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恶魔囚笼 > 第三十章 喂养
秦然从不相信巧合。.更新最快
  
  天生浪漫的人,会将巧合视为命运的眷顾。
  
  可惜,从小的生活环境让秦然养成了谨慎、多疑的性格。
  
  在这样的性格下,任何的巧合,都会在秦然的心中无限的放大,反复推敲,以确认这是不是陷阱。
  
  当之前的‘赫伯特’十分巧合的说出修德林城堡就是‘皇帝’遗产埋藏之地时,原本已经产生了‘眼前赫伯特是真的,只是被某些手段控制’想法的秦然,再次怀疑起来。
  
  无疑,与秦然这样的人做朋友,是十分累的。
  
  任何行为都会被恶意揣测。
  
  除去无法无天那种‘有毛病’的人外,很难有谁成为秦然真正意义上的朋友。
  
  而唯一值得庆幸的是:秦然的怀疑并不是庸人自扰。
  
  随着第一个异种骑士被杀,秦然就知道自己是对的。
  
  或许那个假的‘赫伯特’自认为做的天衣无缝,但在拥有【追踪】且感知超常的秦然眼中,实在是破绽重重。
  
  不论是用【傀儡之绳】‘扭’下头颅后,对方所乘坐马车上极力掩盖,却仍然被沾染的淡淡血腥味,还是那口大坩埚附近浅浅的,但依旧可以辨认的男士脚印,都在一次次的暴露着对方。
  
  还有那些被自己头发吊死的异种骑士。
  
  没有外伤,没有中毒不假。
  
  但昏迷也是真的。
  
  无双级别的【医学.药品知识】和基础级别的【魔药学】令秦然轻松的辨识了那些被吊死的异种骑士身上发生了什么。
  
  至于头发?
  
  实在是简单。
  
  对方的那些手下可不像异种骑士那样,全部都是短发。
  
  只需要刮光异种骑士的头发,选择类似颜色的头发就能够做到这一点。
  
  也正因为如此,秦然确定对方身上有着和下属联络的装置。
  
  所以,他利用【原罪.傲慢】和对方周旋。
  
  秦然想要知道对方想要干什么!
  
  为什么不用高级邪灵【血腥玛丽】?
  
  因为,气息!
  
  【血腥玛丽】可以变化成任何一个人,但对于已经表明了‘王族’身份的秦然来说,气息方面却和【原罪.傲慢】差了一筹。
  
  一切都如同秦然预料的那样。
  
  【原罪.傲慢】如出一辙的容貌、气息,完美的欺骗了对方。
  
  也让秦然推断出对方想要干什么。
  
  调虎离山!
  
  对方已经展示了自身屠杀修德林城堡的能力,所以,不存在利用他来对付修德林城堡的意图。
  
  对方只想要他离开卡尔哈特兵营而已。
  
  秦然相信,哪怕没有他派出异种骑士追击卡德维尔的事情,对方也一定会找出借口来让他离开卡尔哈特兵营。
  
  毕竟,对方是唯一知道‘皇帝’遗产在哪的人。
  
  当然了,经过这么一系列事情,秦然也大致猜到了‘皇帝’遗产在哪里了。
  
  实在是太明显了!
  
  因此,他要加快速度了。
  
  他的时间可不多了。
  
  秦然大踏步的向着城堡的深处走去。
  
  而听到秦然反问的康蒂却是一愣。
  
  康蒂完全不理解秦然为什么会说出这句话。
  
  紧皱眉头的女士站在原地思考了片刻,但根本没有任何的头绪。
  
  可也不是完全没有收获。
  
  至少,她想到了,之前的一幕幕,秦然似乎在利用她,一直麻痹那个假的赫伯特。
  
  被人利用可不是什么愉快的经历。
  
  哪怕事情的结果是好的,但康蒂依旧有些无法接受。
  
  她认为自己没有受到应有的尊重。
  
  所以,这位曾经的赏金猎人略带怒气的哼了一声后,大踏步的向着秦然追去。
  
  负气离开?
  
  别开玩笑了!
  
  赏金猎人的生涯,新晋伊索古城守护者的康蒂可不是那种小女生。
  
  她要成熟的多。
  
  她会直接表达自己的想法和感情,而不是遮遮掩掩、自怨自艾。
  
  ……
  
  修德林城堡,外貌看起来和一般的古城堡没有什么区别。
  
  但内里却是别有洞天,尽管大部分还是阴冷潮湿,但是某些地方却是温暖、舒适的,例如:存放某些重要物品的密室。
  
  秦然在推开位于卡德维尔书房的暗门后,立刻被成堆黄金、宝石反射出的光泽,晃了眼。
  
  欲.望之兽更是朝着密室内唯一的光源扑去。
  
  不过,马上就被秦然制止了。
  
  无视着欲.望之兽从心底传来的不满,秦然讶异的看着这株一人多高,长满了白色花朵,散发着淡淡白光的‘树’。
  
  之所以说是‘树’,实在是因为,秦然不知道该如何形容了。
  
  眼前的植物有着树的树干,但枝桠部分却是一根根缠绕的藤蔓,藤蔓缠绕着树干,盛开着朵朵白花。
  
  白花,秦然不陌生。
  
  就是之前【艾米达之花】。
  
  在修德林城堡内发现【艾米达之花】秦然可不会惊讶,真正令秦然惊讶的是【艾米达之花】的数量。
  
  原本秦然的猜测,像是【艾米达之花】这种能够抑制异种进入衰竭期的植物,不说稀有,但也应该是珍贵才对。
  
  可眼前的树上,粗略一数,就至少有上百朵。
  
  而且,眼神敏锐的秦然,很轻易的就看到在那藤蔓的缝隙上,还有着一个个细小的嫩芽。
  
  秦然可以肯定,这些细小的嫩芽再次生长下去的话,一定会开出【艾米达之花】。
  
  不过,更令秦然在意的是,欲.望之兽对其的渴望。
  
  欲.望之兽不挑食,会吞噬所有被它干掉的东西,但每次主动提出‘进食’的话,却只能够证明一点:那是好东西!
  
  脑海中想着凯美瑞斯之眼和尼克王朝的关系。
  
  秦然在检查了眼前长满【艾米达之花】的树,没有任何危险后,抬手摘下了一朵【艾米达之花】抛给了欲.望之兽。
  
  小小的花朵对于巨大的欲.望之兽来说,完全是不够看。
  
  刚靠近欲.望之兽就被吞噬的无影无踪。
  
  秦然心底欲.望之兽传来的渴望越来越浓。
  
  没有犹豫,秦然又摘下了一朵。
  
  当康蒂进入密室时,上百朵【艾米达之花】已经被秦然给欲.望之兽喂食了过半。
  
  吞下五六十朵【艾米达之花】的欲.望之兽并没有发生显而易见的变化。
  
  反而是‘饥饿感’越发的浓郁了。
  
  它不在满足于秦然的喂养。
  
  它希望主动吞噬。
  
  活动的人类也不例外。
  
  下一刻,上千只邪眼就看向了康蒂。
  
  顿时,气势汹汹的康蒂就一滞,整个人的身躯更是变得僵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