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恶魔囚笼 > 第二十七章 开端
嘶嘶嘶!
  
  阵阵嘶鸣中,成千上万粗大的、额上长有细角的毒蛇凭空出现在‘塞安’的周围,瞬间,将这位心怀不轨的冒牌货щww..lā
  
  周围的人们呆滞的看着这一幕。
  
  不自觉中,看向秦然的目光就带上了深深的敬畏。
  
  从秦然突然出现开始,每一次的举动,在这些人看来都是不可思议的。
  
  喝止狂暴的马,安抚灵魂,还有当人大言不惭时,用对方的言语来惩罚对方。
  
  至于一开始击退那些侍从?
  
  反而是变得微不足道了。
  
  “这、这位阁下,请问……”
  
  一个中年男子壮着胆子询问着。
  
  可秦然并没有回答,只是在摆了摆手后,就向着‘塞安’走去。
  
  这个冒牌货在【剑技万蛇】出现的时候,就彻底的陷入了万蛇噬身的幻觉中,根本难以自拔。
  
  秦然面对着这样的敌人可不会客气。
  
  他的手指在对方的脖颈处轻捏了数下后,就直接揭下一层皮来。
  
  顿时,一直注视着秦然的人们就出了惊呼。
  
  “女人?!”
  
  “竟然会是一个女人?!”
  
  “那、那刚刚?”
  
  ……
  
  虽然冒牌货的脸上还残留着一些化妆的痕迹,但是辨认出男女,还是十分简单的。
  
  而且,这些家长并不愚笨。
  
  相反,能够拥有他们这样的身价,在常人之中,他们都是非常聪明的。
  
  一开始也只是因为女儿的死,和冒牌货的挑拨才会失去了理智。
  
  到了现在,纷纷冷静下来之后,他们马上现了不对劲的地方。
  
  几乎是同时的,这些家长的目光就看向了那几个老师。
  
  在冒牌货说让秦然用‘万蛇吞噬’来惩罚自己,接着万蛇就出现后,这几个老师已经完全的吓傻了。
  
  而当冒牌货被揭露了真面目后,更是越的不知所措。
  
  “我是被蒙蔽的!”
  
  “我是无辜的!”
  
  “我不知道她不是‘塞安’!”
  
  ……
  
  面对着周围不善的目光,这几个老师开始了狡辩。
  
  可随后看着在那些家长示意下,走过来的几名面色狠厉侍从,还没有等几名随从靠近,这几个老师就交代出了实情。
  
  “是‘塞安’鼓动我们的!”
  
  “我不知道当时的塞安还是不是塞安!”
  
  “有一位大人物让他这样做,还给了他丰厚的酬劳!”
  
  “你们女儿的死,和我们一点关系都没有,我们也是在到达学校后,才知道生了什么。”
  
  “我们只是被利欲熏心,完全不知道会生这么大的事情!”
  
  ……
  
  这几个老师极力狡辩着。
  
  虽然某些事情他们并没有撒谎,但是这个时候可没有谁会相信他们。
  
  就在几个失去了女儿的家长准备泄愤的时候,秦然走了过来。
  
  看着走过来的秦然,这几个家长立刻停下了谈话,由其中一个做为代表,向着秦然说道:“阁下,您或许是善意的,但是他们并不值得您的怜悯与仁慈,这样的帮凶往往是造成最后悲剧的最大助力,他们是罪无可恕的!”
  
  无疑,这几位家长担忧秦然会阻止他们。
  
  毕竟,秦然身上带有的淡淡白色光芒中,充斥着温和,话语中也不时的提到‘神’,一看就是那种仁慈的教会成员。
  
  或许,面对一般的教会成员,他们不会在意。
  
  可面对秦然这样一位强大的教会成员,他们可不敢怠慢。
  
  更不用说,秦然表现出的种种神奇了。
  
  一旦秦然真的阻止了,他们哪怕是再不愿意,也会变得无可奈何。
  
  而那几个老师则仿佛是看到了希望般,一个个满脸祈求的看着秦然。
  
  不过,马上的,他们就如坠深渊。
  
  “人需要为自己的选择负责!”
  
