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恶魔囚笼 > 第三十二章 黑暗旌旗
滚烫的【狮心王】发出了响亮的Wwん.la
  
  金色狮子的幻影一跃而出。
  
  不同于以往的大梦初醒、慵懒的模样,此刻的金色狮子不仅威猛无匹,而且无比真实。
  
  它抖动着身躯,甩动着狮鬃,向着卡尔哈特兵营的方向,发出了低沉,包含威严的吼声。
  
  顿时,系统的提升如逆转的瀑布般,出现在秦然的视网膜上——
  
  【检查符合能量,狮心王.王之潜质临时转换晋升!】
  
  【王之脚步开启】
  
  【能量不足,王之赞许未开启】
  
  【能量不足,王之威严未开启】
  
  【能量不足,王之震怒未开启】
  
  【能量不足,王之杀戮未开启】
  
  ……
  
  “临时转换晋升?”
  
  “【王之脚步】!”
  
  惊讶于【狮心王】变得秦然,下一刻就被【狮心王】新出现的属性锁吸引了,看着新属性的注释,他毫不犹豫的选择了使用。
  
  立刻,金色的狮子转身化作一团金光包裹了秦然。
  
  然后……
  
  连带着疾驰的夜枭在内,消失无踪。
  
  ……
  
  卡尔哈特兵营,战斗还在继续着。
  
  在那好似长诗,又如同战歌的语调响起后,袭击者的攻势又一次被异种依靠火药武器和自身奇特能力打退了。
  
  看着败退的士兵,听着那越发响亮的语调,指挥这场战斗的耐伊尔终于失去了耐心。
  
  “让战车上场!”
  
  身材胖大,一脸横肉的耐伊尔沉声说道。
  
  “是,长官!”
  
  一个副官躬身应是后,就向外跑去。
  
  下一刻,地面出现了轻微的颤抖。
  
  蒸汽机的轰鸣中,超过二十辆足有四辆四轮马车并排大小,高有十米,由最结实的木头和金属混制而成的战车就出现在了战场上。
  
  “那是什么?”
  
  易德尔目光惊讶的看着这些闻所未闻的战车。
  
  然后,它的目光马上变得呆滞起来。
  
  战车顶端,一门门火炮从预留的射击口处伸了出来,以居高临下的姿态,对准了异种们的防御工事。
  
  接着——
  
  轰轰轰!
  
  呼呼呼!
  
  炮塔上火光乍现,一颗颗炮弹落在了异种的防御工事上。
  
  但这还不算完,当火炮后撤后,一根根粗大的管子代替了火炮,从射击口中伸了出来,向着异种们的防御工事倾洒着烈焰。
  
  一瞬间,毫无防备的异种们就损失惨重。
  
  “后撤!后撤!”
  
  “突击队!”
  
  “跟我上!”
  
  易德尔大声吼着,然后带领着身旁的精锐异种,就冲出了防御工事。
  
  它很清楚,再让这些好似移动塔楼般的东西进攻的话,它们根本抗不了多久。
  
  必须要毁掉这些东西!
  
  带着这样的想法,易德尔和身边的突击队对着战车发动了猛烈的攻势。
  
  既有着燧发枪的射击,也有着血脉能力的焚烧。
  
  可……
  
  完全的没有用处!
  
  射击而出的弹丸,根本射不穿战车的‘装甲’。
  
  而本该燃烧的烈焰,则在沾染上‘装甲’后,就迅速的熄灭了。
  
  相反,战车的反击却让易德尔和突击队变得左支右绌。
  
  不单单是顶层喷射的烈焰,还有下一层突然出现的射击口内,伸出的燧发步枪!
  
  砰砰砰!
  
  密集的弹丸如暴雨般倾盆而下。
  
  突击队内三分之一的异种在这一刻,全身血花绽放倒地了。
  
  易德尔发出了愤怒的吼声,但根本没有用处。
  
  战车组成的第二波攻击又到了。
  
  易德尔和突击队被打回了防御工事内。
  
  感受着防御工事被炮击的震动,易德尔看着个个带伤的突击队员,它满心不甘、气馁!
  
  乃至是绝望,混杂在种种负面情绪内让易德尔低着头喘着粗气。
  
  好似一头舔着伤口的野兽,正在又一次积蓄着自己的力量。
  
  周围的突击队员则是一脸丧气。
  
  在战时,被挑选入突击队,本身就是一种对它们实力的认可。
  
  假如换做是普通士兵,哪怕是全副武装的那种,它们中每一个都有把握,一个人干掉十个,甚至更多。
  
  可在那移动的塔楼内,它们却毫无办法。
  
  厚重结实,明显经过了特殊处理的‘装甲’,狭小的射击口,都让它们无从下手。
  
  唯一的弱点就是略带的火炮射击口,但十米的高度和不停喷射的烈焰,却让它们靠近都难。
  
  踏踏踏!
  
