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恶魔囚笼 > 第二十八章 贯穿
    三个异种骑士看到同伴的尸体后,脸色就是一变。
  
      它们快速的走到了同伴尸体跟前,想要将尸体放下来,不过,当它们看到吊着尸体脖子的‘绳索’时,脸色跟着又是一变。
  
      头发!
  
      尸体的头发从尸体的头皮上分离而出,变为了一根根绳子,将它们的主人吊死在那。
  
      康蒂面色凝重的检查着五具尸体,没有任何的外伤,也没有中毒的迹象,就是被吊死的。
  
      先不说吊死五个异种骑士的难度,单单是用死者头发一项,就足以让人惊奇!
  
      要知道,异种骑士的发型可不都是长发。
  
      事实上,为了作战方便,异种骑士大部分都是短发。
  
      催生头发,吊死头发的拥有者……
  
      这是女巫常用的一种手段。
  
      “诅咒!”
  
      “那些女巫在向我们示威!”
  
      深吸了口气,康蒂这样的说着,然后,阻止着三个异种骑士,她说道:“如果你们不想成为它们的模样,最好马上将尸体烧掉!女巫们最擅长的就是利用尸体布置陷阱!”
  
      三个异种骑士面面相觑,最终目光看向了秦然。
  
      它们需要秦然做出决断。
  
      秦然没有反对的点了点头。
  
      火焰在夜晚中出现,相距老远就看得清楚。
  
      修德林城堡自然不例外。
  
      众人很清楚这一点。
  
      “2567,我们需要离开了!”
  
      “修德林城堡已经发现了我们的到来,那里重兵防守,有着诸多火炮,还有……女巫!我们没有获胜的可能!”
  
      赫伯特走过来说道。
  
      “怎么会没有?”
  
      “难道你不相信我?”
  
      秦然反问着。
  
      眼眸中的七彩光芒又一次的闪烁起来。
  
      面对着这样的双眼,哪怕是老学者都无法直视,只能是扭转了头。
  
      “你究竟想要干什么?”
  
      “不仅没有了往日的冷静,还变得武断、刚愎自用!”
  
      “你的血脉是强大的!”
  
      “但你不应该受到它的影响!”
  
      “你这个家伙,清醒一点,再这样下去的话,你会自己毁掉自己的!”
  
      康蒂大声喝问着。
  
      通过‘守护者’传承的知识,康蒂显然发现了什么。
  
      只是,秦然却根本不理会。
  
      “继续出发!”
  
      秦然这样的说道。
  
      哪怕康蒂再三反对,车队还是以秦然为主。
  
      一声令下,车队再次向着修德林城堡而去。
  
      “不行,我们必须要阻止他!”
  
      “他现在已经被他的血脉影响了,完全没有了往日的冷静、判断……该死,谁又有这个实力阻止他呢?”
  
      “这个家伙的强大,让我们根本束手无策!”
  
      愤愤不平的康蒂坐上马车后,就不住的说道。
  
      “是啊!”
  
      “而且,我们现在还不得不依靠2567的这份强大!”
  
      “希望一切平安无事!”
  
      赫伯特苦笑的说道。
  
      “越是依靠这份强大,2567就越是变得狂妄自大,我见过这样的家伙——但和2567相比,那个家伙又根本算不了什么了!”
  
      康蒂说着,就看向了前边的马车,目光带着浓浓的担忧。
  
      不过,很快的,康蒂的担忧就被诧异所替代。
  
      车队在之前就进入了修德林城堡的范围。
  
      再加上他们刚刚焚烧尸体造成的火光,修德林城堡的人不可能没发现,可是一直到车队来到城堡前,他们都没有遇到任何的‘询问’。
  
      更加不用说是袭击了!
  
      完全是畅通无阻!
  
