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恶魔囚笼 > 第三十九章 意外惊喜
    瘟疫?!
  
      秦然一怔,下意识的就向着担架上的那些人看去。????火然?文??w?w?w?.?
  
      这些人无一例外的都是面色潮红,有些神志不清的喃喃自语,而有些则干脆是陷入了昏迷。
  
      不由的,秦然面色就凝重起来。
  
      对于瘟疫,秦然并不担心。
  
      他sss级别的体质,面对再可怕的瘟疫都不会有事。
  
      而是瘟疫出现的时机!
  
      在这个暗流涌动的时候,出现瘟疫,秦然总觉得不是巧合可以解释的。
  
      更何况,秦然从来就不相信巧合一说。
  
      “是什么引发的瘟疫?”
  
      “多会发现的?”
  
      秦然问道。
  
      “应该是老鼠或者吸血的虫子,大约在三天前,当时只是一两个个别现象,大家都没有在意,等到今天清晨才彻底的爆发出来!”
  
      “不过,庆幸的是,只是小范围的爆发,已经得到了很好的控制。”
  
      艾克回答着。
  
      然后,心地善良的护校队队员,就宽慰着说道。
  
      “放心吧,2567阁下。”
  
      “这不是城中第一次爆发瘟疫了!”
  
      “莫妮修女和医生们有着足够的药物去应付,也有着足够丰富的经验,当然了,为了保险起见,你还是带上这个。”
  
      说着,艾克递过了一个装着药液的药瓶,大约20毫升左右。
  
      【名称:抵抗药剂】
  
      【类型:药物】
  
      【品质:优秀】
  
      【属性:能够有效治疗各种发热疾病,并且帮助自身抵御这些疾病引起的瘟疫】
  
      【需求:无】
  
      【是否能够带出副本:否】
  
      【备注:这不是晨曦教会流传的知识,而是莫妮修女在漫长人生岁月中自我学习到的】
  
      ……
  
      接过药剂,药剂信息立刻出现。
  
      “谢谢!”
  
      虽然不需要,但并不妨碍秦然道谢。
  
      “您应该感谢莫妮修女,我们什么都没有做,药剂是莫妮修女调配的,那些医生也都是因为莫妮修女而聚集起来的,我们只是负责维持秩序而已。”
  
      护校队队员立刻摆了摆手,目光尊敬的看着人群中忙碌的老修女。
  
      “面对死亡的擦身而过,还能够站在这里,尽自己的努力,已经足以说明你们的贡献。”
  
      “一声感谢是你们理所应当接受的。”
  
      秦然这样的说道。
  
      艾克诧异的看着秦然。
  
      显然,护校队队员完全没有想到本该高高在上的‘神子’竟然会有着这样‘平易近人’的一面。
  
      与之前的救命之恩不同。
  
      此刻的话语,令艾克感受到的是一种尊重。
  
      “愿一切如您所言……”
  
      “日安,‘神子’大人!”
  
      护校队队员先是轻声自语了一句,然后,毕恭毕敬的行了一礼。
  
      不是出于救命之恩而感激的礼仪,是心悦诚服的古礼。
  
      带有【晨曦之印】的古礼。
  
      【力量共鸣,无双级别晨曦骑士锻体术获得相当经验,所需积分减少100……】
  
      ……
  
      没有老修女行礼时的光芒外显,秦然获得的收益更是少了不知多少倍。
  
      可秦然则是双眼一睁。
  
      因为,他非常清楚,眼前的护校队队员根本没有系统性的学习过【晨曦骑士锻体术】。
  
      仅仅是在往日的锻炼中,得到过贡兰森只言片语的指点。
  
      “只要稍微涉猎到【晨曦骑士锻体术】就能够利用【晨曦之印】产生共鸣吗?”
  
      “不、不对!”
  
      “如果是这样的话,晨曦教会短时间就能够早就一批身手不凡的骑士了,根本不会灭亡,那么是……”
  
      “尊敬?!”
  
      秦然回忆着刚刚的一幕。
  
      很快的,他就锁定了关键点。
  
      同样的,那个‘千人施礼,一天超凡’的念头再次浮现在秦然的心底。
  
      不同于最初的毫无头绪,这个时候,秦然却有了一些想法。
  
      当然了,那是之后了。
  
      现在的他,还有着一件更加重要的事去做。
  
      向着艾克告别,没有打扰忙碌的老修女,秦然径直来到了凯特利嘴中的另外一个落脚处,并且按照约定留下了xcv的信息,就站在一旁的阴影中等待着。
  
      路上行人穿梭,瘟疫的消息显然还没有真正的扩散开来。
  
      行人们虽然行色匆匆,但却没有之前学校门口那些人脸上的慌张。
  
      当然了,也不是所有的人这样。
  
      至少,凯特利布置的那个‘眼睛’虽然表现的和路上的行人差不多,但一出现就被秦然锁定了。
  
      对方的眼睛,实在是太多次确认他留下信息的那块地方了。
  
      不过,秦然并没有出手,而是继续耐心等待着。
  
      没有多久,数分钟后,凯特利就出现了。
  
      秦然从阴影中走出。
  
      “2567阁下,请跟我来。”
  
      凯特利面容带着一丝惊慌,说完就匆匆的拐入了一条小巷。
  
      演戏?
  
