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恶魔囚笼 > 第二十五章 宿命的战斗
    “好久不见!”
  
      秦然回应着对方。』天『籁小』说WwW.⒉3TXT.COM
  
      然后,就现康蒂正以一种异样的目光看着自己。
  
      那是一种既带着好奇,又带着愤怒,还有丝丝敬畏的眼神。
  
      当接触到他的目光时,这位自称为赏金猎人,实际则是伊索古城新一代‘守护者’的女士,出了一声请哼后,径直的转过了头。
  
      “吃、吃!”
  
      贝克则一边抓着盘中的糕点塞入嘴中,一边含糊不清的说着。
  
      “康蒂女士,你能够带贝克再去找点食物吗?”
  
      “这点东西根本不够他吃的!”
  
      老学者说道。
  
      “好的,赫伯特阁下!”
  
      康蒂恭敬的一点头,就领着大家伙向外走去。
  
      有着食物做为诱.惑,大家伙没有任何怨言的就离开了。
  
      立刻,会客室内就剩下了秦然和赫伯特两人。
  
      “你竟然是‘王族’……真的让人感到意外!”
  
      赫伯特这样的说道。
  
      “说实话,我在得知自己身份的时候,也很意外。”
  
      秦然一耸肩,身上的邪异气息迅的收敛了。
  
      再一次变回了正常的样子。
  
      原罪们面对着这样的抑制自然是不满的,可在秦然入阶的精神属性面前,完全没有抵抗力的就被压制了。
  
      “还是这副模样的你,让人感到舒服!”
  
      “之前的样子……太吓人了,康蒂就明显被吓到了!”
  
      “要知道能把康蒂吓到的事情可不多,就算是在卡德维尔那里,她也表现出了相当的气概,让那位吃了不少亏。”
  
      赫伯特出了善意的笑声。
  
      “能给我详细的讲一下生了什么吗?”
  
      秦然询问道。
  
      “当然!”
  
      “在你和艾加战斗受伤,暂时离开后,一切如你所预料的那样,兰顿军方出现了,他们一直都知道夜种、异种的存在,而且还和两者有着相当密切的合作,就好似卡尔哈特兵营这样。”
  
      “但是,人心总是不满足的!”
  
      “在获得了强大士兵的时候,军方中的一些人希望获得更多的‘资本’,卡德维尔就是其中的代表人物,他认为他应该掌握一切,不单单是夜种、异种,还有那位‘皇帝’的遗产!”
  
      “而我就是对方看中的一枚棋子,还是出乎预料的那一枚——因为,2567你加入了我的队伍,不仅干掉了巴托斯,还干掉了宾斯、莫索克、艾加等让卡德维尔感到掣肘的夜种、异种……所以,他认为机会到了,不需要隐瞒了。”
  
      说到这,老学者苦笑起来。
  
      谁也不愿意被当做棋子,老学者也不例外。
  
      特别是这枚棋子还随时被‘控制’时。
  
      老学者一边说着,一边那手指在矮几上写着:我被迫喝下了毒药,身上还被置入了类似窃听的装置。
  
      秦然看着,点了点头。
  
      对此,他早有预料。
  
      然后,他这样的说道。
  
      “可他忽略我!”
  
      ……
  
      “忽略?”
  
      “我可不敢忽略一位‘王族’!”
  
      坐在一个沙中的卡德维尔双手撑着一根拐杖,将下颌放在手背上,嘴里轻声自语着。
  
      卡德维尔已经不年轻了。
  
      花白的头、满是皱纹的眼角,略带臃肿的身材,都在表明着对方上了年纪。
  
      但在帐篷内所有的人,都不敢忽视这位老者。
  
      哪怕对方时刻面带笑容。
  
      “大人,我们需要启动应急备案吗?”
  
      一个副官问道。
  
      “应急备案?”
  
      “你认为卡尔哈特是一朵【艾米达之花】能够打动的吗?”
  
      “它只会比2567更凶恶!”
  
      “而我们需要做的是,看着它和2567明争暗斗,再从中获利……明白吗?”
  
      卡德维尔一边说着一边坐直了身躯翻看着有关秦然的信息。
  
      这是在今天中午最新送来的信息,包括秦然进入旅店吃了什么,都详细纪录着。
  
      越是翻看,卡德维尔就越是皱眉。
  
      强大的对手不可怕。
  
      可怕的是这个对手不仅强大,而且还谨慎。
  
      所幸的是,还有卡尔哈特这个家伙和对方纠缠,不需要他直面对方。
  
      踏踏踏!
  
      一阵脚步声打乱了卡德维尔的思绪。
  
      卡德维尔略带不悦的抬起头,就看到了自己那名前去‘送信’的副官小跑进来。
  
      制服上有着污迹,不少地方更是开裂。
  
      脸上也有着划开的口子,残存着血迹。
  
      “‘王族’的脾气并不好吧?”
  
      卡德维尔微笑的说道。
  
      派出自己的副官去送信时,卡德维尔就猜到自己的副官可能会遭遇什么,甚至,已经做好了再招募一个副官填充到参谋团队内的准备了。
  
      毕竟,他的身边从来不缺少这样的人。
  
      “大人,卡尔哈特死了!”
  
      这位副官脸色苍白的说道。
  
      事实上,自从得到这个消息,且详细知道了卡尔哈特的死亡过程后,这位副官的脸色一直都是这样。
  
      “什么?!”
  
      “将你知道的一切都说出来!”
  
      卡德维尔径直从沙中站了起来,低喝的问道。
  
      副官立刻将自己打探的消息一五一十的说了出来。
  
      帐篷内的所有人的脸色都随着这样的讲述,而连连变化。
  
      没有亲自动手!
  
      只依靠着召唤类似动物之灵就干掉了卡尔哈特!
  
      卡德维尔面沉如水。
  
      当随后打探消息的侦察兵也带回了肯定的消息后,卡德维尔没有再犹豫,直接下令道:“返回老巢!”
  
      “马上!”
  
      带着强调的命令下达后,原本隐藏在距离卡尔哈特兵营几十公里外的队伍,就迅行动起来。
  
      没有任何的停留,认准了某个方向马力全开的前行着。
  
      在一辆特制的马车中,卡德维尔从贴身的衣兜内拿出了一枚木头雕琢而成的戒指。
  
      他轻轻的擦拭着戒指内里的某个痕迹。
  
      当触动了其中的关键点时,木质的戒指迅的燃烧起来,呼吸间就化为了灰烬。
  
      看着那一小撮灰烬,卡德维尔脸上浮现着心疼。
  
      他原本以为自己不会在需要动用那股力量了。
  
      可没想到……
  
      “2567、2567!”
  
      卡德维尔低声的念叨着。
  
      不过,马上的,想到了什么的卡德维尔就幸灾乐祸的笑起来。
  
      宿命的战斗,太让人期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