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恶魔囚笼 > 第一百一十六章 威吓
“狮鹫骑士勋章?”
  
  “该死!”
  
  早就听了翠西的报告,再看到来自丹东教会的邀请后,安.拉特里奇.欧肯又一次发出了连续的咒骂。
  
  那件东西她听说过,但她从没有想过,那东西竟然还存在着。
  
  烦躁让安.拉特里奇.欧肯在书桌前绕着圈子。
  
  她思考着应对的办法。
  
  而一旁的秦然,却是镇静如常的整理着自己的武器装备,明天就是庆典游行了,以‘长者议会’的风格,在那个时候必然出手。
  
  一想到会面对一位接近草原王者,甚至达到草原王者那种程度,且不会有反噬的强者,秦然的心自然是紧张着。
  
  虽然他努力的让自己恢复到巅峰状态,但还是有着一定的距离。
  
  不说精神、感知两项属性还是-3和大部分技能-1的状态,单单是装备一项,就相差颇远。
  
  哪怕有了【炼金手雷】【雷暴术】这样的道具也是一样。
  
  最简单的,秦然现在身穿的两件防具,一件是防御力达到较强的半身甲,另外一件是【奥林徳软甲】。
  
  可就算两者相加,也完全无法和达到极强级别防御的【卓越之铠】相比较。
  
  更不用说是超越了普通等阶的【狼之残宴】了。
  
  假如让他带着他原有的装备来面对‘长者议会’的长者,秦然是有着相当的信心干掉对方的。
  
  可现在?
  
  五成!
  
  这还是将对方的轻蔑、狂妄等因素都计算进去的。
  
  “你一点都不担心?”
  
  “还是有着其它的办法?”
  
  “你不要以为你一句失忆了就可以蒙混过关,如果那枚勋章真的是传闻中的那样,它可是会和狮鹫教会的传承者发生共鸣的!甚至,就算是普通狮鹫教会的成员,也会让它有所变化!”
  
  安.拉特里奇.欧肯突然停下了脚步,看着面带思索的秦然,语速极快的说道。
  
  很显然,自始至终安.拉特里奇.欧肯都不相信秦然是狮鹫教会的骑士、继承者。
  
  “相信我,它如果真的是来自狮鹫教会,那么,它就一定会对我发出共鸣!”
  
  秦然抬手牵住了安.拉特里奇.欧肯的手,一脸柔和,却又语气坚定的说道。
  
  聪明的安.拉特里奇.欧肯瞬间猜到发生了什么。
  
  有人监视!
  
  尽管她选择了她的书房,这个能够隔绝一般人视线的地方,但总有不一样的人是和普通人不同的。
  
  没有任何的滞涩,安.拉特里奇.欧肯就配合起了秦然。
  
  她站到了秦然的身后,将整个人都爬在秦然的后背上,头颅低垂的说道:“我相信你。”
  
  “晚上想吃什么?”
  
  “我这几天一直在磨练厨艺……”
  
  安.拉特里奇.欧肯表现着一种信任秦然,且陷入幸福的模样,而秦然也微笑应对,一直到安.拉特里奇.欧肯离开,秦然的脸色瞬间变得冰冷。
  
  “出来!”
  
  一声低喝,充斥着杀意的目光看向了窗外。
  
  毫无动静,似乎一切都是秦然在虚张声势。
  
  “我不想再说一次!”
  
  “出来!”
  
  秦然再次发出了一声低喝。
  
  而在这次低喝声后,窗外的空气出现了一丝扭动。
  
  呼吸间那位联邦领袖的直属行动队队长显出了身影,开窗钻了进来。
  
  “夏特尔队长,你是不是误会了我们上次的交易?”
  
  “你认为我们的情分达到了可以不告而入的程度吗?”
  
  话语间,秦然身上的气息变得越发冷冽。
  
  “当然不是!”
  
  又一次感受到那彻骨寒意的夏特尔,连连摆手。
  
  这位队长的心底充满了苦笑。
  
  要是可以的话,这位队长是十分不愿意见到秦然的,自从秦然刽子手的本质后,这位担忧自己小命的队长就已经做好了远离秦然,哪怕有什么事也要派出下属来交涉的决定。
  
  可今天发生的事情……除去他之外,根本没有适合的人。
  
  一想到那位领袖的话语,这位队长除了哭笑就是无奈。
  
  但他必须要表明来意。
  
  “2567阁下,您似乎遇到了麻烦,做为合作者,我认为我应该在这个时候帮助您一下……激活狮鹫勋章的方法,您需要吗?”
  
