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恶魔囚笼 > 第三十四章 谋划

      如果这一切都是凯特利的谋划呢?
  
      当这个想法出现在秦然心底的时候,不可抑制的,更多的想法出现了。
  
      秦然回忆着与对方见面后的交谈。
  
      对方表现的恭敬、有礼,时时透露着真诚。
  
      这样的真诚让人在第一时间就会产生好感。
  
      可这就是对方的本来面目吗?
  
      秦然想起了前任的维恩伯爵。
  
      那位伯爵的继承人会是一个真诚的人?
  
      别开玩笑了。
  
      这必然是对方的一张面具。
  
      那么,再将对方的面具摘下来后,会是什么呢?
  
      或者说,对方的目的是什么呢?
  
      秦然的目光下意识的看向了哄着莉莎玩闹的老修女。
  
      挑拨!
  
      对方想要的就是挑拨他和老修女的关系!
  
      对方身为维恩家族的继承人,自然不会对老修女、贡兰森陌生,而且有关老修女的性格更是了如指掌。
  
      对方很清楚,老修女为了快点结束眼前的纷争,一定会使用那让人忌惮的能力。
  
      而以老修女表现出的能力,是个人就会心生警惕,更加不用说是像他这样多疑的人了,一旦发现了老修女的能力,必然会暗自猜测。
  
      从对方将莉莎送到老修女面前,对方的计划就开始了。
  
      不、不对!
  
      是更早的时候!
  
      是……在利德死亡的时候!
  
      当他和老修女还在警察局时,对方就派人潜入了圣保罗学校,希望找到那批宝藏的下落。
  
      但是对方一无所获。
  
      还被尽职的利德发现了踪迹。
  
      接着,利德被杀。
  
      然后,对方借用利德的生命力布置了那个类法术的秘术,窥视、监听着圣保罗学校的一切。
  
      包括看到他练习【晨曦之印】,以及小教堂的异状。
  
      当发现这些后,对方改变了原本的计划。
  
      对方看到了他面对小教堂异状时的谨慎,认为有机可乘。
  
      所以,才发生了之后的事情。
  
      呼!
  
      秦然深深的出了口气。
  
      然后,他才发现自己的后背不知道什么时候竟然完全的被冷汗侵湿了。
  
      “可怕的对手!”
  
      秦然这样的评价着。
  
      并不是实力方面,而是心智和随机应变。
  
      还有……胆大!
  
      为了布局设计他,对方竟然以身涉险的出现在了他的面前,还十分自如的表演了一场。
  
      细细想想对方的话语。
  
      ‘假如是您亲口告诉我的呢?’
  
      当这句话语出口后,他当时怀疑的情绪就被完全调动了。
  
      特别是随后对方连续的否认,更是让他加深了这种怀疑。
  
      当然了,这一切的最开始,都是建立在最初的跪拜上。
  
      当时的对方,单膝跪地向他开口求救的时候,对方的布局就有了一个完美的开始。
  
      “讲尊严也当做了武器吗?”
  
      秦然心底自语着。
  
      脑海中则浮现出了某个家伙的影子。
  
      ‘掮客’!
  
      没错,就是那个该死的家伙。
  
      秦然在对方的身上,隐隐约约的看到了相似的身影。
  
      只是,‘掮客’更加的老练,将计划做得更加的完美无缺。
  
      远远不像,眼前的计划看似天衣无缝,实则变数极大。
  
      一切都需要看他的选择。
  
      简单的说,仍然是他把握着主动。
  
      而不是类似‘掮客’那样的布局,不仅让他的选择消失不见,只能按照对方的意志来进行。
  
      而且,还会达到悄然无声的程度。
  
      比较着对方和‘掮客’的差距,秦然随手拿起几块木柴放入了火塘中,让在阴雨天中的房间变得越发的暖和。
  
      火光很自然的照耀在了装有食物的篮子上,里面淡淡的散出了香肠、煎蛋、白面包和牛奶的香味。
  
      这样的组合,可不是晚餐出现的。
  
      出现在早餐餐桌上,才是正常的。
  
      而拿着装有这些食物篮子的老修女,自然是给他送早餐的,可不是什么厨娘晚餐所做的,应该是出自老修女的手笔。
  
      他刚刚竟然没有发现这一点。
  
      “谢谢。”
  
      秦然开口道。
  
      老修女一愣。
  
      然后,当看到秦然指了指篮子后,老修女才笑了起来。
  
      “这本身就是我该做的。”
  
      “事实上,也是我为数不多力能所及的事情,我希望帮助更多的人,但总是力不从心……”
  
      “抱歉,又一次在2567你面前抱怨了。”
  
      “上了年纪后,我是越发的管不住自己回忆从前的事情了。”
  
      老修女无奈的摇了摇头。
  
      “没什么,如果不介意的话,请您和我说说您的回忆。”
  
      “我应该还算是一个很好的倾听者。”
  
      秦然这样的说着。
  
      不过,在老修女开口之前,秦然却是例行公事般的在整个圣保罗学校内转了一圈。
  
      他在寻找那个‘窥视’‘窃听’的类法术痕迹。
  
      虽然按照他刚刚的翻阅来看,那是一种开启后就直至消亡的类法术,但记载这个类法术的书籍都是凯特利给的,秦然可不相信对方不会在上面做一些手脚。
  
      在一些自认为可疑的地方,秦然用‘晨曦之力’扫荡了一遍。
  
      或许类似秘术的法术能够瞒得过他的感知。
  
      但专家级别的【神秘知识】,却让秦然知道,还如何简单的防御这样的类法术。
  
      一切做完,秦然才返回到了小木屋。
  
      接着,老修女的讲述声连绵不绝的传出。
  
      既有着趣闻,也有着秘闻。
  
      大部分都是关于晨曦教会的。
  
      例如:晨曦教会的骑士训练营有着真假之分。
  
      例如:守护骑士必须要发誓终身不娶(不嫁)。
  
      例如:晨曦教会最初是附属与光明教会的。
  
      ……
  
      就在秦然听着老修女的倾诉时,凯特利返回到了自己的隐秘据点。
  
      向着手下比划了一个警戒、巡逻的手势后,凯特利就直奔密室。
  
      在那里一个人静静等待着。
  
      “怎么样?”
  
      沙哑的声音询问着凯特利。
  
      “一切顺利!”
  
      “以那位表现出的多疑性格,一旦怀疑的种子种下了,我们就等待着它生根发芽就好!”
  
      凯特利笑道。
  
      “需要多久?”
  
      沙哑的声音中带着一丝迫不及待。
  
      “很快的!”
  
      凯特利轻声回答道。
  
      ……
  
      而在距离城市几百公里外,一支队伍正在飞快的前行着。
  
      战马上,金色的盔甲哪怕是在黑暗中也散发着淡淡的光芒,宛如阳光一般,带来了光明,照亮了周围一片。
  
      亦如他们所属教会的名字。
  
      光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