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恶魔囚笼 > 第一百二十六章 终于到来的机会
    时间向前推移几个小时——
  
      “你确定要我把这两个吞下去?”
  
      安.拉特里奇.欧肯看着秦然手中的【庇护之戒】和【祝福之戒】,精致的容颜上,带着毫不掩饰的抵触。
  
      “除非你愿意相信‘圣遗会’!”
  
      “或者,再次成为板上的鱼肉,任人切割!”
  
      秦然拿起两枚戒指,将其放在了安.拉特里奇.欧肯的手中。
  
      “我可不想成为那样!”
  
      安.拉特里奇.欧肯用力摇了摇头,一张嘴就分别将两枚戒指吞了下去,然后,她深吸了口气,道:“这是我有生以来第一次吃到最特别的食物!告诉我,我该怎么下手,才不会自己把自己弄死?还有你确定你能够及时救了我?”
  
      “不要忘了,救你也是救我!”
  
      “我可不会拿自己的小命开玩笑!”
  
      “就好像‘圣遗会’的人不会在局势明朗后,还等在那里一样——他们的态度早已明确无比了,他们不会允许狮鹫教会的再次复兴,杀掉我就是必然的了,恰好的是,我在死前还能够被利用一下,他们何乐而不为呢?”
  
      “而我体内的那颗心脏,他们也不会放弃!”
  
      “所以,我对计划有把握!”
  
      秦然笑道。
  
      “我认为你需要多做一些后备计划!”
  
      事关自己的小命,安.拉特里奇.欧肯表现的无比紧张。
  
      “嗯。”
  
      “我会尽量考虑到一切,但更重要的是……”
  
      “随机应变!”
  
      “我在七岁的时候就知道这个道理,并且应用自如!”
  
      安.拉特里奇.欧肯摆了摆手道。
  
      就如这位女士自己说的那样,她十分擅长随机应变,且应用自如。
  
      从女骑士被赶来‘支援’的同伴打倒在地,到她被俘虏见到秦然,再到自己给自己一刀。
  
      每一步都完成的十分完美。
  
      在安.拉特里奇.欧肯身体砸在自己身上时,秦然就从【蛇眠】的状态中清醒过来。
  
      随即而来的眩晕感,让秦然清楚,即使是依靠【蛇眠】延缓了生命流逝的度,但生命值依旧降到了警戒值之下。
  
      没有犹豫的,秦然伸手沿着小刀切割出的伤口,进入了安.拉特里奇.欧肯的腹腔、摸到了破损胃壁。
  
      接着,他触摸到了【庇护之戒】和【祝福之戒】。
  
      毫不犹豫的,在掏出手掌后,秦然使用了【祝福之戒.复生之光】!
  
      光辉从秦然手掌中绽放。
  
      半径3米内,充斥着温暖治愈的气息。
  
      安.拉特里奇.欧肯,秦然自己身上的伤势开始以肉眼可见的度恢复着。
  
      这样的变化自然是惊动了‘长者’朱恩和执掌者。
  
      “该死!”
  
      “混蛋!”
  
      征战不休的两人看着重新站起来的秦然,同时喝骂着,同时冲向了秦然,然后……同时摔倒在地。
  
      左腿绊右腿的那种。
  
      “如果不想死的话,就把身体的所有权交给我!”
  
      执掌者喊道。
  
      “为什么不交给我呢?”
  
      长者‘朱恩’反问道。
  
      不过,当看到秦然走来时,这位长者却还是退让了一步,将身体的指挥权交给了执掌者。
  
      当然,这位长者也不是毫无防备。
  
      他移动着脑袋,在执掌者的身体上蠕动着,最后竟然钻入了执掌者后背的伤口内。
  
      顿时,执掌者的后背就多出了一片鼓起。
  
      看起来就好似罗锅一样。
  
      看到这一幕,秦然心底一阵庆幸。
  
      要不是现对方没有死的话,恐怕就是他变成这副模样了。
  
      “我会让你死无全尸的!”
  
