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恶魔囚笼 > 第一百一十八章 震慑
下马威!
  
  毫无疑问。
  
  眼前的三个‘仲裁者’不论是出于某些人的授意,还是自己的想法,都已经开始表现出了敌意。
  
  而以‘仲裁者’被钳制的情况来看,前者的可能性是最大的。
  
  那么会是谁授意?
  
  答案是显而易见的。
  
  ‘圣遗会’内某些曾经敌视狮鹫教会,不愿意再看到狮鹫教会的人。
  
  对于狮鹫教会曾经和‘圣遗会’内某些教会的争斗,秦然了解的并不多,如果可以的话,完全不想参与其中。
  
  但这并不代表,他会面对带有敌意的人时,会手下留情。
  
  不管对方处于什么目的,敌意就是敌意!
  
  呼!
  
  化作劲风的邪异气息扑面而来。
  
  可就在距离秦然还有数步的距离时,这股气息却是一顿,仿佛遇到了一面看不到的墙壁般。
  
  所有人就是一愣。
  
  知道三个‘仲裁者’手段的罗德尼、伊乌娜、丹三人更是面带惊讶。
  
  但马上的,这样的惊讶就变成了惊骇。
  
  因为,这充满邪异的气息在一顿之后,就翻卷而回。
  
  以远超之前十倍的态势。
  
  假如将之前的邪异气息是劲风的话,现在的邪异气息就已经变成了巨浪,带着万钧之力向着三个‘仲裁者’而去。
  
  耳中传来的轰鸣,让旁观者能够清晰的察觉到其中的可怕。
  
  而直面这股邪异气息的三个‘仲裁者’则是眼前一阵发黑,他们似乎看到了一个拥有七颗头颅的怪兽正在冲着他们咆哮。
  
  他们的大脑受到了震荡。
  
  思维更是变成一团浆糊。
  
  整个身躯不受控制的后退着,直至碰到了身后的台阶,摔倒在地为止。
  
  其中一个捧着的盒子更是抛向了空中。
  
  盒子带着一个完美的抛物线,落到了秦然面前,被秦然抬手,稳稳的接在了手中。
  
  一切都发生在刹那。
  
  等到所有人回过神时,秦然拿着盒子的左手背在身后,抬起右手,已经略微欠身的站在车门旁。
  
  一只洁白的手掌搭在了秦然抬起的右手上。
  
  盛装的安.拉特里奇.欧肯带着几乎刺眼的美丽走下了车。
  
  “能够帮我佩戴它吗?”
  
  秦然打开了盒子。
  
  盒子内放着一枚狮鹫模样的勋章。
  
  岁月在这枚勋章上没有留下任何的痕迹,在阳光下,这枚勋章散发着一种璀璨的光芒。
  
  “当然!”
  
  安.拉特里奇.欧肯含笑点头的拿起了勋章,抬手为秦然戴在了胸口的位置。
  
  由于角度的遮挡,谁也没有发现,安.拉特里奇.欧肯指尖上有着一丝鲜红。
  
  晨光中,一位美丽的不可方物的女士为一位年轻的男士佩戴着胸前的勋章,这样的画面真的是十分美好。
  
  每一个看到的人,都会下意识的露出一个微笑,接着,送上祝福。
  
  尤其是那些关系不错的人。
  
  只是任何时候都是相对的,有关系不错,就有关系恶劣。
  
  刚刚才在秦然手下出了丑的三个‘仲裁者’目光阴鸷的盯着秦然和安.拉特里奇.欧肯。
  
  当看到安.拉特里奇.欧肯给秦然佩戴完勋章,可勋章毫无动静后,三个‘仲裁者’又一次的发出了那种阴沉、渗人的笑声。
  
  “勋章为什么会没有反应?”
  
  “是啊,为什么会没有反应?”
  
  “难道……”
  
  “2567阁下,你根本不是狮鹫教会的继承者?”
  
