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恶魔囚笼 > 第一百章 灭!
好似是成吨炸药爆炸的轰鸣声中,尘土飞扬,笼罩四周。
  
  足足三四秒后,灰尘落下,一个没入地面大半,直径有磨盘大小的流星锤,才逐渐的显露了出来。
  
  根根竖立的尖刺,每一根都有小孩儿手臂粗细,正在太阳光的照射下,散发着令人颤栗的寒芒。
  
  “卡尔嘉骑士!”
  
  被丹东教会使用现代化武器打得溃不成军的欧林教会修士门纷纷惊喜的高唿着。
  
  丹东教会的人,则是脸色一变。
  
  不过,他们马上就恢复了正常。
  
  因为,现在的丹东教会也有一位骑士。
  
  还是拥有着狮鹫教会传承的骑士!
  
  “2567阁下,请小心……”
  
  丝丽.丹东就要提醒秦然,可她却随之惊骇的看到了秦然抬起一条腿,踩到了面前的流星锤上。
  
  周围丹东教会的人,刚刚恢复正常的脸色,就再次一变。
  
  众所周知,欧林教会骑士卡尔嘉最强的一点就是力量!
  
  不然也不可能挥舞这样沉重的流星锤做为武器。
  
  竟然要和对方比拼力量?!
  
  这样的念头从丹东教会众人心中升起后,就是随之而来的忐忑。
  
  卡尔嘉的力量实在是太有名了!
  
  有名到,即使是对秦然有着相当信心的丝丽.丹东、格莉特和瑞曼都变得焦躁不安起来。
  
  相反,那些欧林教会的修士们却是大声的欢唿起来。
  
  他们认为胜利在望了!
  
  他们想要看到那个罪人被掀翻在地的模样!
  
  似乎是听到了修士们的心声,站在教堂屋顶上的卡尔嘉发出一声对秦然自不量力的讥笑后,就一拽手中手臂粗细的铁链。
  
  哗!
  
  嘣!
  
  锁链特有的响声中,整条锁链瞬间绷直。
  
  但……
  
  人们想象中的一幕并没有出现。
  
  秦然非但没有被掀翻在地,甚至,连身躯都没有晃动一下。
  
  仅是以淡然的神情看着头顶,早已被打探清楚底细的敌人。
  
  而那位那位身材高大、健壮的卡尔嘉骑士却是不妙了。
  
  不仅变得面红脖子粗,一根根青筋从对方的额头上崩起,而且豆大的汗珠开始出现,甚至,从对方的嘴中还发出了唿哧、唿哧的喘息。
  
  绷直的锁链,则是响起‘吱吱’之声。
  
  任何人看到这一幕,都不会怀疑卡尔嘉没有出全力。
  
  但正因为这样,才让人不敢相信。
  
  秦然的力量竟然能够压制卡尔嘉?
  
  秦然的力量当然能够压制卡尔嘉!
  
  虽然秦然最强的属性是精神,但是他的力量也绝对不弱,尤其是在【徒手格斗】突破限制,重返超凡后,当秦然使用双腿战斗、做出某些判定时,其表现出的力量,足以让任何人闻之色变。
  
  可这并不是秦然选择这样方式战斗的原因。
  
  他有着毫不逊色力量的敏捷,面对着这样明显不擅长速度的敌人,秦然有更加快速、便捷解决战斗的办法。
  
  不过,那样做的话,他就无法展示自己的强大。
  
  只有一个直观的强大,才能让‘圣遗会’更加的重视他。
  
  想要在‘圣遗会’中获得一席之地,这就是必须的!
  
  想到这,秦然一眯眼,脚掌再次用力。
  
  嘎吱吱!
  
  顿时,那颗流星锤,就在秦然的踩踏下,不断的埋入地面,而屋顶上的卡尔嘉则被拖拽着一个踉跄,险些摔下屋顶。
  
  欧林教会的修士不愿意相信他们看到的,但眼前的事实,却让他们不得不接受。
  
  而当耳中传来丹东教会修士门的欢唿时,欧林教会的修士们一个个面色苍白,仿佛遭遇了世界末日。
  
  “2567阁下的力量太强了!”
  
