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恶魔囚笼 > 第十章 糟糕的开始
秦然看着眼前这间仅能够放得下一张单人床后,过道就需要侧身通过的房间,忍不住的一摇头。
  
  他一刻都不想要多待。
  
  地板腐朽,哪怕秦然小心翼翼的移动,脚下都会发出嘎吱、嘎吱的响声。
  
  而且,房间内没有窗户,床上的被褥始终带着一股潮湿、发霉的味道。
  
  房间内唯一能够提供照明的器具就是从木质墙壁上延伸而出的一个油灯,不过,灯油早已燃尽,只剩下干涸的灯芯。
  
  从床头拿起自己的背包,秦然再次检查了一遍出现的房间,确认没有任何有价值的信息后,转身推门而出。
  
  昏暗、狭窄的走廊上,仅在入口处点燃了一盏油灯。
  
  久未打扫的恶臭、粪便气息弥漫其中,几个醉倒的人,就这么的躺在走廊上,打着呼噜,两边依次排列的小房间内,则不断传来了醉醺醺的叫骂声和因为价格不符而变得宛如泼妇的尖锐喊叫。
  
  被吵醒的醉汉们,发出一两声响亮的嘲笑后,就接着昏睡过去。
  
  丝毫没有介意自己是躺在什么地方,更加没有顾忌周围的环境。
  
  “被绝望击溃了的人。”
  
  秦然心底带着这样的评价,小心翼翼、尽量从这些醉汉的脚边迈过。
  
  他不会因为这些人表现的无害而放松警惕。
  
  也不会因为这些人选择的生活方式而肆意践踏对方的尊严。
  
  当迈过最后一个人时,秦然已经站在了通往地面的入口处,徐徐微风扑面而来,略微吹散了走廊内的气味。
  
  秦然忍不住的加快了步伐。
  
  而就在这时,最后一个被秦然跨过的醉汉骤然暴起,手中的匕首,寒芒一闪,直刺秦然的后心。
  
  不仅突然,而且速度极快。
  
  只是,对于从未放松警惕的秦然来说,这样的袭击实在是不够看。
  
  秦然连躲闪的意思都没有,就直接向后踢出了一腿。
  
  在匕首距离他还有相当一段的时候,秦然的一脚已经踢在了对方的胸口上。
  
  喀嚓!
  
  袭击者胸口出现了明显的坍陷,整个人更是向后飞出。
  
  不过,就在袭击者双脚离地的瞬间,秦然一转身就抓住了对方的胳膊,将对方拉了回来,轻轻的放在了地上。
  
  对于敌人,秦然可不会有什么怜悯,不然也不会一击毙命了。
  
  秦然这么做,只是单纯的不想要惊动周围的人。
  
  迅速的在袭击者身上搜索一遍后,秦然面色变得凝重起来。
  
  对方身上没有任何多余的东西,除去匕首外,什么都没有,再联想之前对方把握的时机……专业人士!
  
  “是因为赫伯特?”
  
  秦然双眼中精光闪烁。
  
  这是他唯一能够想到的可能。
  
  想到故作失忆的赫伯特正在政.府的监管下,而刚刚进入副本世界的他就受到了攻击,虽然袭击者并不强大,但却足以说明他此刻的处境不太妙了。
  
  想到这,秦然没有再犹豫,快步的走上了地面。
  
  相较于地下的恶臭,地面上的环境却是好了不少。
  
  虽然没有什么过多的装饰,但还算干净的环境,和一个挂满了钥匙的柜台,则告知着秦然这里是一间旅店。
  
  当然,是最为低廉的那种。
  
  柜台上的旅店侍者或者是老板正爬在柜台上酣然入睡。
  
  秦然没有惊动对方,悄然无声的走出了旅店。
  
  可还没有等站在站在阴影中的秦然打量周围,确认自己究竟在哪时,远处出现了一支十人队伍。
  
  统一的制服与武器,即使是跑步时都带着一种整齐划一的感觉。
  
  “军队!”
  
  秦然一眼扫过,就明白了这支队伍的身份。
  
  同样的,他也大致猜到了这支队伍的目的:为他而来!
  
  之后发生的一幕,则证实着秦然的猜测。
  
  这支队伍快速的来到了旅店前,留下三人守在外面,剩余的人就冲了进去。
  
  片刻后,冲进去的人抬着那具袭击者的尸体走了出来。
  
  并不是那种随意抬起,而是用床单制造了一个简易担架,并且,尸体上盖着一张毯子。
  
  显然,袭击者和这支队伍是一伙的。
  
  也只有这样,袭击者的尸体才能够享受到这样的待遇。
  
  貌似领头的那个冲着留守的三人一挥手,立刻,整支队伍就集合完毕,再次快速的离去。
  
  整个过程,连一句多余的话都没有,完全用手势代替了声音。
  
  精锐!
  
  秦然心底一凛。
  
  虽然这些人的实力,在秦然看来是不值一提的,但这些人所代表的势力,却不容秦然小觑。
  
  精锐军队代表的是什么?
  
  国家!
  
  哪怕实力再次变得强大,秦然也不会自大到一个人和一个国家战斗!
  
  尤其面对的还是一个火药武器已经出现萌芽的国家。
  
  想想成百上千门火炮齐射的模样,秦然的眉头就皱了起来。
  
  他此刻已经预感到情况比他想的还要糟糕。
  
  唯一值得秦然庆幸的是,他还在伯尔市。
  
  他进入副本世界前的计划,不会因为一个陌生的城市而付诸东流。
  
  “希望不是最糟糕的那种!”
  
  秦然看着远处熟悉的钟楼,心底默念了一句后,就按照计划,快速的向着某个方向而去。
  
  ……
  
  某位名人说过,当一件事有可能变好,也有可能变坏时,最终的结果往往就是坏的。
  
  此刻,秦然就面对着这样的情况。
  
  看着伯尔市警察局门前站着的一队全副武装身穿制服的人时,秦然前行的脚步径直一顿。
  
  这样的制服,秦然才刚刚见过,可以说是熟悉不已。
  
  “军队接管了警察局?”
  
  眼前的结果,让秦然一眯双眼。
  
  他最初的计划就是寻找罗杜那位新任警长,打听关于赫伯特等人的消息。
  
  可现在的局面,他不要说打听消息了,那位新任警长还是否安全,都是值得怀疑的事情了。
  
  毕竟,这支军队应该是因为赫伯特的关系,而冲着他而来。
  
  那么只要不是消息闭塞的人,都应该知道新任警长和他的关系。
  
  以军队的行事风格,为了保险起见,关押之类就变得无可避免。
  
  而这已经算是最好的情况了。
  
  假如执掌这支军队的指挥官是一个暴虐的家伙,那位新任警长恐怕连小命都该没了。
  
  最初的计划,无疑行不通了。
  
  秦然迅速的做出了调整。
  
  在进入副本世界前,为了以防万一,秦然准备了应急计划。
  
  只是还没有等秦然行动,警局门口就出现了一队人。
  
  看着其中的一个,秦然脸色一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