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恶魔囚笼 > 第八十九章 到来
    艾特兰市郊洲际公路上,一支车队快正马力全开的急而行。』』天』籁小说WwW.⒉3TXT.COM
  
      居中的车子内,一个身材壮硕,面颊鼓起,颧骨高耸,颇具威严的中年男子抬手接过了幕僚递来的雪茄。
  
      精心烤制,略沾酒液的雪茄,在中年男子的吞吐下,烟雾迅充斥在整个车厢内。
  
      夹杂着酒味的烟雾,令中年男子惬意的靠在了车座中。
  
      他微眯着双眼,似乎是漫不经心的开口道。
  
      “那个女人还不愿意屈服?”
  
      “她最近正春风得意,变得有些忘乎所以了。”
  
      幕僚一边说着,一边拿起了烟灰缸,以几乎半跪的方式蹲在了中年人的面前,看着中年人将烟灰弹落后,这才继续的说道:“她主要的依靠就是迈耶,还有那个突然冒出来的2567。”
  
      “迈耶,我们已经调查过了,这个格斗家只是因为约定而在一定范围内保护着安.拉特里奇.欧肯罢了,我们只要不伤害对方,就不会有任何的问题!”
  
      “至于那个2567?”
  
      “他可有趣多了!”
  
      “在西米徳.欧肯被炸死的地方,2567很不幸的被波及了,人没有受到什么伤,但却失忆了,基本上可以肯定他的失忆是真的,不过,我们在调查2567的身份时,现了一些有趣的东西。”
  
      幕僚一手捧着烟灰缸,一手从座位上拿起了公文包,掏出了早就准备好的文件,递到了中年人的面前。
  
      中年人顺手接过,却没有打开,而是放在了一边。
  
      早就熟知中年人习惯的幕僚,不以为意。
  
      他继续说道:“这位2567先生在没有失忆前,表现平平,和一般薄有资产的年轻人没有什么两样,以旅行者、冒险家自居,实际上就是无所事事!但失忆后,却表现出了强大的枪术、格斗能力,还有一些骑士才能够使用的力量,枪术、格斗能力是可以学习的,但是骑士的力量却是传承。”
  
      “所以,按照2567的年龄,我们搜索了最近2o年中,消失的教会骑士,大约有五个人选,而在将2567擅长踢腿术,枪术为特点的话,人选只剩下了一个:‘鹫骑士’德尔科博!更加巧合的是,那位‘鹫骑士’德尔科博最后出现的地方就是玛塔姆洲的西丽迪,2567的家乡就在那里。”
  
      “我认为在狮鹫教会的修女、神父、主祭全部战死后,这位身患重伤、命不久矣的‘鹫骑士’彻底的放弃了复兴狮鹫教会的想法,转而隐居在玛塔姆洲的西丽迪,等待死亡的降临!恰好的现了当时表现出相当天赋的2567,也许是心底的不甘,让这位‘鹫骑士’临死前,训练、教导了2567。”
  
      “当然,狮鹫教会的核心传承,2567并没有掌握——也许是时间来不及,又或许是2567没有通过‘鹫骑士’的考验。”
  
      说到这,幕僚略显嫉妒却又鄙夷的一撇嘴。
  
      嫉妒是因为秦然这种平民竟然接触到了令人羡慕不已的教会传承。
  
      鄙夷则是因为秦然得到这样机会却不珍惜,真的是暴殄天物。
  
      如果换做是他?
  
      以他的聪明才智,不仅要获得狮鹫教会的传承秘术,连传承之物也可以搞到手。
  
      这些念头在幕僚心中转动着。
  
      不过,嘴上却没有停下。
  
      “我们在西丽迪的墓园里找到了2567家族的墓地,除去2567的父母、祖父母等之外,还有一座没有标记姓名的坟墓,我们的人打开验尸后,确认就是‘鹫骑士’的尸体,身上的伤痕与当年战斗记录中留下的一致,随身的陪葬品中也找到了狮鹫教会的徽章,可惜的是‘鹫骑士’的盔甲、佩剑,不知所踪。”
  
