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恶魔囚笼 > 第一百一十四章 混淆视听
秦然的目光扫过眼前的三位骑士。
  
  来自加西亚教会的罗德尼,是一位身材健硕的中年人,穿着非常的简朴,只能说是的干净面容却时刻保持着一种严肃感,与加西亚教会‘克己’的教义不谋而合。
  
  丹,一个脸上时刻挂着笑容的年轻人,表现的没有心机、冲动,与对方的年龄非常的相匹配。
  
  伊乌娜,三位骑士中唯一的女骑士,也是主动向他说出‘仲裁者’的人,对方有着普通女士所没有的高大身材,亚麻色的长发随意的披肩而下,略显粗狂的面容,却有着一种野性的美感,看起来像是一头雌豹。
  
  仅从外表、神情上看,秦然很难断定三人真正的目的。
  
  但他不相信,在他还没有向‘圣遗会’的执掌者表示‘忠诚’时,对方就会告知他有关‘仲裁者’的事情。
  
  这不符合常理!
  
  因此,主动提出‘仲裁者’的罗德尼、伊乌娜这两人,都有可能拥有另外的身份:‘执法者’!
  
  只有这样才能够说得通,为什么会出现试探!
  
  对方在怀疑他!
  
  和那些不明真相的神秘侧人士不同,‘执法者’是知道【融合之心】的,且在上面下了钳制手段。
  
  所以,那位哈罗德特教授的转变,他们是知道怎么回事的。
  
  不过,之后发生的事情,却有些出乎他们的预料。
  
  世界树果实的出现,彻底打乱了他们的布置。
  
  虽然他们不完全相信,但是‘长者议会’的介入,让他们变得将信将疑。
  
  简单的说,他之前的布局起到了相当的作用。
  
  不然的话,迎接他的就不是这样的试探,而是大规模的抓捕了。
  
  “就让我将局势彻底的搞乱吧!”
  
  心底浮现了早有的想法,秦然却是故作惊讶,他这样的说道:“竟然会有这样一支部队?”
  
  “是的。”
  
  “我和伊乌娜一样,不太喜欢那些家伙,但是伊乌娜说的没错,他们很强大!”
  
  年轻的骑士耸着肩膀。
  
  “有多强?”
  
  秦然表现着自己的兴趣。
  
  “每一个都要比猎犬强!”
  
  年轻的骑士回答着。
  
  “他们有没有什么特殊的能力?”
  
  “例如寻找某些特殊的物品?”
  
  秦然接着问道。
  
  “有些有,有些没有……2567阁下,您想要找世界树果实?”
  
  “虽然我没有确切的证据,但在我看来所谓的世界树果实就是‘长者议会’的阴谋,他们为了引我们上钩,才布置了一切!”
  
  年轻的骑士迅速的反应过来了,然后,直言不讳的说道。
  
  另外两位骑士同时点头,认可着年轻骑士的言论。
  
  几乎是覆灭的经历,种种巧合的叠加,让他们对之前的一幕,实在是记忆犹新。
  
  除了陷阱之外,根本没有其它的解释。
  
  很自的,世界树果实在三人看来,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骗局。
  
  “你们认为世界树果实是假的吗?”
  
  秦然表现着认真的姿态,询问着三人。
  
  “当然!”
  
  “有着之前的经历,我还将它当做真的话,我就是傻子了”
  
  年轻骑士毫不犹豫的点了点头。
  
  “假如我没有哈罗德特教授的一战,我也会这样想,可和那位教授战斗后的一些发现,却让我深信,世界树果实是真实存在的!”
  
  “毕竟……”
  
  “我就是最好的例子!”
  
  秦然抬手指了指自己。
  
  “您?”
  
  三位骑士不解的看着秦然。
  
  “我有两颗心脏!”
  
  “一颗是我自己的,另外一颗……来自于哈罗德特教授!”
  
  秦然一边说着,一边细细的查看着三位骑士的表情。
  
  尤其是在说到后半句时,秦然SS+的精神变得无比的专注,让他将周围的一切都收入自己的眼中。
  
  哪怕再细微的事物也不例外。
  
  他可以轻松的捕捉到浮动在空气中的灰尘。
  
  他也可以感知到那位年轻骑士目光中一闪即逝的恶意和罗德尼、伊乌娜双眼中的惊讶。
  
  竟然是丹?!
  
  秦然略感惊讶。
  
  “把自己的年龄当做最大的优秀,然后,将罗德尼、伊乌娜退出来迷惑我,自己则躲在暗处观察我吗?”
  
  秦然心底已经浮现出对方故作毫无心机的向着罗德尼、伊乌娜两人‘灌输’他是自己人,一些秘密可以共享,哪怕是因为救命之恩之类的话语了。
  
  这对对方来说,并不难!
  
  罗德尼、伊乌娜不会怀疑自己的同伴。
  
  秦然再次看向了年轻的骑士。
  
  对方此刻的脸上早已经充斥着惊讶了。
  
  刚刚一闪即逝的恶意,仿佛就是幻觉。
  
  可秦然却铭记着刚刚汗毛直立如对刀剑锋利的感觉。
  
  一个非常会隐藏自己,好似毒蛇一般的人!
  
  秦然在心底评价着。
  
  接着,他从沙发中站了起来。
  
  外套脱下后,满是绷带的上半身就露了出来。
  
  “我在当时斩杀那位哈罗德特教授后,对方藏身之所内就冒出了一颗拇指大小的石头,这颗石头夹裹着对方的心脏,进入了我的体内!”
  
  “一切发生的太快了!”
  
  “我根本没有任何的反应,也没有任何的疼痛,等到我回过神时……我多出了一些我之前所没有的能力!”
  
  秦然说着一抬左手。
  
  呼!
  
  恶魔的火焰从掌心中蹿出。
  
  三位骑士本能的抽出了各自的武器。
  
  可下一刻,他们就目瞪口呆。
  
  在秦然的右手上,一片洁白、温和却又坚韧的光芒绽放了。
  
  即使离得有些距离,三位骑士也能够感受到其中圣洁的力量。
  
  “这、这……”
  
  三位骑士结巴的完全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而秦然的话语却是继续着。
  
  “经过那次后,我的骑士力量莫名的增强了,多出的那颗心脏中的力量也如臂使指……我的身体在那一刻,似乎获得了某种增幅,肌肉力量、敏捷速度,都获得了需要数年,乃至十数年锻炼才能够,或者完全达不到的程度。”
  
  听着秦然的话语,三位骑士的双眼越发的亮了。
  
  “双生之石!”
  
  “不、不,双生之石能够让那颗恶魔的心脏进入2567阁下的体内,但根本无法让力量加强,应该是乌尔斯之泪才对!”
  
  “乌尔斯之泪?”
  
  “传说中泉水女神的悲戚之泪?”
  
  年轻的骑士第一个开口,但却被罗德尼否定。
  
  不过,被否定的年轻骑士非但没有生气,反而是越发兴奋起来。
  
  因为,众所周知的,乌尔斯之泪只可能出现在一个地方:神灵陨落之地。
  
  这些眼泪在传说中是泉水女神面对诸神黄昏时悲戚的泪水。
  
  也有的说是开启神灵陨落之地的关键。
  
  可这些都不重要了。
  
  神话传说之物竟然是真的!
  
  这才是重要的!
  
  看着激动、兴奋的三位骑士,秦然认为自己有必要再加一把火。
  
  所以,他再次开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