  “倒是你刚刚的气息,让我们感到了十分的熟悉啊!”
  
  “没错,是十分熟悉!”
  
  “我们曾经的一个同伴走失了,虽然和你的容貌相差颇多,但是年纪似乎却是差不多啊!”
  
  “你不会就是那个家伙吧?”
  
  ……
  
  一问一答的话语中,带着显而易见的恶意。
  
  周围的人听得纷纷变色。
  
  他们当然不会相信这些‘仲裁者’的话语,可是狮鹫勋章没有反应却是事实。
  
  2567不会真的不是狮鹫教会的继承者吧?
  
  所有人的心底升起了这样的想法。
  
  而丹东教会的两位修女和那位神父神情中更是充满紧张。
  
  因为,如果秦然真的不是狮鹫教会的继承者,他们的盟约将会彻底的失效,这对又一次发动了圣.战的丹东教会来说,真的是毁灭性的打击。
  
  ‘圣遗会’麾下的教会可不会允许这样的丹东教会存在。
  
  怎么办?
  
  年轻的修女和那位神父将目光投向了年长的修女。
  
  似乎是早有准备,这位年长的修女轻咳了一声,就走走了出来。
  
  “2567阁下,即使不是狮鹫教会的继承者,但也是一位真正的骑士,丹东教会愿意接纳这样的骑士。”
  
  年长的修女面带温和的说着。
  
  “接纳骑士自然没有问题。”
  
  “可他万一是罪人呢?”
  
  “万一就是我们中那个叛……”
  
  吼!
  
  ‘逃’字还没有出口,就被一声未知、莫名却又饱含威压的兽吼声打断了。
  
  所有人一愣后,就下意识的看向了兽吼声传来的位置。
  
  然后,所有人不由自主的瞪大了双眼。
  
  他们看到了什么?
  
  狮鹫!
  
  一头有着阳光一般羽色和毛色,拥有着强壮、高大的身躯和尾部,朝阳下,鹰一般的头颅和前肢带着一种瑰丽的金色,让人本能的感受到了一种神圣气息。
  
  只有略选虚幻的爪子,告知着众人,这是一个幻影。
  
  可就算是幻影。
  
  神话传说之物的幻影,也不是凡间应有的力量。
  
  当那饱含威严的双眼看向三个‘仲裁者’时,三人立刻如遭雷噬般的颤抖起来。
  
  他们只觉得自己马上就会被眼前的狮鹫撕碎。
  
  三人又一次的后退了。
  
  这一次他们没有再被台阶绊倒,可他们却感到更多的羞怒。
  
  因为,狮鹫的幻影消失了。
  
  秦然和安.拉特里奇.欧肯又一次的坐进了车中。
  
  虽然和丹东教会的人、三位骑士颔首示意,但自始至终都没有看他们三人一眼,就好像他们三个不存在一般。
  
  “你!”
  
  三个‘仲裁者’低吼一声,就准备真正意义上的动手了。
  
  但是,心脏处突如其来的疼痛,却让三人摔倒在地,全身抽搐。
  
  丹东教会三人、罗德尼、伊乌娜震撼的看着这一幕。
  
  他们能够清晰的感受到幻影中的力量。
  
  “这是前所未有的共鸣!”
  
  罗德尼深吸了口气说道。
  
  随着这句话,秦然的身份就确认无疑了。
  
  谁也不会怀疑,也不可能去怀疑。
  
  没看到那宛如实质的狮鹫幻影吗?
  
  不是狮鹫教会的继承者,能引起这样的共鸣?
  
  哪怕是暂时制止了三个‘仲裁者’的年轻骑士也没有否认其中的力量。
  
  “这就是狮鹫教会曾经的力量?”
  
  年轻骑士的心底忍不住的想道。
  
  而在汽车内,秦然同样惊讶的看着狮鹫勋章显示出的信息。颓废龙说ps第二更~抱歉,肥龙这有点小意外,回来的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