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恶魔囚笼 > 第二十七章 迎风而舞
不单是康蒂反应了过来,雷哈德、烈还有剩余的三个异种骑士也都反应了过来。
  
  不需要任何的吩咐,众人就开始寻找起来。
  
  可是……
  
  一无所获!
  
  以异种骑士尸体为圆心,将整个车队都囊括进去后,仍然是什么都没有发现,一直到不甘心的康蒂扩大了搜查范围后,才发现了异样之处。
  
  “这里!”
  
  康蒂站在远处的一处灌木丛外挥着手。
  
  众人快步走过去,当绕过灌木丛,所有人的身躯都是一震。
  
  一口硕大的坩埚摆放在灌木丛后,里面还残余着温热的绿色汤汁,散发着一股莫名的刺鼻气味。
  
  “这、这是什么?”
  
  雷哈德、烈还有剩余的三个异种骑士面面相觑,不明所以。
  
  最终,所有人和异种的视线,都看向了缓步走来的秦然。
  
  秦然的目光打量着这口坩埚,然后,又看了看车队的方向。
  
  两者直线相距至少有上百米,再加上灌木丛的遮挡,站在刚才的位置,肯定是看不清这里的。
  
  可一旦靠近的话,那股刺鼻的气味就怎么也隐藏不住了。
  
  “还好!”
  
  秦然心中默念了一句后,示意雷哈德、烈细细搜查这块地方,并对着三个异种骑士一挥手,安排去保护车队。
  
  而秦然则是学着康蒂的模样扩大了搜查范围。
  
  “奇怪!”
  
  “怎么可能呢?”
  
  “即使是特异的力量扭断了脖子,但是头颅的伤口处必然带着鲜血,可为什么一点痕迹都没有留下呢?”
  
  康蒂不由自主的跟在秦然的身后,嘴中则是喃喃自语。
  
  秦然听着对方的自语,却没有答话。
  
  不过,康蒂显然不同。
  
  “你是不是发现了什么?”
  
  康蒂径直问道。
  
  “没有!”
  
  秦然一摇头。
  
  “真的没有?”
  
  “但你刚刚的神情……”
  
  康蒂狐疑的看着秦然。
  
  虽然与秦然接触的时间并不长,但是康蒂也知道秦然是一个心思缜密的人,而且极其谨慎。
  
  类似这样的诡异谋杀出现在秦然这样的人身边,秦然的表现实在是有些太过平淡了。
  
  不!
  
  也不能说是平淡。
  
  可以说是……
  
  康蒂皱着眉头,想要形容一下自己的感觉,可却完全找不到形容词。
  
  “我在思考着对方这么做的用意!”
  
  秦然这样的说道。
  
  “用意?”
  
  康蒂脸上浮现了不解。
  
  “一些事情你可以去询问赫伯特。”
  
  秦然这样的说完,就不在答话,而是极为细致认真的搜索着周围。
  
  这样的搜索足足持续了近一个小时。
  
  可除去康蒂发现的坩埚外,就什么都没有了。
  
  秦然转身快步向着车队走去。
  
  而一直跟了秦然近一个小时的康蒂,看向秦然的目光越发的不解了。
  
  “我认为我们应该返回卡尔哈特兵营,进行一次调整我们面对的是我们完全不了解的敌人,而兵营那里的防卫力量还是值得放心的……我不希望更多的人死于这种诡异的手段!”
  
  刚一回到车队,等待许久的赫伯特就说道。
  
  同时,向着秦然递来了一张字条。
  
  上面写道:修德林城堡很安全,不会有事。
  
  即使只有两人能够看到,老学者还是很小心的隐去了关键字眼。
  
  “相信我,有的时候人多并不是好事!”
  
  “目标不变!”
  
  “继续向着修德林城堡前进!”
  
  秦然说完,就钻进了属于自己的马车。
  
  面对着秦然的一意孤行,赫伯特无奈的一耸肩。
  
  剩余的人,除去康蒂皱了一下眉头外,并没有任何人反对。
  
  被秦然支配的雷哈德、烈不会去反对秦然。
  
  秦然‘王族’的身份、强大的实力足以让三个异种骑士知道该怎么做。
  
  车队再次上路了。
  
  跟随在秦然的马车后,康蒂悄声询问着赫伯特。
  
  当一张写满了文字的纸条出现在康蒂的手中时,曾经的赏金猎人不由瞪大了双眼。
  
  康蒂看着这张大致描述了赫伯特字迹与秦然对话,和满是赫伯特自己猜测的文字,忍不住在心底惊呼:“女巫?!”
  
  做为伊索古城的新一代‘守护者’,康蒂与尼克王朝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自然不会没有听说过女巫。
  
  甚至,她还知道一些女巫的秘闻。
  
  想到刚刚看到的坩埚,康蒂再也坐不住了。
  
  “赫伯特阁下,我去去就回!”
  
  将马车的缰绳交给赫伯特后,康蒂就向着秦然所在的马车走去。
  
  一如之前那般模样。
  
  秦然的身躯陷在柔软的垫子内,整个人面带思索。
  
  “为什么你不告诉我,女巫盯上你了?”
  
  “你知不知道那些家伙的可怕?”
  
  “我们应该听从赫伯特阁下的建议返回卡尔哈特兵营,至少那里是你的地盘,她们布置起来不会那么容易!”
  
  康蒂一进入车厢就连连说道。
  
  “你很了解女巫?”
  
  秦然诧异的看了一样康蒂。
  
  “当然!”
  
  “伊索古城曾经和某一支女巫进行了长达十年的战争那些家伙不仅擅长炼制各种诡异的药剂,还会施展前所未闻的诅咒,甚至最强大的一些家伙,还能够窥视未来……该死,为什么刚刚那副情景我没有想到是女巫的手笔?”
  
  康蒂咒骂一声,就以无比郑重的神情看着秦然,她说道:“我知道你的强大,也从不会否认这一点,但是再强大的人,也躲不开暗处的毒箭!女巫们最擅长制造的就是一支支的毒箭!”
  
  “谢谢!”
  
  秦然点了点头。
  
  “你同意返程了?”
  
  康蒂略感意外的看着秦然。
  
  她的印象中,秦然可不是这么好劝说的人。
  
  “不,只是你和我说的,我会铭记!”
  
  “那些躲藏在阴沟中的老鼠,一旦遇到阳光就会无处藏身!”
  
  “我会让她们明白,惹上我的后果是多么可怕!”
  
  秦然沉声说道,话语间七彩的光芒再次从他的双眼中冒出。
  
  邪异带着霸道的威势,让还想要劝说的康蒂一滞。
  
  康蒂看着眼前的秦然,她突然发现,眼前的人早已和她印象中的人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带着一分不知所措,康蒂离开了秦然的车厢,默默的返回了自己的马车,从赫伯特手中接过了缰绳。
  
  “发生了什么吗?”
  
  老学者看着康蒂的神情问道。
  
  “没、没什么。”
  
  康蒂掩饰着自己的情绪,开始专注的驾驶着马车。
  
  车队的速度陡然间加快起来。
  
  而且,之后的路途的也没有发生任何的意外。
  
  原本一天需要赶到的修德林城堡,经过了一个白天和半个晚上后,城堡的大致的轮廓就出现在了秦然的视线中。
  
  一同出现的还有……
  
  尸体!
  
  被吊死在路边树上,异种骑士的尸体。
  
  尸体一五具,在夜风中,来回的摇摆,就如同挥动着的手臂,仿佛在欢迎着秦然一行的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