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恶魔囚笼 > 第二十三章 意外的客人
面对着【白狼之灵】的卡尔哈特,也只是勉强保持着一个不分上下的局面,而随着【蛇灵】的加入,这样的局面彻底被打破了。
  
  虚实转换之间的双头蛇灵,无视着卡尔哈特的攻击,一个缠绕就将对方死死的勒住。
  
  白色巨狼腾空而起,一口就咬在了卡尔哈特的咽喉上。
  
  嗤!
  
  被撕裂的喉咙,鲜血就这样的喷散而出。
  
  卡尔哈特不甘的怒吼挤压在胸腔中无处喷发,道道电光以比之前更强大了数分的姿态从它身躯各处迸发出来。
  
  但……
  
  完全的没有用处。
  
  白色巨狼一击得手后,就腾挪纵跃拉开了距离。
  
  双头蛇灵则化为虚无,径直的钻入了地下。
  
  电舞银蛇,雷声轰鸣。
  
  一层炽白完全笼罩了卡尔哈特。
  
  接着
  
  轰!
  
  爆炸出现了!
  
  以卡尔哈特为圆心,半径10米之内一片焦土。
  
  一件带着橙色光芒的物品悬浮其中。
  
  白色巨狼一口叼起那件物品,跑到了秦然的近前。
  
  【名称:雷陨之石】
  
  【类型:宝石】
  
  【品质:稀有】
  
  【属性:???】
  
  【是否可带出该副本:是】
  
  【备注:你需要找专门的人士来鉴定它!】
  
  ……
  
  当将这枚特异的宝石交给秦然后,白色巨狼消失在了众异种的眼前,但双头蛇灵没有。
  
  再次从地下钻出的双头蛇灵,匍匐在秦然的面前。
  
  秦然抬腿走上了其中的一颗蛇头后,目光扫视着下面依旧面带惊骇的异种。
  
  “晚宴什么时候召开?”
  
  秦然这样问道。
  
  还没有从卡尔哈特之死恢复过来的异种们根本无法回答这个问题。
  
  突发的一幕,早已经让它们失去了分寸。
  
  可有一个异种没有。
  
  易德尔!
  
  这位好似侏儒一般的异种,一路快跑的来到了双头蛇灵下面,卑微的一躬身。
  
  “殿下,宴会马上就开始!”
  
  “请您跟我来!”
  
  易德尔尽量以平静的口吻说道。
  
  但声音中还是有着些许的颤抖。
  
  不是紧张!
  
  是激动!
  
  它知道它赌对了!
  
  而这代表着,它发达了!
  
  尤其是卡尔哈特死了,这对它来说实在是太有利了!
  
  十个位子,空出来一个……它为什么不能坐上去呢?
  
  只要牢牢跟在这位殿下身后!
  
  易德尔下意识的看着面色淡然的秦然。
  
  脑海中忍不住的浮现着之前的一幕幕。
  
  然后,它无比震惊的发现,自始至终,这位殿下都没有真正意义上的出手,只是召唤了一些动物之灵在和卡尔哈特战斗。
  
  而且,最重要的是:这位殿下竟然赢了!
  
  不单单是易德尔发现了这一点。
  
  剩余的兵营高层异种也发现了这一点。
  
  它们纷纷倒吸了口凉气。
  
  看着踏蛇而行的身影,脸色再次变了两变后,迅速的变为了一脸恭敬。
  
  就如同卡尔哈特说的那样‘脾气会被实力压制’!
  
  在场的异种中卡尔哈特无疑是最强的,剩余的几个,都要比卡尔哈特弱上一筹,不然的话,也不会由对方来成为卡尔哈特统领兵营的一切了。
  
  所以,面对自己不动手就干掉了卡尔哈特的秦然,它们可是很清楚该用什么样的态度来对待。
  
  借着原罪的感应,秦然清晰的感受到了这样的变化。
  
  他不由一笑。
  
  这正是他想要的!
  
