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恶魔囚笼 > 第一百二十二章 ‘王国’
    人影晃动间,逐渐清晰。天籁小说WwW.』⒉3TXT.COM
  
      罗德尼、丹两人出现在秦然的视野内,两人被五花大绑在一辆插有柱子的特殊囚车上。
  
      而三个‘仲裁者’则是或推或拉着囚车。
  
      很快的,囚车停在了秦然的面前。
  
      面对着无法动弹的秦然,三个‘仲裁者’出了数声怪笑,他们其中的一个拿着皮鞭、一个拿着带有倒刺的棍棒,一脸狰狞的走向了秦然。
  
      可剩余那个才是最快的。
  
      这个‘仲裁者’空手跑到了秦然跟前后,一把握住了插在秦然小腹上的匕。
  
      噗!
  
      匕被拔了出来。
  
      接着,又重重的插了回去。
  
      相较于,自行行动的匕而言,这样的操控,给秦然造成了更大的痛苦。
  
      “住手!”
  
      罗德尼大声喊道。
  
      立刻,一顿皮鞭就成为了对罗德尼的答复。
  
      “罗德尼,你还以为你是高高在上的骑士吗?”
  
      “你只是囚徒!”
  
      “朱恩陛下的囚徒!”
  
      一边抽打着罗德尼,两个‘仲裁者’一边的喝骂着。
  
      “你们这些叛徒!”
  
      “你们一定会被送上火刑架的!”
  
      被抽打的骑士,在痛苦中仍旧不忘怒骂两人。
  
      “火刑架?”
  
      “你认为现在谁是囚徒?”
  
      “还有!”
  
      “你凭什么说我们是叛徒?被你们这帮伪君子用卑劣手段控制的我们,现在臣服与给我们自由的朱恩陛下,又有什么不对?”
  
      两个‘仲裁者’反问着。
  
      “你们只是在为自己的贪生怕死找借口!”
  
      骑士的声音拔高了一分。
  
      “哪有怎么样?”
  
      低着头,专注的用匕在秦然身上刺了数个血窟窿的‘仲裁者’抬起头,向着骑士反问着。
  
      而且,不等骑士回答,一脚就踹在了骑士的小肚子上,让还未开口的骑士,就把话语彻底的咽了回去。
  
      看着骑士张开嘴却又一个字都说不出来的模样,三个‘仲裁者’放声大笑。
  
      这样的笑声持续了数秒钟后,这三个人才再次行动起来。
  
      浑身是血,且无法动弹的秦然被扔进了这辆类似平板车的囚车上,三人再次充当着驴马般,牵拽着这辆囚车而行。
  
      而直到了这个时候,秦然才现一直默不作声的年轻骑士浑身的鞭痕。
  
      特别是对方的双眼,只剩下了两个血窟窿,半张开的嘴则只有半截舌头在,微弱的呼吸从对方的鼻中响起,但秦然能够清晰的感知到对方的生命气息正在减弱着。
  
      很明显,对于一直钳制自己的‘执法者’,三个‘仲裁者’根本没有手下留情,在刚刚解开了钳制后,就对年轻的骑士下了狠手。
  
      假如不是有着‘长者’朱恩的命令,秦然完全能够猜测的出,对方会是什么下场。
  
      目光偏转,秦然打量着周围。
  
      随着囚车的前进,秦然眼前的黑暗有了明显的变化。
  
      仿佛是消散的雾气,不知何时,黑暗已经无影无踪,剩下的就是一条硕大的走廊。
  
      走廊的地板、天花板完全由岩石打造,显得坚固、古朴,一个个由小指粗细锁链绑住,类似碟碗模样的器具内,装满的油脂正剧烈燃烧着。
  
      火苗中,夹杂着诸多腥臭味道的烟气。
  
      秦然闻到这股味道,身上的伤口越的疼痛了。
  
      他强忍着疼痛,看向了走廊左侧。
  
      一间间用粗大木桩钉制而成的牢笼和囚笼内的囚徒。
  
      这些囚徒一个个面色惊恐,神情紧张,稍有些响声就会颤颤抖。
  
      特别是在看到牵拽囚车的三个‘仲裁者’后,这些囚徒更是深深的低下了头,连看三人一眼的勇气都没有。
  
      吓破胆了!
  
      秦然心底了然。
  
      不过,他没有丝毫的鄙夷。
  
      这些被拉入这个特殊地方的人,在暗无天日的囚牢中,受到了无尽的折磨。
  
      恐惧才是应该的。
  
      大无畏的人……
  
      则是早就被折磨致死了。
  
      秦然的目光看向了走廊的右侧。
  
      那里挂着一具具的尸体,有的成为了干尸,有的则是骸骨,但更多的则是被倒掉在那里用一支细小的蜡烛来回烧烤着头皮,仍由一滴滴的油脂落入下面的碟碗中。
  
      毫无疑问,照明的油脂就是来自这里。
  
      然后,秦然在右侧的墙壁上看到了丹东教会的三位高级神职人员。
  
      三人受到了看守的毒打,神情萎靡不振。
  
      在看到秦然时,三人双眼一亮,可在看到秦然身上的伤势和无法动弹的模样后,立刻就神情黯淡起来。
  
      一个个面带恶意的看守现了这样的变化。
  
      他们饶有兴致的打量着秦然。
  
      有几个脚步不停的就向着缓缓前行的囚车走来。
  
      他们自然是心怀恶意的。
  
      秦然能够清晰分辨出他们眼中看待待宰牲畜的目光。
  
      可还没有等到这些看守真正意义上的靠近,远处走廊的尽头就传来了‘吱呀’的响声。
  
      原本关闭的大门缓缓的打开了。
  
      顿时,那些走来的看守,推车的‘仲裁者’就跪倒在地。
  
      “陛下!”
  
      他们这样高呼着。
  
      没有谁敢抬头看一眼。
  
      更没有谁敢露出不敬的神情。
  
      停止不前的囚车漂浮了前来,以平稳快的方式冲入了门里,接着,开启的门再次的关闭。
  
      砰!
  
      在回荡在耳边的响声中,秦然又一次的看到了‘长者’朱恩。
  
      满身狼狈、喷洒鲜血的对方,早已换了一身华美的黑色长袍,干瘦的面容依旧,手中握着一根黄金权杖,端坐在一个黑色的王座之上,以一种俯视的态度,回应着看来的秦然。
  
      “现在知道我们的差距了吗?”
  
      “一些无用的小把戏,根本不会对我造成任何的伤害!”
  
      “但它,会让我对你记忆犹新!”
  
      “而这样的人,要不是成为了我的仆从,要不然就会成为我的阶下囚!”
  
      “你又怎么选择?”
  
      随着对方的问话,秦然瞬间就能够说话了。
  
      即使没有说出口,但秦然却有着这样的感觉。
  
      可秦然却没有回答,他还是在打量着这里。
  
      “可笑的蝼蚁!”
  
      “你不会认为你是身在幻觉或者幻境中吧?”
  
      “这里是我的‘王国’!”
  
      “我能为所欲为的‘王国’!”
  
      “比如,你认为你可以靠着你体内的力量来翻盘,而我可以随时抹去它!”
  
      ‘长者’朱恩讥笑的一挥黄金权杖。
  
      顿时,秦然体内的‘晨曦之力’就消失无踪了。
  
      “现在告诉我,你的选择!”
  
      ‘长者’朱恩又一次的问道。
  
      这一次,秦然还是没有回答。
  
      而且,秦然的脸上浮现出了一抹古怪的神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