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恶魔囚笼 > 第十一章 夜幕鸦鸣
    科芬,赫伯特的三个弟子之一!
  
      此刻的对方看起来糟透了,脸上、身上都是鲜血淋漓的鞭痕,那条断了的腿不仅没有养好,相反看起来越发的严重了,即使走路也需要被架着。
  
      而科芬整个人更是奄奄一息,任由押送者扔进了一辆马车。
  
      秦然一皱眉。
  
      因为,按照他所知的,科芬、琼娜和哈罗德在内都应该已经离开伯尔市,甚至是兰顿国才对。
  
      “发生了什么意外吗?”
  
      秦然看着那辆押送的马车,脚步不慢,身形隐秘的追了上去。
  
      不要说对方所知道的信息,单单是往日里的情谊,就足以让秦然选择救人了。
  
      秦然目光扫视着押送队伍。
  
      除去驾车的两人和车厢内的两人外,这支队伍还有六个人,以前二后二,左右各一的方式拱卫着马车。
  
      每个人都背着遂发式的步枪,腰间各自带着一把短柄遂发枪和长剑。
  
      目光锐利,神情严肃。
  
      哪怕是跟着马车小跑了相当的距离,神情都保持着不变,呼吸也依旧平稳。
  
      精锐士兵!
  
      与之前秦然见过的精锐一样。
  
      可这却让秦然心生疑惑。
  
      “押送科芬这样的重伤员还需要这样的士兵?”
  
      秦然的目光看向了周围。
  
      黑暗并没有遮挡秦然的视线,SS+级别的感知,足够秦然看破普通的黑暗,而听力更是捕捉到了那些细微的声音。
  
      ……
  
      带着三个保镖的哈罗德伏低身体,猫着腰跟在皮尔的身后,年轻的学生握着短柄遂发枪的手心里满是紧张的汗水。
  
      虽然做了充足的准备,但是当事情真正来临的时候,年轻的学生仍然有着不适应。
  
      担忧、忐忑充斥着他的内心。
  
      不过,一想到被抓的好友,年轻的学生马上一咬牙。
  
      他无法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好友被继续关押、拷问下去。
  
      因为,他很清楚,他的敌人是多么的狠辣。
  
      假如他不趁着这个机会将好友救出的话,那么……他的好友就真的完蛋了!
  
      “哈罗德,你带着两个人负责掩护!”
  
      “剩下的一个和我来!”
  
      老学者的管家声音沉稳的说道。
  
      曾经十年的雇佣兵生涯,让皮尔早已经习惯了这样的场面,哪怕面对着是前所未有的强敌也是一样。
  
      砰!
  
      砰砰砰!
  
      话音刚落,皮尔就对着远处的车队开枪了。
  
      而且,不止一枪!
  
      皮尔双手好似变魔术一般,不但快,而且灵巧异常。
  
      只见,一把又一把的短柄遂发枪出现在皮尔的手中,一连四枪后,驾车的两人和走在最前面的两人就中枪倒地。
  
      锵!
  
      拔出长剑的皮尔迅速的向着马车冲去。
  
      与皮尔一起行动的保镖则扛着一面塔盾冲锋在前。
  
      留守的哈罗德和另外两位保镖纷纷开枪掩护。
  
      只是与皮尔的枪术相比较,哈罗德和两位保镖却是毫无所获。
  
      在枪声出现的一刹那,负责押送的士兵们就反应了过来。
  
      纷纷寻找着掩体,并且开始还击。
  
      虽然没有击杀,但这样突然的袭击却为皮尔和举盾的保镖争取到了相当的时间,令两人速度飞快的冲到了马车跟前。
  
      随着两人的靠近,马上就受到了士兵的重点关照。
  
      铛铛铛!
  
      弹丸击中了塔盾,火星四溅,却没有阻挡皮尔和那位举盾保镖的脚步。
  
      一直躲在盾牌后的皮尔径直的冲了出去。
  
      并不是直挺挺的冲出去,而是以翻滚的姿态。
  
      十年的佣兵生涯让皮尔知道这个时候自己该选择什么样的方式,才是正确的。
  
      噗!
  
      翻滚中的皮尔如鱼般跃起,一剑刺穿了面前士兵的脖子,同时抬手夺下对方手中的枪,对着一侧的士兵扣动扳机
  
      砰!
  
