书籍。
  
  看着秦然的样子,女警长一耸肩,也加入到了翻阅的行列中。
  
  感受着女警长目光的移开。
  
  秦然心底松了口气。
  
  将女警长引向一个错误的答案并不容易。
  
  不单单是因为双方的关系,会让秦然有着一丝负罪感,还因为女警长不是笨蛋!
  
  相反,这位女警长头脑清晰。
  
  如果不是不够真正意义上了解眼前副本世界的神秘侧,秦然绝对不敢冒险用这样的误导的手段。
  
  不过,随着女警长的认可。
  
  很大一批人也会认可的。
  
  随着这批人的认可,他计划中的有一步,就算是完成了。
  
  而接下来的一步,则需要依靠另外一个人了。
  
  只是,那是之后的事情。
  
  现在,他需要在眼前的书籍卷轴中,找到他想要的答案。
  
  唰唰唰!
  
  很快的,整个房间内,就剩下了两道书页翻动的声音。
  
  接着……
  
  其中一道声音,微不可查的一顿。颓废龙说ps第二更~求推荐、求订阅啊~苦逼、心塞的肥龙需要大家的支持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