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恶魔囚笼 > 第二十一章 前行

  “殿下!”
  
  带着几位侍女的易德尔,恭敬的向着秦然行礼,然后,一挥手。
  
  捧着三个托盘的侍女就走到了秦然的面前。
  
  托盘内,放着长袍、大氅与新鲜的花瓣。
  
  花瓣就是普通的鲜花花瓣,没有什么好说的。
  
  不过,长袍、大氅不同。
  
  长袍是丝质的、黑色的,因为折叠放在托盘内,大部分都被遮挡着,只有前襟一块能够看得清楚,上面有着金色的纹路。
  
  那纹路,秦然很熟悉。
  
  欲.望之兽的眼睛!
  
  大氅则是白色,在边际上染有一层金红,就好似落日的余辉,又像是融化的钢水,实则是……鲜血!
  
  这算是尼克王朝的传统之一。
  
  将敌人的鲜血沾染上黄金,涂抹在大氅边上。
  
  赫伯特曾不止一次向秦然说起过这个特异的传统。
  
  关于一个王朝的传统,秦然自然没有资格给予任何评价,但想要让秦然穿上这样的大氅也是绝对不可能的。
  
  更何况,面对一群心怀叵测的异种,脱下身上的装备,穿上两件华而不实的衣物,秦然除非真的是白痴才会这样做。
  
  因此,秦然瞥了一眼托盘,就自顾自的向外走去。
  
  “殿下、殿下!”
  
  “您需要穿上礼服的!”
  
  “这是传统!”
  
  易德尔在身后连连说道。
  
  “传统?”
  
  “尼克王朝都已经灭亡了,哪里还有传统?”
  
  “即使有……又有几个人是真正遵守着它呢?”
  
  秦然头也没回的问道。
  
  “这、这……”
  
  易德尔说不出话来。
  
  因为,这是事实!
  
  哪怕在卡尔哈特兵营中,最遵守尼克王朝传统的异种,也不是对尼克王朝有着什么怀念。
  
  仅仅是因为,这样做可以为它们带来好处罢了。
  
  看着秦然的背影,易德尔越发觉得眼前的‘王族’是与它曾经见过的那些‘王族’不同的。
  
  这样与众不同的‘王族’……
  
  想到这的易德尔,立刻紧走两步,看似是去再次劝说秦然。
  
  实则是将一张小纸条不着痕迹的放到了秦然的手中。
  
  秦然接过了纸条,一扫而过。
  
  接着,那张纸条就在丝丝火焰中化为了灰烬。
  
  他这个时候,恰好的站在楼梯的转角处,身后是易德尔,前面是雷哈德和烈,阻挡着所有人的视线。
  
  一切都在不知不觉中发生。
  
  秦然面无表情的看了易德尔一眼后,就继续向楼下走去。
  
  和他想的一样。
  
  他这个‘王族’的出现,已经引起了一些异种的别样心思。
  
  “不过,这不就是我想要的局面吗?”
  
  心底暗语了一句后,秦然身上的邪异气息又浓郁了一分。
  
  他准备大闹一场了。
  
  面对着秦然的放.纵,原罪们欢呼雀跃着。
  
  最直接的表现,就是已经开始悄然无声的影响到了周围的异种,而且,还是以超乎想象效果的方式。
  
  那些守在旅店门口的异种骑兵们是第一批发现不同的。
  
  希律律!
  
  温顺的战马开始发出了暴躁的嘶鸣。
  
  骑士们安抚着自己的战马,但根本不管用。
  
  相反,战马开始撕咬自己的骑士,以及……撕咬周围的同伴,用那健壮的后腿,蹬踏着周围的一切。
  
  当一位异种骑士的战马被另外一位异种骑士的战马踢伤后,前者毫不犹豫的拔剑,给了后者的战马一剑。
  
  硕大的马头,在这一剑下,尸首分离。
  
  噗!
  
  滚烫的鲜血喷洒周围,特别是战马的主人,完全被染成了红色。
  
  锵!
  
  这位被鲜血所燃的异种骑士,瞬间丧失了理智,拔剑向着对方冲去。
  
  本该是同行的伙伴,这个时候毫不犹豫的拔剑相向。
  
  不单单是这一处。
  
  旅店门前所有前来迎接秦然的骑士们都战成了一团。
  
  厮杀中,鲜血与尸体逐渐增多。
  
  这一幕惊动了其它的异种。
  
  它们不解、骇然的看着眼前的一切。
  
  然后……
  
  当那些杀红眼的骑士冲向它们的时候,这些异种们有的选择反抗,有的选择逃跑。
  
  反抗的,被这些骑士纷纷砍倒在地。
  
  逃跑的,也没有逃出多远,就伏尸地面。
  
  相较于这些精心挑选的骑士来说,这些普通的异种们,相差太多了。
  
  “杀!”
  
  “杀杀!”
  
  “杀杀杀!”
  
  ……
  
  残余的几个异种骑士们,嘶吼着,战斗着,它们丝毫不顾自己身上多出的伤势,在它们的眼中,只有它们的目标:那些其它该死的家伙!
  
  秦然走出来时,看到的就是这样的情形。
  
  即使是做出这一切的秦然,看到这一幕时,也不由的愣了愣。
  
  “原罪的气息对异种的影响这么大?”
  
  秦然心底浮现了这样的猜测。
  
  但他的脚步却没有停,脸上再次恢复了面无表情的模样,迈步而行。
  
  秦然可以做到这样。
  
  不代表其他人也可以。
  
  “这、这……”
  
  “发生了什么?”
  
  易德尔再一次结巴了。
  
  不过,和那几位侍女相比较,已经算是好的了。
  
  不是异种,只是普通人类的侍女看到眼前满是鲜血、尸体的景象后,立刻脸色发白,全身颤抖的跌倒在地。
  
  手中的托盘自然也随之跌落。
  
  雷哈德、烈,两人同时伸手,将装有长袍和大氅的托盘接住。
  
  两人能够看得出,这两件东西价值不菲。
  
  至于装有花瓣的托盘?
  
  啪!
  
  翻滚的跌落地面。
  
  花瓣一下子就在反作用力下弹起。
  
  呼!
  
  不疾不徐的夜风中,这些花瓣随风起舞,充斥在缓步前行的秦然周围,撒发着异样的芬芳与秦然脚下的鲜血、尸体形成了一种异样刺激的味道。
  
  花瓣飞舞中,本就一身邪异气息的秦然,在这个时候顿时多出了一分诡异的美感。
  
  双瞳之中散发着的七彩光芒,则让这分诡异美感变得迷离、梦幻。
  
  烈看着秦然的背影,满心崇敬的它,立刻微微一挥手。
  
  呼!
  
  风,变了。
  
  变得更加灵动。
  
  带着那些花瓣也变得灵动起来。
  
  空中飞舞的花瓣翩翩起舞。
  
  落地沾染了鲜血的花瓣也飞了起来。
  
  它们犹如风中的精灵。
  
  它们沾染鲜血。
  
  它们围绕秦然而行。
  
  厮杀中的骑士似乎也被这一幕所感染,变得略显呆滞起来,接着……它们以更加疯狂的姿态厮杀起来。
  
  仿佛,它们是在自己的主君面前表现自己的勇武一般。
  
  不只是骑士们。
  
  周围的异种也是如此。
  
  它们忘乎所以的厮杀。
  
  而秦然?
  
  他没有多看一眼。
  
  仅是嘴角微微上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