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恶魔囚笼 > 第二十六章 如你所愿
    对于大多数的人来说,神秘的力量是陌生的,是让人恐惧的。天籁小说Ww『W.⒉3TXT.COM
  
      即使淡淡的白色光辉中满是怜悯与神圣也是一样。
  
      因为,这样的怜悯与神圣,是建立在十几个侍从倒地的基础上。
  
      身为这些侍从的雇主,可是相当清楚自己雇佣的人究竟是怎么样的强大,他们中的每一个,都可以随意击倒三五个大汉,有一两个更是能够达到以一抵十。
  
      可就是这样的人,竟然一瞬间就倒地了。
  
      这些家长们他们愤怒不假,但眼前的一幕,却好似一盆冷水当头浇下,让这些家长们驻足不前。
  
      他们每一个惊疑不定的看着秦然。
  
      特别是那第一个起冲锋的家长,脸上残余的愤怒和刚刚出现的惊骇,相互交织后,显现出了一副极为怪异的模样。
  
      看着这些人,‘塞安’心底不由在冷笑的同时,涌出了一阵不屑。
  
      这样的情况早已被那位大人预料到了。
  
      而她出现在这里,就是为了应对这样的情况。
  
      “是你谋害了我的学生吗?”
  
      ‘塞安’从人群中走了出来,正义凛然的看着以帽兜遮面的秦然,而且不等秦然回答,整个人就冲向了秦然,完全就是一副激动不能自已的模样。
  
      看着‘塞安’的模样,面对着‘仇人’产生恐惧、退缩心理的家长们立刻感到了一阵羞愧。
  
      可还没有等这些家长们有所反应,一阵爆裂的马嘶声响起。
  
      希律律!
  
      拉着那辆黑色马车的两匹马如同疯了一般挣脱了束缚的缰绳,就这样拉着那辆黑色马车和车中的尸体,冲向了秦然。
  
      “啊!!”
  
      “艾咪!”
  
      “沃尔琳!”
  
      ……
  
      尸体的父母忍不住的惊呼出声。
  
      他们想要阻止两匹疯了一样的马。
  
      可根本不可能。
  
      疾跑的马撞在人身上,那强大的力道,足以让正常人被撞得骨断筋折,就算是那些佣兵、赏金猎人出身的侍从只能选择较为温和的方式。
  
      两个身手敏捷的侍从向着马车上跳去,他们想要抓住缰绳,让马车停下来。
  
      可两人刚刚的脚掌刚刚踏上马车就身体一僵,从马车上跌落在地,任由车轮碾过,出了骨头断裂的声音。
  
      鲜血从嘴中喷出,胸膛塌陷了一块的两个侍从倒地不起。
  
      显然,活不了了。
  
      这一幕让剩余跃跃欲试的侍从们脸色一变,迅的让开。
  
      他们特殊的职业生涯,让他们现了不对劲的地方。
  
      “快闪开!”
  
      人群中传来了大喊。
  
      立刻,人群就好似被刀子切割开来一般,分为了左右。
  
      冲在最前面的‘塞安’顺势退入了人群中,看着不远处的秦然,出轻声的冷笑。
  
      她非常期待秦然会怎么做。
  
      是选择逃避?
  
      还是面对两匹被灌下了特殊药剂,狂暴的能和熊一战的马。
  
      当然了,不论怎么选择,都只是一个开胃菜。
  
      真正的大餐……
  
      ‘塞安’看向了马车的车厢。
  
      那才是大人安排的杀手锏。
  
      整个车厢都用毒药浸泡过,靠近一些就会被影响神智,触摸就会陷入到必死的地步,而且,毒药作的过程,会十分的迅。
  
      只要马儿拉着车厢靠近了秦然,一切就会分出胜负!
  
      而那些能够随意靠近、接触车厢的家长,都是她在之前重点‘关注’过的。
  
      不过,就算有着解药,也只是短时间的压制毒药。
  
      稍微再过片刻,就会彻底的失去作用。
  
      “果然不愧是大名鼎鼎的贡兰森,竟然真的想要硬抗!”
  