      幕僚的脸上浮现了浓浓的遗憾。
  
      当年狮鹫教会中,鼎鼎大名的‘鹫骑士’所使用的盔甲、武器,可不是简单的东西,至少都是传承级别的。
  
      中年男子扫了一眼自己的幕僚,就再次自顾自的吸起了雪茄,没有更多的话语。
  
      既没有对自己幕僚的话语给予评价,更没有对话语中的秦然有什么追问。
  
      似乎在他看来,秦然就是不值一提的。
  
      哪怕牵扯到了曾经辉煌一时的狮鹫教会和威名赫赫的‘鹫骑士’。
  
      同样的,那位讲述一切的幕僚在遗憾消退后,就专心致志的为眼前中年男子端着烟灰缸。
  
      仿佛,这才是他的本职工作。
  
      至于刚刚的讲述?
  
      则犹如是饭前笑话一般。
  
      车队继续的行驶,一直到欧肯庄园时,才放缓了度,由庄园的保镖们指引着来到了庄园的门前。
  
      “装模作样!”
  
      幕僚扫视着周围的保镖、电子探头,这样的评价着。
  
      而在中年男子没有阻拦后,评价很快就变成了耻笑。
  
      在这位幕僚看来,欧肯庄园的这种布局,简直就是对庄园本身的一种侮辱。
  
      用这么多无用的东西遮挡着庄园本该有的雄伟,完全就是乡下人的做法。
  
      当然了,在看到安.拉特里奇.欧肯时,这位幕僚双眼一亮。
  
      那种亮光就好似是饿狼看到了肉。
  
      不过,很快的就隐没了。
  
      因为,他知道,就算一切顺利,眼前的女人也不会有他的份。
  
      他只是一个幕僚。
  
      可不是他所服务的那位大人,犹他州的州长:德布罗。
  
      幕僚一侧身,恭敬的迎接着,中年男子下车。
  
      而站在远处的安.拉特里奇.欧肯更是带着艾特兰市大部分的高层,以最为隆重的方式迎接上来。
  
      安.拉特里奇.欧肯本人更是精心打扮。
  
      黑色的晚礼服,既不失她寡妇的身份,却又露出了她精致白皙的锁骨,衬托着令人神魂颠倒的容颜,让周围的灯火都变得黯然失色了。
  
      “晚上好,德布罗州长。”
  
      “欢迎您参加我的就职晚宴。”
  
      安.拉特里奇.欧肯一手捏着裙角,一手放在胸.腹间,略微弯腰。
  
      行了一个战后才开始出现的女士新礼。
  
      抛弃了以往的繁复,多了一丝简练,由刚刚成为市长的安.拉特里奇.欧肯来做,更是恰到好处。
  
      但所有人都能够看出,那位州长根本是无视安.拉特里奇.欧肯,目光只是打量着欧肯庄园。
  
      “西米徳.欧肯的庄园吗?”
  
      “不错。”
  
      说着,德布罗就绕过了安.拉特里奇.欧肯,向着庄园内走去。
  
      安.拉特里奇.欧肯身体一僵,精心打扮过的妆容也难掩这位女士的愤怒。
  
      周围一同随行的艾特兰市高层们更是不知所措,他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最终的目光又放在了安.拉特里奇.欧肯的身上。
  
      只不过,这些目光中,却夹杂着幸灾乐祸。
  
      跟在德布罗身后的幕僚,扫过周围艾特兰市高层们的目光,又看了看自己所服务大人的神情,立刻出了一声轻笑。
  
      “欧肯女士,我……”
  
      轰隆!
  
      更加刻薄、恶毒的话语刚准备出口,一声似炸雷似爆破的巨响传来。
  
      不仅让那位幕僚完全闭嘴,而且还让对方面带惊慌。
  
      尤其是,当不远处的庄园内某处建筑冒出了冲天火光时,这位幕僚更是瞪大了双眼。
  
      因为,一道闪烁着白色光芒的人影正在火光中若隐若现。
  
      眼前的画面与某些记录中的画面瞬间重合,在幕僚脑海中闪现。
  
      “‘鹫骑士’!”
  
      做多了亏心事的幕僚一声惊呼,整个人就被吓得坐倒在地。
  
      本该龙行虎步的德布罗也是全身一颤,他的双眼死死的盯着火光中充斥着圣洁光辉的人影,脸色接连数变,脚步却是不自觉的停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