      又一个士兵应声而倒。
  
      六个士兵就这样死在了皮尔的手中,对方十人的战力,大半失去了威胁。
  
      可剩下的四个士兵并没有放弃。
  
      特别是车厢内有着天然防御工事的两个士兵更是给皮尔造成了大麻烦。
  
      虽然在对方瞄准的一刻,皮尔就进行了有效的躲闪,但肩膀已经被火药弹丸擦伤了,更严重的是,举盾的保镖被一枪撂倒了。
  
      “皮尔!”
  
      哈罗德惊呼着,再次扣动了扳机。
  
      砰!
  
      砰砰!
  
      烟雾缭绕间,负责掩护的三人手中枪管火光冒出。
  
      哈罗德又一次的脱靶了。
  
      可两位保镖却有着收获。
  
      一人击杀,一人击伤。
  
      面对着受伤的那人,皮尔一剑刺出,了解了对方。
  
      顿时,车外的士兵就一扫而空。
  
      可皮尔、哈罗德的脸色却没有丝毫的喜色。
  
      枪声响起,很快就会有着更多的敌人闻讯而来。
  
      而仗着实木车厢的两个士兵,显然准备严防死守了。
  
      他们的时间不多了!
  
      皮尔一咬牙,趁着对方重新填装弹药的时候,一件刺向了车厢门把手附近。
  
      啪!
  
      木屑纷飞,出现了一个浅浅的小坑。
  
      但和实木的车厢相比,这样的小坑根本算不了什么。
  
      啪啪啪!
  
      皮尔状如疯狂的连续劈砍着,十几次全力的劈砍,让皮尔气喘吁吁,也让车厢的门变得摇摇欲坠。
  
      喀嚓!
  
      又一击,木门被劈碎了。
  
      在车厢内的遂发枪伸出了时,皮尔一个打滚就钻入了马车下面。
  
      砰砰砰!
  
      一连串的枪声响起。
  
      冲上来的哈罗德带着两个保镖和失去了掩体的两个士兵进行了一次对射。
  
      两个保镖和两个士兵几乎是同归于尽。
  
      哈罗德则是靠着两个保镖下意识的保护,才没有受伤。
  
      在心底对着两个保镖道谢后,哈罗德快步的冲向了车厢。
  
      “科芬?”
  
      “你怎么样?”
  
      哈罗德半拖半抱的将昏迷的好友拽出了车厢。
  
      “快点,我们需要离开了!”
  
      帮着哈罗德架起科芬的皮尔快速的说着。
  
      可三人还没有走出几步,就被拦住了。
  
      或者说……
  
      包围了!
  
      上百的士兵出现在了周围,枪口对准了三人。
  
      “只要放出一个饵,就能钓来更多的鱼!”
  
      “毕竟,世界上从来都不缺少蠢货!”
  
      一个中年人从士兵中走了出来。
  
      肩上的徽章,代表着对方拥有一定的官阶。
  
      “不过,我得需要感谢你们这些蠢货!”
  
      “要不是你们,我还不知道该怎么引出那位2567呐!”
  
      中年人看着脸色难看的皮尔和哈罗德,抬手一挥。
  
      立刻,上百士兵就齐齐的上前一步。
  
      砰!
  
      整齐划一的脚步声,如同是击响的战鼓,让皮尔和哈罗德心头一颤,不自觉的退后了一步。
  
      可又能够退到哪里去?
  
      四面八方都是对方的人!
  
      无力感从两人心中升起。
  
      “抱歉!”
  
      做为这次行动的提议者,哈罗德向着皮尔说道。
  
      老学者的管家摇了摇头,握紧了手中的长剑。
  
      他准备拼死也要再干掉几个人,拉做垫背的。
  
      至于被俘虏?
  
      皮尔可是清楚的知道,活着有时候比死亡可怕的多。
  
      哈罗德明显发现了老师管家的异样。
  
      聪慧的年轻人,瞬间就猜到了这位管家的想法。
  
      略显颤抖的,年轻人抬起了手中的枪。
  
      年轻人准备拼死一搏了。
  
      即使他心中充满对死亡的恐惧,害怕到全身颤栗。
  
      可有过一次被俘经历的他,绝对不想要再经历一次。
  
      “负隅顽抗?”
  
      中年人毫不留情的嘲笑出声,随即就下达了活捉的命令。
  
      对方很清楚,这样做肯定会费点事,但一切都是值得的。
  
      要知道,眼前的三人,可代表着他的前途。
  
      想到高兴处,中年人的笑声不自觉变大了。
  
      可这样的笑声中却被一阵乌鸦叫声所打断。
  
      嘎、嘎嘎!
  
      黢黑中带着一抹鲜红的乌鸦,在月光下展翅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