  “当你们背弃莫妮修女的恩惠时,你们的结果就已经注定了——神,也不会接纳背叛者!”
  
  秦然缓缓的说道。
  
  接着,就在几个教师的绝望目光中,秦然看向了那几个家长身上。
  
  “阁下您?”
  
  听到秦然话语,本来大喜过望的几个家长,在秦然的注视下瞬间忐忑下来。
  
  尤其是当秦然抬手指了指他们的手掌后,他们才猛然间现,不知何时,他们的手掌竟然肿胀起来,颜色更是变得黑漆漆的。
  
  “这、这是怎么了?”
  
  几个家长惊慌的问道。
  
  “毒!”
  
  “刚刚的马车上有着剧烈的毒素,你们事先接触过解药,但这份解药并不是彻底让你们无视着剧毒,只是暂缓了毒素漫延的过程!”
  
  秦然一边解释着,一边挥手洒出一片光辉。
  
  【驱除毒素】!
  
  虽然这样的剧毒非常的猛烈、阴狠,但是面对着达到无双级别的【驱除毒素】,却是迅的消退。
  
  看着手掌的肿胀以肉眼可见的度消失,颜色更是迅的恢复正常,几个家长惊喜的抬起头想要向秦然道谢。
  
  这一次的道谢,则必然是诚心实意的。
  
  要知道,他们原本是准备开口请求秦然治疗的。
  
  甚至,已经做好了要大出血的准备。
  
  可谁能够想到,没有等他们开口说话,秦然就已经帮他们治疗了。
  
  而更令他们没有想到的是,给他们治疗完的秦然竟然选择了离开。
  
  “阁下、阁下!”
  
  看着拎着冒牌货走向学校内的秦然,几个家长高呼着,就追逐起来。
  
  “还有什么事吗?”
  
  秦然停下脚步,转过身问道。
  
  身上的光芒随着这一次转身,越的耀眼、温和,让快步追逐而来,消耗了不少体力的几个家长们,迅的平复了急的呼吸。
  
  感受着身体内的变化,这几个家长面面相觑,不知道该说什么。
  
  他们追逐而来,本身就是下意识的想要感谢,但是在感受到这股力量后,才猛然间记起,他们的‘感谢’,以秦然这样的人物,似乎根本不需要。
  
  “我希望您能够主持我女儿的葬礼,为她祈祷,我愿意出钱翻新圣保罗学校!”
  
  一个家长停顿了一下后,开口道。
  
  显然,这是一位真心疼爱自己女儿的母亲。
  
  “阁下,我可以问一下,她究竟是谁吗?”
  
  “她为什么要这么做?”
  
  母亲的疼爱是温和的,父亲的疼爱是略带严厉的,但面对敌人时,父亲总是会站在最前方。
  
  报仇……
  
  也不例外。
  
  听到这位父亲的话语,周围的几个家长同时将目光看向了秦然。
  
  女儿的仇,可不会就这么算了。
  
  “她只是一个小卒子,她背后的人才是谋划者,而那样的人物是你们无法招惹的。”
  
  秦然劝说着。
  
  “那么您呢?”
  
  “您有把握对付那个人吗?”
  
  那位父亲问道。
  
  “当然。”
  
  秦然点了点头。
  
  “太好了!”
  
  “我们无法报仇,是因为我们的弱小,但是您是强大的,您可以帮助我们报仇!”
  
  “在这个过程中,如果您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地方,请开口……我将拼尽全力为您做到!”
  
  丝毫没有怀疑秦然的话语,那位父亲语极快的说道。
  
  同样的,周围的家长们也给予了保证。
  
  “我们也是!”
  
  “您遇到了什么需要帮助的地方,请您开口,我们会尽全力的帮助您!”
  
  不单单是失去了女儿的家长们,那些一同被挑拨跟来的家长们,也纷纷说道。
  
  看着这些在这座城市中影响力颇大的人物们,秦然略微沉吟了几秒钟后,这样的说道:“诸位请帮我寻找具备‘外来人’‘行踪诡秘’‘面容凶狠’或‘眼神可怕’等特点的人,找到他们后,不要轻举妄动,来告知我!”
  
  “我会处理好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