      执掌者适应着‘新的身体’,低声说道。
  
      话语中,充斥着冰冷的杀意。
  
      到了这个时候,执掌者可没有天真到询问秦然为什么会有所准备。
  
      而且,只要杀了秦然,一切都不会有所改变。
  
      一切都会和最初的计划那样!
  
      “是吗?”
  
      “让我们看看,谁会死无全尸!”
  
      秦然抬手一挥,使用【庇护之戒】制造出一片【庇护结界】后,就大踏步的向着对方走去。
  
      上半身变为褴褛的衣衫,被秦然一把扯下,随手一扔。
  
      可还没有等衣衫落地,火焰就猛然绽放。
  
      呼!
  
      衣衫瞬间化为了灰烬。
  
      但更多的火焰从秦然身躯上冒出,随着他的步伐而不断越烧越烈,直至火焰彻底将秦然包围。
  
      看到这一幕,执掌者目光一缩。
  
      特别是当火焰中出现某种气息的时候,执掌者被咬下一块肉的面颊就抖动起来,本就血肉模糊的面容,这个时候看起来越的狰狞恐怖。
  
      “依靠恶魔的心脏就想要打赢我?”
  
      “你真是太幼稚了!”
  
      “第一次使用它的你,根本不明白它的可怕,你只会被马上吞噬!”
  
      执掌者的话语中带着一股色厉内荏的味道。
  
      烈焰中的秦然借着此刻流淌在血脉内的恶魔之力,十分清楚的感知到了。
  
      让他更清楚眼前机会的难得。
  
      在计划和巧合下,他终于获得了最佳的局面!
  
      现在无疑是对方最虚弱的时候!
  
      不论是执掌者,还是对方体内的‘长者’朱恩!
  
      哪怕对方表现的很正常,但对方全身各处深可见骨的伤痕却足以说明一切。
  
      “第一次?”
  
      “你永远不会知道真相!”
  
      秦然在心底默默说完,就一张双翼。
  
      呼!
  
      狂风夹杂着烈焰,旋转着涌向了四面八方。
  
      但当双翼上的符文亮起的时候,所有的火焰再一次的返回到秦然周围,接着……一声不属于人间的吼声中,烈焰冲天而起,恶魔的身影在夜色中显现。
  
      不再是哈罗德特那种别扭的恶魔化。
  
      更没有失去理智成为血肉傀儡。
  
      而是真正意义上的恶魔。
  
      双翼、双角与高大的熔岩之躯。
  
      高温、烈焰与硫磺。
  
      都在告知着看到这一幕的人,眼前的恶魔是多么的真实。
  
      在【庇护结界】内苏醒过来的安.拉特里奇.欧肯,美目泛光的看着烈焰中如同君王般的身影。
  
      她一直在猜测着,秦然的把握从哪里而来。
  
      现在终于看到了答案。
  
      “变身恶魔吗?”
  
      安.拉特里奇.欧肯轻声自语着。
  
      而执掌者却是不可置信的吼道。
  
      “不可能!”
  
      “不可能!”
  
      “怎么会有人完美的操纵那颗心脏!”
  
      “一切都是幻术!”
  
      “朱恩,是你搞的鬼?”
  
      “对不对?”
  
      “说话啊!”
  
      ……
  
      无法相信的事实,让执掌者方寸大乱。
  
      这位执掌者,将这样的异常完全的推给了自己的宿敌。
  
      秦然可不理会敌人的异常,双翼一扇,一道覆盖前方13o°、4o米内的烈焰冲击就将执掌者淹没了。
  
      接着是第二道、第三道!
  
      当第三道烈焰冲击扫过时,本就为废墟的街道,早已变为了一片炼狱之相。
  
      但这并没有结束!
  
      丝丝雷电开始在秦然恶魔化的手掌中凝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