  他来到卡尔哈特兵营的目的,可不是借用‘王室’的身份来商谈的,而是‘接管’整个兵营的。
  
  因为,秦然很清楚,卡尔哈特兵营必然和某个家伙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
  
  通过卡尔哈特兵营,他就能够找到某个家伙。
  
  这是第一点!
  
  第二点!
  
  他需要一份让那个家伙正视的实力与势力。
  
  不同于以往战斗时的无人可见或者不明真相。
  
  这一次,他要的是展示。
  
  一次昭显自己‘强大’的展示。
  
  如果可以的话,秦然并不希望这么做。
  
  他更习惯将自己隐藏起来,利用对手的轻视,来获取更轻松的胜利,但他没有更多的时间去寻找、解救赫伯特了。
  
  主线任务只有60天!
  
  此刻算上赶到兵营的时间,已经过去了近十分之一!
  
  加上前往那位‘皇帝’存放遗产之地的必要时间,真的是捉襟见肘。
  
  所以,他希望那个家伙能够‘认清现实’。
  
  不然的话……
  
  他就要教会那个家伙什么是现实的残酷了!
  
  走在双头蛇灵下的易德尔、众多异种猛地感受到了一股寒气,下意识的它们抬起头看着昂然站在高处的身影,不由心底一阵打鼓。
  
  那是杀气!
  
  异种们十分确认。
  
  可正因为这样的确认,才让它们面面相觑时,脸上挂满了不知所措。
  
  它们不知道谁会是那个倒霉蛋。
  
  但愿不是自己。
  
  每个异种都抱着这样的想法。
  
  迎接的晚宴,就在这样忐忑、不安的气氛中开始了。
  
  晚宴保持着尼克王朝的传统:奢华!
  
  从细小的布置、餐具开始,一直到食物的挑选,都是以这个标注为主旨。
  
  虽然不可能真正意义恢复尼克王朝时期的模样,但秦然坐在主位上时,依旧被面前的百道菜肴惊着了。
  
  庆幸的是,没有一个异种敢于直视此刻双瞳泛着七彩光芒的秦然。
  
  收敛了惊讶,秦然在侍女的服侍下开始了晚餐。
  
  百道菜肴,一样一口。
  
  每次换取都要用温热的清水漱口,尽可能的品尝到百道菜肴的美妙滋味。
  
  而且,不需要秦然自己动手。
  
  侍女完成了一切。
  
  不论是食物,还是漱口水,都送到了秦然的嘴边。
  
  可这样做,并没有让秦然感受到惬意、享受或者轻松,相反,他举得异常的麻烦、不耐烦。
  
  秦然没有掩饰这样的情绪。
  
  这让服侍秦然的侍女越发的胆颤心惊,握着刀叉的手,开始抖个不停。
  
  秦然眉头一挑。
  
  扫视着站在餐桌两侧,却根本不可能入席的异种因为,整个大厅内只有一把椅子……就坐在秦然身下。
  
  哪怕是在场跟秦然关系最密切的雷哈德、烈也只是站在了秦然的身后。
  
  不过,两人并没有什么不满。
  
  反而是一脸的荣幸。
  
  看看站在餐桌两侧可怜的家伙,那种大气都不敢出的模样,让两人感到了自己所效忠大人的伟大。
  
  这真的是太美好了!
  
  被支配的两人在心底说着。
  
  可对其它异种,包括秦然来说,都是一种煎熬。
  
  沉默的晚宴继续着。
  
  除去刀叉偶尔碰到餐盘外,就没有了任何声音。
  
  而每一次发出刀叉触碰餐盘的声音,都会令在场的某些异种打个哆嗦,似乎是受到了惊吓。
  
  时间,在这一刻变得无比漫长。
  
  异种们纷纷祈祷起来。
  
  希望晚宴快一点结束。
  
  这样的祈祷貌似起了作用。
  
  一队意外赶来的客人,让沉闷的晚宴出现了些许的变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