      而且,修德林城堡的吊桥还是放下的。
  
      尽头的三层大门也是开启的。
  
      车队内的人惊疑不定的看着眼前的一幕。
  
      秦然却没有理会更多,示意继续前进。
  
      被支配的雷哈德、烈自然不会反对秦然的命令,马车再次启动了,三个异种骑士犹豫了一下后,也跟了上去。
  
      它们身为异种,在秦然掌握了卡尔哈特兵营后,完全没有选择的余地。
  
      康蒂看着秦然鲁莽的行为,嘴里再一次的咒骂起来。
  
      不过,却没有犹豫,一抖缰绳就跟了上去。
  
      轱辘、轱辘!
  
      马车的轮子与吊桥的木板相互撞击后,发出了特有的响声,在深夜的环境下传出去老远。
  
      但修德林城堡内却还是一丁点的反应都没有。
  
      安静到了诡异!
  
      “殿下,有血腥味!”
  
      突然,一个异种骑士喊道。
  
      这位异种骑士的鼻子连续耸动着,显然有着超出常人的嗅觉。
  
      “继续前进!”
  
      车厢内传来了秦然淡淡的声音。
  
      似乎这一切都是正常的。
  
      而车队又前行了一小段距离后,所有人都闻到了那股腥臭的气息,距离城堡大门越近,那位味道就越浓郁。
  
      甚至,是到了刺鼻的地步。
  
      异种骑士、雷哈德、烈、康蒂的面色变得难看起来。
  
      因为,他们猜到了什么。
  
      当马车穿过了由两层闸门和一扇向内开启的城堡大门后,众人猜测的一幕出现在了面前。
  
      尸体!
  
      成百上千具尸体,就这样倒在了血泊中。
  
      没有厮杀的迹象!
  
      修德林城堡内的人,就如同**控的傀儡一样,站在城堡外围的区域内,让人一刀刀的斩杀。
  
      宛如屠宰场内的牲畜。
  
      那位卡德维尔也不例外。
  
      但与其他人不同,这位曾经的将军是反抗过的。
  
      对方手中握着一支精致的遂发短枪,藏在拐杖内的利剑也已经出鞘。
  
      可惜……
  
      这并没有改变对方的命运。
  
      一道整齐的伤口出现在脖颈上,让对方尸首分离。
  
      对方的头颅就跌落在大厅一角。
  
      面容中凝固着意外、吃惊和愤怒。
  
      所有人看着遍地的尸体,都久久不语。
  
      他们无法形容自己此刻的心情。
  
      原本认为是一场生死之战,结果,对手却死了。
  
      强烈的反差,就算是天赋异禀、身经百战的异种也无法接受。
  
      回忆着离开卡尔哈特兵营后的种种,看着眼前诸多的尸体,鼻中嗅着恶臭的血腥味,这些异种骑士一个个的都觉得后背发麻。
  
      诡异!
  
      太诡异了!
  
      “殿下……”
  
      一个异种骑士看向了秦然。
  
      秦然却没有理会,而是扭头看向了赫伯特。
  
      “不错的机会,不是吗?”
  
      “我们还等什么?”
  
      “开始吧,赫伯特!”
  
      “我已经等不及了!”
  
      秦然语气激动,神情略显狂热的说道。
  
      在他的身上,邪异的气息越发的惹眼,几近扭曲着周围的空间。
  
      “是啊!”
  
      赫伯特点了点头,然后径直的走到了大厅的中央,低声念起了冗长且繁复的咒语。
  
      “赫伯特阁下,您?”
  
      康蒂一愣。
  
      曾经的赏金猎人完全被搞糊涂了。
  
      她根本不明白发生了什么。
  
      可还没有等她再次开口询问,就猛地发现自己已经不由自主的向着秦然冲去了,手中漆黑的短剑直刺秦然的脖颈。
  
      不单单是她,异种骑士、雷哈德、烈都是这样。
  
      他们用最强大的攻击攻击着近在咫尺的秦然。
  
      虽然脸上带着不解、挣扎,但是身体却不由自主。
  
      下一刻,秦然就被利剑、子弹贯穿了身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