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恶魔囚笼 > 第八章 故弄玄虚
在进入到房间之后,看似随意的秦然早就开启了【追踪】视野。
  
  虽然在玩家的房间内,应该是绝对安全的,但这里毕竟是别人的房间,而且,对方还曾表现出能够在他的房间内使用某种力量。
  
  这足以让秦然提高警惕。
  
  无双级别的【追踪】让秦然轻而易举的看到了存在于这个房间内的痕迹。
  
  除去那个充当‘引路人’的傀儡,这里有着多组脚印。
  
  不过……
  
  没有一个是前往楼梯下拐角处的小门!
  
  所有的脚印都来往于楼梯。
  
  而且,还全部选择了Y型楼梯的左侧。
  
  踏、踏、踏。
  
  秦然走上了前半截楼梯,在分为左右向上楼梯的平台上,他并没有沿着左侧的楼梯迈步而上,而是低头查看着那些脚印。
  
  整齐排列。
  
  充斥着刻意。
  
  显然,是有人安排下的。
  
  至于为什么这么做?
  
  想想之前的傀儡吧。
  
  很明显,考验还在继续着。
  
  秦然眯着眼从腰间掏出了【蟒蛇-W2】,对着右侧的台阶做出了连续射击。
  
  砰砰砰!
  
  清晰的弹痕留在了大理石的台阶上,但却没有什么意外发生。
  
  “果然,这边才是通往楼上的正确道路!”
  
  心底带着这样的念头,秦然连续纵跃,踩着留有弹痕的阶梯而上,直到二楼的露台上。
  
  这是一个朝内的露台,站在这里可以清晰的看到走上台阶的人。
  
  不过,此刻这里并没有人,只摆放着一张桌子。
  
  在远处,则有一扇闭合的门。
  
  桌上则摆放着一张折叠的类似邀请函,又好似贺卡一般的硬纸。
  
  秦然目光扫过四周后,走向了桌子。
  
  在检查周围,确认不会发生危险后,这才拿起了折叠的硬纸。
  
  外侧没有什么特殊的痕迹,雪白一片。
  
  内里却有着一段文字——
  
  2567:
  
  如果你看到了这张邀请函,那么我们就要恭喜你,你已经加入了我们。
  
  你或许会心生疑虑和不解,但我们会慢慢的向你解释。
  
  不过,首先你需要达到入阶的程度。
  
  不要问我们入阶是什么,这需要你自己寻找答案。
  
  只有达到这个程度的你,才有着推开那扇门,见到我们的资格!
  
  愿你早日达到这个目标!
  
  一些不得不隐藏身份的人
  
  ……
  
  呼!
  
  当秦然看完上面的留言时,硬纸骤然间起火。
  
  看着迅速化为飞灰的硬纸,秦然不屑的一撇嘴角。
  
  “故弄玄虚!”
  
  秦然这样的评价着。
  
  除了这个评价外,秦然实在是想不到其它的了。
  
  从进入这个房间开始,对方就一直在制造着类似‘考验’的氛围,秦然不知道跟随傀儡走入小门,或者走向左侧楼梯会怎么样,但他知道对方也不是知道他所有的事情,至少,对方没有得知,他已经入阶了。
  
  “也就是说那个诡异的笑脸,虽然能够标记我,但却不具备窃听之类的功能!”
  
  得到这个结论的秦然,不由松了口气。
  
  假如那个诡异的笑脸真的能够做到窃听之类的话,秦然必然会做一些特殊或者极端的措施了。
  
  他可不想要让自己的一切都暴露在对方的眼皮子底下。
  
  至于诡异笑脸能够标记自己?
  
  面对连续两次,没有任何预兆,就准确出现在自己面前的‘分身’和‘竞争者’,早已说明了问题。
  
  不过,秦然对此是暂时无能为力。
  
  那个诡异笑脸,他曾尝试过多种方法驱除,但都失败了。
  
  不论是普通的擦洗,还是魔药类的擦洗,都是无用的。
  
  甚至,他曾尝试将那截皮肤揭下来,但等治疗后,那诡异的笑脸就会和皮肤一起再生。
  
  这让秦然明白,除非他将手剁下来,并选择不再治疗,不然的话,这个诡异的笑脸就会一直在他手上。
  
  所幸的是,他大部分的时候,都是在副本世界中。
  
  即使是返回了游戏,也习惯性的待在游戏房间内。
  
  让这个标记对他的限制作用,无限的变小。
  
  呼!
  
  默默的吐出了口浊气。
  
  秦然看向了远处的门。
  
  他很想知道里面是什么。
  
  但理智告诉他,现在还不是时候。
  
  哪怕他的精神属性评价达到了Ⅰ级,可也就是精神属性一项而已,力量、敏捷、体质、感知都属于未入阶程度。
  
  更何况Ⅰ级明显是入阶中最低的程度。
  
  对方这样的组织,绝对不会是一群最低Ⅰ级组成的,必然会有更高级别。
  
  一旦发生冲突……
  
  想着之前那位‘竞争者’的表现,秦然不动声色的转身下楼,离开了穹顶时钟塔。
  
  没有受到任何的阻拦,秦然来到了房间外,走到了艾米德.艾路上。
  
  “2567!”
  
  远处熟悉的喊声中,无法无天急匆匆的而来。
  
  当发现秦然安然无恙时,这才松了口气。
  
  然后,就是机关枪式的问话。
  
  “为什么不等我呢?”
  
  “虽然进入副本的运气很不好,但在巨大城市内,我们理应并肩作战的!”
  
  “那个是什么东西?”
  
  “危险吗?”
  
  “他们是一个组织吗?”
  
  “为什么会找上你?”
  
  ……
  
  面对着一连串的问话,登上了类火车的秦然大致讲述了一遍。
  
  “竟然还有这样的组织?”
  
  无法无天的话语中满是惊讶。
  
  “谁知道呢?”
  
  “在每天都在扩大巨大城市里,不断涌入其中的新玩家,即使出现几个疯狂、有怪癖的家伙,又有什么奇怪的?”
  
  秦然避重就轻的说着。
  
  就和他之前的讲述一般。
  
  自从得知无法无天的性格缺陷后,秦然都尽量避免某些话语刺激到好友。
  
  “嗯,也是。”
  
  无法无天没有察觉的点了点头。
  
  然后,两人间的话题,在秦然主导下,很快就变成了无法无天的‘独角戏’。
  
  从资深玩家间的秘闻,到巨大城市内发生的趣事,再到某条街道上出现的什么新建筑。
  
  当秦然驻足华尔威街13号前,无法无天的嘴就没有一刻停歇。
  
  秦然耳膜嗡嗡作响,眼前都出现了金星。
  
  看着近在咫尺的房间,秦然迫不及待的推门而入。
  
  他从没有在这一刻,发现游戏房间的重要性。
  
  “不邀请我进去吗?”
  
  紧随秦然身后的无法无天愕然的发现自己竟然没被允许进入。
  
  “不了。”
  
  “我认为你应该返回丰收酒馆去继续还债……对了,我已经向瑞秋发了私信说你无故旷工。”
  
  说完,房门就缓缓关闭了。
  
  “不!”
  
  “2567,你不能这样做!”
  
  “我们可是朋友啊!”
  
  “你忍心看到我被那个女人支配吗?”
  
  “你……”
  
  无法无天的大声吼着。
  
  “我录音了。”
  
  门缝内,秦然的声音响起。
  
  顿时,无法无天被噎住了般,彻底的说不出话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