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恶魔囚笼 > 第三十八章 仪式
    圣骑士,被如今的人们当做传说或者故事中杜撰的人物来看待。
  
      但是做为女巫一族的继承人之一,艾米达.克里却知道,圣骑士是真正存在着的!
  
      那些家伙不仅实力强大,且品德高尚。
  
      曾经一直被当做英雄所崇拜。
  
      直到其中一位圣骑士突然离开所在的骑士团,前往某片不毛之地,建立了一个极不起眼的国家后,数量不多,但也不少的圣骑士开始急速的减少,最终,这个群体迅速在历史的长河中销声匿迹。
  
      不过,那个极不起眼的国家,却开始繁荣昌盛起来。
  
      并且建立一个真正意义上的王朝——
  
      尼克王朝!
  
      没错,就是尼克王朝!
  
      那位圣骑士建立的就是尼克王朝!
  
      同样的,那位圣骑士就是尼克王朝的皇帝陛下!
  
      尼克王朝的那位皇帝出身骑士团,这是女巫一族中,掌握的最大秘密之一!
  
      虽然后来那位皇帝不曾展示圣骑士的力量,但这个秘密一直被女巫们秘密保存,艾米达.克里自然翻阅过记录着这些秘密的秘卷。
  
      可当时的她是当笑话来看的。
  
      深知自己团体中的某些事情的艾米达.克里,可不会认为女巫们就能够窥视一切真实。
  
      她们又不是那些古板的历史记录者?
  
      怎么会一字不差的记录所有事实?
  
      所以,艾米达.克里不相信这份记录。
  
      她更加愿意相信另外一个。
  
      毕竟,皇帝陛下对某个女巫的始乱终弃,要比这个真实多了。
  
      可现在?
  
      看着沐浴圣光的秦然,艾米达.克里的大脑都要沸腾了。
  
      脑浆如同浆糊,根本无法思考。
  
      “这、这怎么可能?”
  
      艾米达.克里嘴里喃喃自语着。
  
      手中的行动却不慢。
  
      她到现在还无法猜测秦然为什么会拥有圣骑士的力量,也无法推断,这和那位皇帝陛下有没有关系。
  
      但她知道一点,如果她在不快点破坏她的布置,她就要死在这里了。
  
      看看那充斥光辉的‘圣剑’斩开的山壁。
  
      艾米达.克里绝对不想要挨上一剑。
  
      嗡、嗡嗡!
  
      随着艾米达.克里的几个手势,周围墙壁上的秘法文字发出了阵阵蜂鸣,然后,极速的枯萎着。
  
      充斥整个空间的正能量,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减少着。
  
      【晨曦之剑】的加持开始消失。
  
      但……
  
      被抑制的凯美瑞斯之眼、恶魔的力量却是急速的复苏着。
  
      艾米达.克里清晰的感知到了这一切。
  
      可她并没有在意。
  
      对于艾米达.克里来说,是远离圣骑士,还是靠近邪恶本源,并不是一个难以选择的问题。
  
      或许‘王兽’很强大。
  
      或许恶魔变身很强大。
  
      但也不会比圣骑士可怕!
  
      通过赫伯特的记忆,艾米达.克里自认为对秦然了如指掌。
  
      只是,她远远低估了秦然隐藏着的底牌。
  
      或者更加准确的说是,低估了秦然的成长速度。
  
      她是从赫伯特的记忆中了解到了秦然当时的状态。
  
      可那是当时的!
  
      她永远不会知道短短时间内,秦然究竟经历了什么。
  
      她永远不会知道秦然对于生存的渴望和性格中偏执相结合后,会爆发出怎样的绚烂之光。
  
      光辉收敛,烈焰冲天。
  
      硫磺的味道在混乱中喷发而出。
  
      烈焰组成的双翼下,螺旋的恶魔之角冲天而起,熔岩的身躯散发着灼热的高温,扭曲着空间。
  
      上一刻普照圣光的骑士,这一刻转身化为了熔岩恶魔。
  
      一声咆哮。
  
      一道烈焰冲击波径直而出。
  
      接着是第二道!
  
      然后是第三道!
  
      恶魔化秦然面前130°、40米内瞬间被判定为极强级别的火焰所覆盖。
  
      不单单是火焰的判定是极强的,冲击力也是极强级别的。
  
      艾米达.克里在恶魔化的秦然第一次发出【烈焰冲击2】就感觉到了不对,但面对瞬间冲到面前的烈焰冲击波,艾米达.克里能做的就是防御:女巫与皇帝血脉的拥有者,那头惑人心魄的紫黑色长发疯狂的生长,犹如盾牌,更好似盔甲,将对方包裹其中。
  
      当一切还未真正意义上的完成时,秦然的第一道【烈焰冲击2】就到了。
  
      伴随着巨大冲击的烈焰,不仅撕裂着紫黑色长发组成的防御,更是烧灼着这些头发。
  
      这些足以抵挡火炮的长发,面对着普通烈焰的焚烧,或许没有什么,但面对着恶魔之炎,却被天然的克制着。
  
      又一次的克制!
  
      面对着源源不断生长的紫黑色长发,如跗骨之蛆般燃烧着的恶魔之炎,钻入了艾米达.克里布置的防线内。
  
      “啊啊啊!”
  
      灼热的高温,焚烧的疼痛,让艾米达.克里惊叫连连。
  
      而这个时候,秦然就蛮不讲理的扇动着恶魔双翼,发出了第二道、第三道【烈焰冲击2】。
  
      下一刻,艾米达.克里被烈焰淹没了。
  
      甚至,那惨叫声都消失不见了。
  
      艾米达.克里仿佛在烈焰中被烧成了灰烬。
  
      可恶魔化的秦然却能够清晰的感知到,对方只是受伤了而已。
  
      还不是致命伤!
  
      所以——
  
      呼!
  
      一柄完全由烈焰组成的巨剑凭空出现在了恶魔化的秦然手中。
  
      虽然只是强大级别的烈焰,但极强级别的锋锐效果,却让这把巨剑在恶魔化秦然手中挥出的时候,带起了撕裂空气的呼啸。
  
      不仅是恶魔化带来的力量属性,还有秦然本身所掌握超凡级别的【冷兵器.重武器】。
  
      再加上【斩首烈焰剑2】,这一剑只要命中艾米达.克里,秦然就有把握结束这场战斗。
  
      可这样的一剑却落空了!
  
      不!
  
      准确的说是……艾米达.克里失去了踪迹。
  
      对方从烈焰的焚烧中消失了。
  
      恶魔化的秦然马上抬头。
  
      强化后的感知,让秦然第一时间找到了对方。
  
      头发被烧焦,全身带着诸多烧伤的艾米达.克里没有了初见时的美感。
  
      有着的只是狼狈不堪。
  
      此刻女巫与皇帝血脉的拥有者低下头看着秦然。
  
      眼神中的怨毒宛如实质。
  
      然后……
  
      艾米达.克里的左手开始缓缓消失,就好像是被某种无形的生物啃噬一般。
  
      接着,是右手!
  
      最后,是双腿!
  
      当发现艾米达.克里后,秦然就想要继续进攻,可一道莫大的、无形的力量,却令恶魔化的他动弹不得。
  
      非但是动惮不得,一股危机感还从他的心底升起。
  
      随着艾米达.克里的四肢消失,这股危机感越来越浓了。
  
      直至后来,危机感变成了熟悉的冰冷。
  
      那……
  
      是死亡的气息!
  
      他的心都要被冻结了!
  
      不是错觉!
  
      不是比喻!
  
      是,事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