  “当然了,我并不是怀疑您的身份,只是‘圣遗会’送来的这枚狮鹫勋章有些特殊,即使您真的是出身狮鹫教会,也无法与它发生共鸣!”
  
  夏特尔飞速的道明了自己的来意。
  
  “有些特殊?”
  
  “‘圣遗会’中的某些人会在这个时候使用这样不上台面的方法?”
  
  惊讶于联邦情报网的秦然,一挑眉,可在心底却不为所动。
  
  因为,他早就有了应对这次试探的方法:抢!
  
  秦然准备在运送狮鹫勋章的‘仲裁者’到来时,下手抢夺。
  
  或许会显得鲁莽。
  
  但有着‘长者议会’在,秦然还是有把握栽赃嫁祸的。
  
  而那封邀请函上表明的时间,更是让秦然把握大增。
  
  至于地点?
  
  除去丹东教会的驻地外,根本不可能有其他的地方。
  
  不过,秦然不介意从对方的嘴里得到更多的消息,尤其是在对方表现出相当庞大的情报网后。
  
  “当然不是!”
  
  “恐怕‘圣遗会’的人也不知道这枚勋章有多特殊,不然,也不会拿出来了。”
  
  夏特尔脸上浮现了惋惜。
  
  “那么……你能不能告诉我,连‘圣遗会’都不知道的事情,为什么你这位联邦领袖的麾下会知道?”
  
  “你千万不要和我说,当年覆灭的狮鹫教会中还有其他人活了下来,而且还投入了你效忠者的麾下。”
  
  秦然好像开玩笑般揶揄着。
  
  可在心底,秦然却有几分把握,事情应该就如同他说的那样。
  
  当年被二十猎犬覆灭的狮鹫教会中,真的有人活了下来,且投靠了联邦政府。
  
  不然的话,无法解释为什么联邦的人会知道这样隐秘的事情。
  
  “一切如您所说!”
  
  夏特尔再次苦笑的回答着。
  
  “这样的秘密,你的那位大人不会无偿告知我吧?”
  
  “我们没有那样的交情!”
  
  “而且,我不相信你说的!”
  
  “我需要你给我更多的证据!”
  
  “虽然我失忆了,可这并不代表我会允许其他人来欺骗我……尤其是像你这种准备趁火打劫的家伙!”
  
  秦然非常肯定的摇了摇头,然后,看向对方的目光就越发的冷冽,丝丝夹杂着硫磺味道的混乱气息开始在房间内出现。
  
  “证据?”
  
  “证据就是那枚特殊的狮鹫勋章,您只要按照我们的方法,就能够让它产生共鸣!”
  
  夏特尔显然闻到了这丝硫磺气味,眼中闪过一丝慌乱。
  
  关于秦然获得了恶魔力量的事情,在下午的时候,他就得到了。
  
  也正是因为这个信息,让他越发的坚定认为远离秦然是正确的。
  
  小孩子都知道,恶魔是一种怎样可怕、混乱的怪物。
  
  当这样的力量和一个刽子手结合后,那真的是灾难。
  
  “也就是说我在拿到那枚狮鹫勋章前,完全无法验证你说的是真是假了吗?”
  
  “混蛋,你是不是觉得我是白痴?”
  
  “还是你认为你聪明到可以欺骗我?”
  
  敏锐注意到对方眼中慌乱的秦然愤怒吼着。
  
  呼!
  
  恶魔的火焰猛然从秦然左手上燃起。
  
  在火焰出现的一瞬间,夏特尔就是一抖。
  
  而当秦然一把抓住了夏特尔的脖子,将对方拎起来,凑近了恶魔之炎后,夏特尔抖的就更厉害了。
  
  夏特尔不是不想躲。
  
  是……完全躲不开!
  
  夏特尔根本搞不清楚是怎么回事,恶魔的火焰就充斥眼前了。
  
  “等等!”
  
  “2567阁下,我认为我们可以换一个交易方式!”
  
  这位队长大声的喊道。

Ps:书友们,我是颓废龙,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