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恶魔囚笼 > 一百零五章 搅局
    悄然无声靠近着梅兰妮的贾尔斯双眼中闪动着危险的光芒。r?anw  enw?w?w?.?r?a?n?w?e?n?`n?et?
  
      突然,新晋猎犬腰间的长剑出鞘,悍然对着梅兰妮发动了偷袭。
  
      早已调整好的唿吸与姿势,让新晋猎犬在这一刻爆发出了远超平时的力量和速度,只是……这一剑却落空了。
  
      梅兰妮仿佛早已洞察了一切,在长剑即将刺到时,微微挪动了一下步子。
  
      新晋猎犬的长剑贴着梅兰妮的身体而过。
  
      梅兰妮手中的长剑,则是架在了新晋猎犬的脖子上。
  
      呜!
  
      阵阵亡灵哀嚎的响声从这把长剑上传来,让新晋猎犬的脸色接连变化了数次,然后,非常配合的高举着双手。
  
      “果然……”
  
      噗!
  
      梅兰妮想要说些什么。
  
      可话语还没有真正的说出口,一柄长剑就穿.胸.而过。
  
      梅兰妮先是低下头看着染血的剑尖,接着,转过头看着向她发动了偷袭的猎犬。
  
      一位身着黑色长袍,面容老朽的男子。
  
      “埃特葛兰?”
  
      梅兰妮脸上带着惊讶,似乎不敢相信对方会对自己出手。
  
      “没错,就是埃特葛兰,这位资最老、最凶悍的猎犬!”
  
      “当然,我们远远不止两人!”
  
      新晋猎犬话音落下。
  
      猎犬中就又有两人向着身边的人发动了致命攻击后,迅速向着那位面容老朽的猎犬靠近。
  
      很快的,三人就组成了一个阵势,提防着剩余猎犬的反扑。
  
      而同时,新晋猎犬则扑向了梅兰妮。
  
      贾尔斯很清楚眼前最紧要的事,就是夺过梅兰妮手中的道具,不然的话,‘圣遗会’的骑士们就会全军覆灭了。
  
      非常轻松的,贾尔斯就从梅兰妮手中抢到了那件道具。
  
      只是在拿到那件道具的刹那,贾尔斯的脸色就是一变。
  
      然后,这位年轻人想也不想的就要扔出那件道具。
  
      可惜的是,有些太晚了。
  
      轰!
  
      爆炸从年轻人的手中出现。
  
      径直的将年轻人炸得粉身碎骨。
  
      “咳、咳咳。”
  
      “真以为我会将这么关键的东西放在所有人的眼皮子下面吗?”
  
      梅兰妮咳嗽数声后,看也不看尸骨无存的对方,就将目光投降了埃特葛兰三人,冷笑连连。
  
      “没想到会是你!”
  
      “长者们,很早就发现在身边有着一个看不到的暗子,我们怀疑了无数的人,但那个家伙藏的太深了,必须要一些特别的办法才能够引出来……”
  
      “所以,你就提议布局?”
  
      “不仅把自己当做诱饵,还让长者们合力制造了这个东西?”
  
      老朽的男子叹息了一声后,开口问道。
  
      “只是恰逢其会,世界树果实的出现,让我认为是一个好机会,因为,那些讨厌的伪善者们,一定会出现!”
  
      “你看,一切都如同我的预料!”
  
      梅兰妮一边包扎着自己的伤口,一边说道。
  
      语气平淡,没有任何的得意,仿佛一切就是这样的理所当然。
  
      但这样的理所当然,却比任何得意的神情都要刺激人。
  
      站在埃特葛兰身旁的猎犬,大声喊道:“梅兰妮,你认为你现在就赢定了吗?”
  
      “不然呢?”
  
      梅兰妮反问着。
  
      “睁大你的眼睛好好的看着!”
  
      那位背叛的猎犬吼道。
  
      “我拭目以待。”
  
      梅兰妮淡淡的说道。
  
      嗡!
  
      一声颤音突然响起。
  
      无形的波纹向着四周扩散,那些完全由对‘圣遗会’负面情绪所组成的火焰,瞬间四散崩飞。
  
      特别是那巨大的骸骨之爪,更是在波纹中化为了无形。
  
      被淹没的六道虚影再次的显现出来。
  
      他们依旧漂浮在骑士们的头顶。
  
      光辉越发的耀眼、夺目。
  
      骑士们的气息,越发的强大。
  
      “看到了吗?”
  
      “神降术的强大,是远超你这样人的预料,困顿在眼前程度的你根本不明白,真正的强大是什么!”
  
      背叛的猎犬得意的说道。
  
      “哦,这就是你被收买的原因?”
  
      梅兰妮神情未变的点了点头。
  
      这让背叛的猎犬一滞,一种不舒服的感觉,从他的心底升起。
  
      “到了此刻,你还在装模作样吗?”
  
      背叛的猎犬以更大的声音喊道。
  
      似乎,这样就可以让那种不舒服的感觉消失一样。
  
      但事实上,完全没有。
  
      不仅没有,相反越来越不安了。
  
      背叛的猎犬觉得他遗忘了什么。
  
      埃特葛兰则是想到了什么,他勐地看向了‘圣遗会’骑士那里。
  
      那些骑士太安静了。
  
      安静到不正常的地步!
  
      另外两个背叛的猎犬,看到埃特葛兰的动作后,立刻恍然。
  
      三人就这样瞪大了双眼看着‘圣遗会’骑士中,某几人脸上浮现了嗜血的笑容,他们宛如屠夫一般走向了静止不动的骑士。
  
      “这不可能!”
  
      埃特葛兰不可置信的喊道。
  
      “我不仅知道神降术的强大,而且还知道它的弱点,因为……有人告知了我所谓‘神降术’的一切。”
  
      “埃特葛兰,你到了现在还天真的以为此刻的‘圣遗会’和成立初的‘圣遗会’是一样的吗?”
  
      “权利是腐蚀人心的毒药!”
  
      “‘圣遗会’也不例外,甚至,它要更加的彻底,毕竟,它自认为获得了与我们战争的胜利!”
  
      “而且,你忘记了最重要的一点:收买人心,策划背叛,我们才是真正的专家!”
  
      梅兰妮怜悯的看着背叛的三人,对着剩余的猎犬挥了挥手。
  
      屠杀开始了。
  
      即使埃特葛兰是资最老、最凶恶的猎犬,但面对着十个与自己同一级别的对手,结果也是注定了。
  
      另外两个背叛猎犬虽然想要投降,可在梅兰妮的注视下,他们被剁成了肉泥。
  
      要远比那些仿佛是待宰羊羔般的骑士可怜多了。
  
      至少,那些骑士只是尸首分离。
  
      噗!噗!噗!
  
      一颗又一颗的头颅被砍下。
  
      一道又一道的血水从腔子内喷出。
  
      骑士的数量在急速的减少。
  
      胜利的天枰好像完全的倒向了猎犬一方。
  
      在场的猎犬们、反叛的骑士们,已经认为自己获得了这次空前的胜利,没有谁会认为再出现什么意外。
  
      因此,当一颗巨大的流星锤从天而降,凿穿整个下水道的天花板时,这些人是惊讶、不可置信的。
  
      “2567!”
  
      梅兰妮一愣,下意识的喊道。
  
      接着,这位猎犬的脸上就杀意沸腾。(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