      “真是自找死路!”
  
      “如果你选择逃避的话,还能够多坚持一会儿,可现在?”
  
      ‘塞安’的目光很快就再次放在了秦然身上。
  
      当她看到站在原地一动不动的秦然时,眉头一皱,迅的露出了一个讥讽的神情,接着,就变得跃跃欲试起来。
  
      她的胃部出了饥饿的叫声。
  
      舌头不自觉的舔着略显干涩的嘴唇。
  
      她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品尝眼前这位强者的血肉了。
  
      可是……
  
      “停下!”
  
      低喝声从满是光辉的身影处传来。
  
      两匹前一刻还无比狂暴的马儿,就这么硬生生的刹住了车。
  
      被一声话语制止了?!
  
      这怎么可能?!
  
      所有人都不可置信的看着秦然。
  
      因此,所有人都忽略了被喝止的马儿。
  
      假如有人能够细细观察的话,就能够看到刚刚还狂暴不已的马儿,不仅双眼中的暴躁在迅的消退,而且健壮的身躯还在微微颤抖。
  
      一副完全遇到了天敌的模样。
  
      事实上,在马儿眼中,此刻被光辉笼罩的秦然,要远远比所谓的天敌可怕。
  
      一丝淡淡的硫磺气味下,源自深渊的混乱气息中夹杂着最原始、最邪恶的目光,被注视着的马儿没有被当场吓尿,就已经是因为自身强壮和药物的功劳了。
  
      但周围的人不知道。
  
      他们看到的只是,秦然一声低喝,狂暴的马儿就停了下来。
  
      一群人几近呆滞的看着收敛了恶魔之力、原罪气息的秦然缓步走向了车厢。
  
      刚刚同样被震惊的‘塞安’马上回过了神。
  
      “就算你能够震慑疯马,你也无法对抗那位大人的毒药!”
  
      ‘塞安’心底暗道。
  
      可接下来的一幕,却让‘塞安’瞪大了双眼——
  
      秦然站在了车厢旁,不知不觉间,身上的白色光辉越的浓郁了。
  
      他以与之前一般无二的平和声音说道:“你们遭受的痛苦,我无法感同身受,但我可以让那些肆意将你们折磨的人,受到十倍、百倍的痛苦!”
  
      “愿你们……安息!”
  
      话语间,秦然就将四位少女的尸体抱出了车厢,一一放在了地上。
  
      整个过程轻缓,而又稳健。
  
      “从、从我女儿的身边离开!”
  
      一位女士装着胆子走了过来,大声制止着秦然。
  
      “请暂时不要靠近她们……她们的灵魂,不希望自己的父母再受到伤害!”
  
      “什、什么?”
  
      “灵魂?!”
  
      那位女士一愣,不知所措的看着女儿的尸体。
  
      而这个时候,秦然的手中已经绽放出了更耀眼的光辉。
  
      不知是否是强光下的错觉。
  
      人们突然现少女们本来僵硬、阴暗的面容,变得明媚、柔和了许多,似乎从嘴角都流露出了一丝笑容。
  
      “这、这……”
  
      所有人不知所措的看着秦然。
  
      被这么多双眼睛注视着的秦然则一步步的走向了‘塞安’。
  
      “挑起了是非,愚弄着世人,亵渎着尸体的你,必将受到惩罚!”
  
      秦然一字一句的说道。
  
      “惩罚?”
  
      “你要让万蛇吞噬我吗?”
  
      “你有这个能力吗?”
  
      随着秦然的走近,被揭破隐秘的‘塞安’心中无比的紧张,但是嘴上却不示弱的攻击着秦然。
  
      众所周知,‘蛇’在某些隐秘教派中是被当做‘圣’来崇拜的。
  
      ‘蛇’传递知识,且又有掌管刑罚的。
  
      不过,教义较为温和的晨曦教会中却没有这样的‘圣’。
  
      话音落下,心中思考该如何脱身的‘塞安’就若有所感的抬起头,她似乎感应到了一个略显玩味的目光。
  
      “如你所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