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恶魔囚笼 > 第二十九章 不相信
    秦然尸体倒地。
  
      得意的笑声从赫伯特嘴中响起。
  
      “哈哈哈!”
  
      “2567!”
  
      “被自己血脉力量影响到的笨蛋!”
  
      “对付这样的笨蛋,真的是太容易了!”
  
      赫伯特原本浑厚的声音变得尖锐刺耳,面容更是变得扭曲。
  
      虽然模样还是赫伯特的样子,但与之前给人的感觉却是截然不同,对方有着赫伯特所没有的阴狠气质。
  
      康蒂、雷哈德、烈和三个异种骑士不可置信的看着赫伯特。
  
      面对着众人的目光,‘赫伯特’的笑得越发得意了。
  
      “到了现在,你们不会还认为我是赫伯特吧?”
  
      ‘赫伯特’目光扫过被他控制的众人,眼神中出现了浓浓的轻蔑。
  
      一个个身披长袍的人从城堡各处阴影中走了出来,用冰冷的目光打量着众人。
  
      不过,却没有马上动手。
  
      显然,这些人的首领是‘赫伯特’。
  
      他们在等待着命令。
  
      而‘赫伯特’并不着急。
  
      他已经胜券在握了!
  
      他不介意多享受一分胜利的快感!
  
      “怎么可能?”
  
      “我是从第一个昏迷中醒来的人,你一直没有离开我的视线……”
  
      曾经的赏金猎人话语一顿。
  
  
      质问对方的康蒂猛地想到了一个可能。
  
      “没错、没错!”
  
      “就是你想的那样,在你们和艾加战斗昏迷后,我就已经替换了赫伯特,从被卡德维尔掠走开始,一直都是我扮演着赫伯特——卡德维尔那个白痴,还有你们这些白痴,都对此深信不疑!”
  
      “原本我认为2567会是一个麻烦,毕竟,‘皇帝’的血脉让他的能力可以轻易的识破我的伪装,可没有想到卡德维尔那个白痴竟然那样的配合,逼我喝下毒药,且置入了窃听装置!”
  
      “一切就变得完美了!”
  
      “哪怕2567也没有发现,不过,我很怀疑过度使用自己血脉力量的他,见到我时还有几分真正意义上的‘清醒’,再加上我说出修德林城堡就是‘皇帝’遗产的所在地后,他更是被蛊惑了!”
  
      说到了得意之处,‘赫伯特’忍不住的再次笑了起来。
  
      “所谓的女巫,也是你布置的陷阱?”
  
      身体无法行动,但是康蒂却向‘赫伯特’投去了愤恨的目光。
  
      因为,她想到了一路上对方的话语。
  
      当时看去,只是单纯的担心秦然。
  
  
      但此刻想来,却是利用她打探秦然的状况。
  
      “当然!”
  
      “好不容易2567向我询问‘尼克王朝’的宿敌,如果我不布置一下,岂不是太对不起他了?”
  
      “好了,你们知道了你们想要知道的,现在……你们可以死而无憾了!”
  
      ‘赫伯特’说着一抬手,手指灵活舞动。
  
      顿时,被控制身体众人手中的武器,就对准了彼此。
  
      众人惊恐的看着对方手中的武器,极力的想要夺回身体的控制权,但就如同之前攻击秦然一般。
  
      完全的做不到!
  
      “所以说,你的布置真是破绽重重啊!”
  
      就在‘赫伯特’准备完成最后一步的时候,突兀的声音就在身后响起。
  
      熟悉的声音,让‘赫伯特’一惊。
  
      但还没有等他反应,一股巨大的力道就击打在了他的腰部。
  
      一连串骨断筋折的响声中,‘赫伯特’跌落在了已经伏尸倒地的‘秦然’身边,然后,‘赫伯特’就眼睁睁的看着本该死亡的‘秦然’就这么的消失无踪,甚至,消失前,对方还极为傲慢的看了他一眼。
  
      眼神中的不屑,宛如实质!
  
      “你、你……”
  
      盯着眼前消失无踪的‘秦然’,‘赫伯特’吃力的扭动着脖颈,看向了身后。
  
  
      在那里,还有一个秦然。
  
      与刚刚消失的‘秦然’,一模一样。
  
      不论是外貌,还是气息。
  
      可唯一不同的是,此刻的秦然气息更盛!
  
      邪异的气息宛如实质一般扭曲着周围的空间!
  
      但这并不能够阻止那些身披长袍者的冲锋!
  
      事实上,在‘赫伯特’被秦然一脚踢倒后,这些人就冲向了秦然。
  
      只是,下一刻,他们冲锋的脚步就停止了。
  
      一头恐怖的怪物从扭曲的虚空中出现。
  
      成百上千的手臂,纵横交错的双腿,疯狂的碰撞着。
  
      一颗颗撒发着七彩光芒的眼睛,从碰撞处诞生。
  
      一张张遍布獠牙怪嘴在七彩光芒中诞生,正在飞速的旋转着。
  
      没有反抗!
  
      或者说,无可抵挡的!
  
      当上千道灼热的射线如同暴雨般落下后,足以称之为精锐的人群,就这样的消失在了地面上。
  
      欲.望之兽可不会介意食物是什么。
  
      “王兽?!”
  
      ‘赫伯特’痛苦的呻吟着。
  
      熟悉尼克王朝的他在看到那拥有上千只眼睛的怪物时,就知道自己完蛋了。
  
      那是他完全不可抵挡的力量!
  
      可心底的疑惑并没有因为内脏被骨头刺穿的痛苦而淡去。
  
      他无比的疑惑!
  
      他完美的计划为什么会被看穿!
  
      “为什么?”
  
      “你为什么能够发现我是假的?”
  
      ‘赫伯特’不甘心的问道。
  
      他自认为他的装扮能够瞒过所有人。
  
      不仅是外貌上,还有着学识方面,他和赫伯特的学识本就是相差无几的,如果拥有赫伯特的外貌,那他就是赫伯特。
  
      他是如此坚信
  
      可秦然并没有回答敌人问题的习惯。
  
      秦然上前一步,抬起一脚就踢在了对方的太阳穴上。
  
      啪!
  
      对方的头颅如同一颗爆裂的西瓜,径直炸裂。
  
      而一直被控制身躯的康蒂等人,立刻的恢复了行动——一根根透明的,如同头发丝一般粗细的丝线,散发着只有秦然能够看到的橙色光芒,就这样从康蒂等人身上脱落。
  
      【名称:傀儡之绳】
  
      【类型:杂物】
  
      【品质:稀有】
  
      【攻击力:较强】
  
      【防御力:强大】
  
      【属性:傀儡控制】
  
      【特效:无】
  
      【需求:力量B+,敏捷B+,傀儡操纵(精通)】
  
      【是否可带出该副本:是】
  
      【备注:这是某位傀儡师的心爱之物,但使用它需要拥有特殊的技巧】
  
      ……
  
      【傀儡控制:控制傀儡难度-1】
  
      ……
  
      显然,这就是控制康蒂等人身体的东西。
  
      秦然将其捡起装入了身后的背包中。
  
      虽然他无法使用,但秦然从不会介意收捡战利品。
  
      然后,不理会康蒂询问的眼神,秦然直接向着城堡的深处走去。
  
      从欲.望之兽那里传来的、淡淡的渴望气息,告知着秦然,在那里应该还有不错的东西。
  
      不过,康蒂却马上追了上去。
  
      “你什么时候发现他是假的?”
  
      这位曾经的赏金猎人跟在秦然身后追问着。
  
      秦然头也没回的反问了一句。
  
      “你,相信巧合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