  急速接近的脚步声,让易德尔抬起了头。
  
  它看到了与自己‘平级’的几个家伙出现在了面前。
  
  不同于周围异种的狼狈。
  
  这几个异种不仅毫发无损,而且全身上下都是干干净净的,脸上更是带着仿佛在逛后花园一般的神情。
  
  “易德尔!”
  
  “你的闹剧该结束了!”
  
  “现在由我们接手卡尔哈特兵营!”
  
  领头的异种很不客气的说道。
  
  “你们接手?”
  
  “一群在开战后,就躲进了地下防御工事的家伙竟然和我说接手?”
  
  “你们将投降说的太轻巧了!”
  
  易德尔冷笑的揭穿了这群家伙的真正目的。
  
  周围的突击队员一怔,马上看向这群异种的目光就变得不善起来。
  
  “投降?”
  
  “不、不,是又一次的合作!”
  
  “比卡尔哈特在时,更加紧密的那种……那位已经给予了我承诺!”
  
  “当然,不需要你答应什么的!”
  
  “我来这里只是通知你的!”
  
  领头的异种,这样的说道。
  
  这样的话语彻底的点燃了突击队员们的怒火,它们险死还生,那么多的同伴倒在战场上,怎么可以换来这样的结果?
  
  “你们这群……呃!”
  
  一名突击队员准备破口大骂,但才刚刚开口,整个人就倒地了。
  
  不止是这名突击队员,周围的突击队员包括易德尔在内都倒地了。
  
  更加重要的是,诸多防御工事上的力场护盾在这一刻,全部的消失了。
  
  “你这个混蛋!”
  
  “你就不怕殿下回来后的惩罚吗?!”
  
  马上反应过来的易德尔怒视着对方。
  
  “殿下?”
  
  “一个幼稚的年轻人,怎么能够当得起这样的称呼?”
  
  “更何况,它说不定已经死在了那里!”
  
  对方毫不在意的一笑,捡起旁边的一支燧发步枪,将早就准备好的白旗挂在上面,高举过头顶,缓步走出了防御工事。
  
  “别开枪!”
  
  “耐伊尔大人,我们带来了合作的诚意!”
  
  对方高声的喊着。
  
  战场上的炮火声一顿,只剩下了身后大厅内还在高歌的语调。
  
  在这样的语调中,高举白旗的几个异种显得是那样的突兀。
  
  “叛徒!”
  
  “叛徒!”
  
  ……
  
  残余在防御工事内的异种、人类看到这一幕,一个个大声怒斥。
  
  不论是异种,还是人类,都无法接受这样的背叛。
  
  可高举白旗的几个异种则是无关痛痒,它们一个个昂首阔步,趾高气扬的走向了耐伊尔所在的位置。
  
  “你们真够慢的!”
  
  耐伊尔看着走近的几个异种,很不客气的说道。
  
  “只要不会耽误那位大人的事情就是好的!”
  
  高举白旗的异种笑道。
  
  “嗯!”
  
  耐伊尔不置可否的点了点头,然后,眉头猛地一皱。
  
  它看向大厅的方向,连连吼着。
  
  “真是烦人!”
  
  “都什么时候了,还相信那样的无稽之谈?”
  
  “既然这样,我就成全你们这些傻瓜!”
  
  “火炮手给我对准了那个大厅,将那里轰塌了!”
  
  吼声中,耐伊尔面容变得狰狞。
  
  几个异种完全事不关己的站在一旁静静的看着。
  
  战车上的火炮开始迅速调整角度。
  
  纷纷将炮口对准了大厅。
  
  大厅内的伤员们看到了这一幕。
  
  它们、他们用更大的声音咏唱着语调。
  
  似乎,这就是它们、他们的反击。
  
  “白痴!”
  
  耐伊尔嘲笑出声。
  
  它高高的抬起了手,就要挥下。
  
  可一道耀眼的金色却在这时爆发出来。
  
  异种和人类的目光,不由自主的看向了金色的光芒。
  
  它们和他们一同看到了赤眼黑色的战马从阴影中奔出,看到了马背上骑士黑色的鸦羽风衣在夜风中如同旌旗般飘荡,看到了巨大的怪物从虚空中爬出,看到了在骑士手中熊熊燃烧的恶魔之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