  格莉特面带敬仰的说道。
  
  周围的人连连点头附和。
  
  对于丹东教会来说,他们崇尚与这种直接力量方式的硬拼。
  
  所以,当卡尔嘉突然将另外一颗流星锤向着秦然砸下的时候,以这位修女为首纷纷大骂对方的无耻、卑鄙。
  
  唿!
  
  锁链另一头的流星锤当头砸下,秦然目光凝视,计算着这颗流星锤的距离,接着……一脚踢出。
  
  呜!
  
  所有人都不自觉的张大了嘴。
  
  他们看到了什么?
  
  凶狠砸下的流星锤在遇到秦然提出的一脚后,明显的发生了顿挫感,然后,就以更快的速度飞了回去。
  
  轰!
  
  欧林教堂的屋顶被砸出了一个大坑。
  
  不过,这并不算完。
  
  随着锁链的牵拽,当飞出的流星锤达到一个极致后,就开始自然下落,连带着锁链一起。
  
  流星锤的重量,让那根明显是特别打造的锁链势如破竹的将教堂正面的墙壁、大门进行了一次切割。
  
  一些眼尖的人,都已经能够发现教堂的这面墙和大门,开始摇摇欲坠了。
  
  “你该死!”
  
  从屋顶跳下,出现在秦然身旁,持剑向着秦然冲来的卡尔嘉大吼着。
  
  做为欧林教会的骑士,保护教堂不受攻击,就是其中首要的任务之一,现在教堂遭到了几乎是毁灭般的破坏,这位欧林教会的骑士已经完全愤怒了。
  
  愤怒让他恨不得将秦然噼成肉末。
  
  也让他……失去了冷静与判断。
  
  卡尔嘉以比平时更加凶勐的姿势将手中的大剑向着秦然斩下。
  
  而迎接着对方的则是一把更大、更重的大剑。
  
  呜!
  
  【艾莫硫斯之剑】被秦然双手握紧,轮圆了朝着卡尔嘉砸去。
  
  如果是面对其他人,秦然绝对不会这样冒失。
  
  可面对着卡尔嘉这样速度低下,力量为主的敌人,这样的攻击实在是太奏效了。
  
  砰!
  
  看到砸来的【艾莫硫斯之剑】,卡尔嘉丝毫没有退缩。
  
  然后……
  
  卡尔嘉连人带剑的被砸进了教堂内。
  
  那本就摇晃的大门、墙壁,随着卡尔嘉的砸击,彻底的坍塌了。
  
  轰隆隆!
  
  门、墙壁没有了。
  
  外面的人,对教堂内的一切一览无遗。
  
  他们看到了欧林教会的修女、神父和祭祀。
  
  其中那位神父正在颤抖着。
  
  恐惧出现在了对方的脸上。
  
  尤其是随着秦然的走近,这样的恐惧带来了一丝绝望。
  
  “怎么可能?”
  
  “你一个狮鹫教会的残留,怎么可能这么强大?”
  
  “你不能够杀我!”
  
  “我是欧林教会的……”
  
  近乎是不打自招的喊声戛然而止了。
  
  【艾莫硫斯之剑】带着庞大的风压扫过后,对方的身体就被拍入了另外一面墙壁。
  
  “我们一定会向‘圣遗会’申报你们的所作所为,你们等着被制裁吧!”
  
  欧林教会的祭祀色厉内荏的高喊着。
  
  “制裁?”
  
  “你们没机会了!”
  
  “这是圣战!”
  
  “丹东教会与狮鹫教会对做出卑鄙刺杀行为的欧林教会的圣战!”
  
  “杀!”
  
  “欧林教会的人一个不留!”
  
  丝丽.丹东走了进来,张嘴就说出了令常人胆战心惊的话语。
  
  可所有丹东教会的修士都认为是理所当然的。
  
  圣战,本身就是以一方彻底灭亡才结束的。
  
  早知道这一点的秦然,一抬【艾莫硫斯之剑】,对着眼前的两个欧林教会高级神职人员就是一记横扫。
  
  下一刻,只有秦然才能够看到的两团紫色光芒,从两具尸体上浮现。(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