      还是真实?
  
      秦然玩味的看着对方的背影。
  
      对于这个善于把握他人性格弱点的敌人,秦然可不会小觑。
  
      快步的跟在对方的身后,秦然来到了一个低矮的房间中,这是一间房门在地面水平线下,想要进入,就需要向下走过五个台阶的建筑。
  
      而在这个入口上,则是一个木质梯子,没有扶手的那种,通往这栋建筑的另外一个入口。
  
      ‘鲜活的舌头’。
  
      在上面的入口处,挂着这样的招牌,还画了一个大酒杯。
  
      “奇怪的名字。”
  
      秦然评价着,弯腰走进了下面的入口。
  
      货架、酒桶告知着秦然,他此刻在什么位置。
  
      酒馆的仓库。
  
      而在这个仓库的一角则铺着一张毯子,还有一个燃烧了半截的蜡烛。
  
      “抱歉,为了不被那些人发现,我只能躲在这里了。”
  
      “之前我给与您的信息,将我彻底的暴露了出去‘复兴会’的那帮疯子,真是可怕。”
  
      凯特利的脸上再次流露出真诚的歉意。
  
      可话语间,却暗自流露着,对方现在的一切糟糕境地,都是因为秦然。
  
      对方为什么这么做,秦然自然是心知肚明的。
  
      继续混淆、欺骗他。
  
      为了得到更多的信息,秦然不介意在翻脸前配合一下。
  
      “需要我帮你对付他们吗?”
  
      秦然一皱眉后,这样的说道。
  
      “感谢您的提议,可我认为还是不要和他们正面对抗的好!”
  
      “不、不,我不是怀疑您的实力,身为‘神子’,您的力量是毋庸置疑的,但我只是不想要和那位有关的人扯上太深的关系!”
  
      “至少在毁掉《昂西兰科法典》之前是这样的。”
  
      凯特利苦笑的说道。
  
      “看来你对《昂西兰科法典》知道的不少?”
  
      秦然问道。
  
      “如果可以的话,我宁肯不想要知道这些!”
  
      “您知道圣保罗教堂的神迹是什么吧?”
  
      “没错,就是您知道的那样!”
  
      “但它可不像那位说的‘籍籍无名’!”
  
      “大约在千年前,‘昂西兰科’可是一位受人崇拜的神灵,即使它的名声并不好……”
  
      “它掌管的是瘟疫!”
  
      凯特利看到秦然点头后,就说道。
  
      瘟疫?
  
      秦然一眯眼。
  
      几乎是本能的,秦然想到了之前校门口的一幕。
  
      “你是说?”
  
      秦然试探的问道。
  
      “就如您猜测的一样,这几天在城市中爆发出的瘟疫就是受到了《昂西兰科法典》的影响,同样的,那位也是受到了《昂西兰科法典》的影响,或许那位本质是善良的,但那也是之前了!”
  
      “现在?”
  
      “那位早已成为了《昂西兰科法典》的傀儡和‘复兴会’的首脑同流合污了。”
  
      “而我们则成为了那部法典的猎物。”
  
      对方脸上的苦笑更多了。
  
      “猎物?”
  
      秦然看向了对方。
  
      “没错,就是猎物!”
  
      “您不会以为这次的瘟疫还能够如同之前一般得到控制吧?”
  
      “我有把握,只需要一周不到的时间,这座城市就会成为一座死城,而借助着枉死之人的充斥着怨念的灵魂‘昂西兰科’会重新复活,成为‘复兴会’口中的‘新神’,而且……”
  
      “我们是无法逃离的!”
  
      “我们都被法典标记了!”
  
      “距离那位越近的人,标记就越深!”
  
      凯特利说到最后,几乎是带上了哭腔。
  
      看着对方的表情,哪怕知道对方是在演戏,但秦然也不得不承认,对方演得真好。
  
      假如他因为多疑而踏入了之前对方的陷阱。
  
      那么,这个时候一定会是深信不疑了吧?
  
      “我们应该怎么做?”
  
      秦然脸上配合的浮现了一点紧张后,张嘴问道。
  
      “毁掉圣保罗教堂!”
  
      “杀掉那位!”
  
      凯特利毫不犹豫的说道。
  
      然后,没有等秦然回答,对方就继续的说道:“我知道这对于您来说,是一件很不容易的事情,但请您想一想整座城市中的人们!”
  
      “他们需要您的拯救!”
  
      “也包括我在内!”
  
      说着,凯特利又一次跪倒在地。
  
      “我会力能所及的拯救我能拯救的人。”
  
      秦然以符合自己角色的口吻语句说道。
  
      这完全就是为了套出对方嘴中更多的消息。
  
      可令秦然没有想到的却是,在下一刻,对方就从毯子下摸出了一个包裹严实的盒子。
  
      “那位的强大是毋庸置疑的,为了让您拯救更多的人,我愿意拼尽全力的帮助您这是当年我的先祖在打扫战场时,获得的一件有关晨曦教会的宝物残片,它应该能够帮助到身为‘神子’的您。”
  
      一边说着,凯特利一边打开了盒子。
  
      就在盒子打开的瞬间,秦然体内的‘晨曦之力’就爆发出了前所未有的活跃感。(未完待续。。)

Ps:书友们,我是颓废龙,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