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恶魔囚笼 > 第四十六章 夜之辉
    秦然话语中的杀意,没有隐藏。
  
      叛徒,永远是无法原谅的。
  
      特别是,当这个叛徒死后还享受着英雄的待遇。
  
      圣保罗学校内的所有人,都认为那天单独巡逻的利德是无意中现凶手,然后,被凶手杀害的。
  
      包括老修女在内,对这件事情都是无比的伤心。
  
      最初,秦然也是被蒙蔽在内的。
  
      可随着事情的展,越来越多的线索显示着利德的死,远远不是看起来那么简单。
  
      利德死的太巧合了。
  
      在赫勒斯率领诸多手下就要进攻圣保罗学校前,身为护校队队长的利德就死了。
  
      而且,还不是‘血手’的人出手。
  
      接着,出现在秦然面前的凯特利,一副对圣保罗学校了如指掌的模样。
  
      尽管对方解释是利用了神秘侧的力量。
  
      但使用这种神秘力量,可是需要足够的鲜血、尸体。
  
      以对方对圣保罗学校的了解程度,不屠杀个几百人,恐怕根本做不到这一步。
  
      假如真的屠杀了这么多人,城市内会没有一丁点消息?
  
      警长约翰可不是吃素的。
  
      当然,其中最大的破绽还是那天秦然在狮子街11号看到的尸体。
  
      那些尸体虽然都是杂乱无章的被丢弃,可整体而言却是很完整。
  
      每个人都会有各自的习惯。
  
      杀人者也不例外。
  
      而一个前几天才将一个人残忍分尸,摆成怪模怪样的杀人者,会突然温柔的对付起其他人?
  
      秦然曾详细翻阅过那本窥视秘术,上面只要求了鲜血、尸体,却没有任何一个字说要尸体保留完好。
  
      在这样的条件下,杀人者没有按照自己的喜好去做事,只有两个可能。
  
      第一,遇到了阻止。
  
      例如凯特利的阻止。
  
      可即使是阻止,也应该留下痕迹,甚至,更加的明显才对。
  
      被阻止的杀人者,心底或多或少会有怒火,一定会现在那家无辜的人身上,哪怕不会分尸了,但尸体的伤口一定会惨不忍睹才对。
  
      但那八具尸体没有。
  
      尽管死了,但却死的很干脆,没有令人胆寒的伤口,也没有遭受过折磨。
  
      至于杀人者对凯特利唯命是从,不敢有一丁点儿反抗?
  
      如果真的是那样,就不会留下餐桌上的痕迹了。
  
      秦然有绝对的把握,凯特利是不会让一个对自己唯命是从,类似死士的家伙同桌吃饭的。
  
      抛开这个可能后,只剩下了另外一个可能。
  
      杀人者另有其人!
  
      一个能够指挥凯特利和那个大力士的人。
  
      当然,更重要的是,对方为什么要将利德分尸?
  
      绝对不是模仿警察局内,那位女学生的手法。
  
      因为,警察局内那位女学生的尸体虽然是被切割了,但为了构成魔法阵,要更加的细致认真,甚至可以说带着诡异的美感。
  
      这是那位‘复兴会’巫师的独特癖好。
  
      与利德这种粗狂的布置完全是两个概念。
  
      将这一点抹去。
  
      秦然想到的就只剩下了炫耀、施压和隐藏。
  
      但如果真的是炫耀、施压的话,全歼所有护校队队员才是更好的选择。
  
      以那位大力士表现出的实力,想要做到这一点是轻而易举的,可对方没有这样做。
  
      那么,就剩下了一个:隐藏!
  
      隐藏死者的身份!
  
      利用分尸的手法,将不像本人的部分抹去,仅留下相似的部分。
  
      很简单的例子,你要找一个一模一样的人,恐怕很难。
  
      但你要找一个容貌有两三分相似,身高、体型等却无所谓的人,难度就会直线下降。
  
      当这些线索一一出现后,答案就变得呼之欲出了。
  
      “是因为我这个固执、墨守成规的家伙,去打破‘除去岗哨外,巡逻至少是两人一组’的规矩,然后,就这么的死了,引起了你的怀疑?”
  
      “原本我还希望你能够因为对死者的悲伤、敬意而忽略这一点的。”
  
      “果然,你就是和我一样的人啊!”
  
      “都是冷血无情的那种!”
  
      感叹声从‘复兴会’领头者的嘴中传出。
  
      接着,对方摘下了帽兜,露出了那足够熟悉的脸。
  
      然后……
  
      砰!
  
      靴子底与面容的碰撞响声中,对方就这么被踢飞了。
  
      如同是被卡车撞击,翻滚着,在地上弹跳数次,落在了远处的地面上。
  
      “我此刻的脑海中还有那些参加你葬礼时,那些人悲伤表情的记忆——你用这张脸说出这些话后,真的是分外欠打啊。”
  
      “所以,我帮你‘换’了张脸。”
  
      “不用谢。”
  
      秦然朝着牙齿全部掉光,满脸鲜血,脸部印着一个靴子底,完全变形的对方挥了挥手。
  
      “呵、呵呵……哈哈哈!”
  
      “这就是‘神子’的底气吗?”
  
      “在有机会干掉我的时候,还选择了羞辱?”
  
      “你知道吗?”
  
      “你错过了唯一的机会!”
  
      “给我杀了他!”
  
      双手捂着脸的对方先是低笑,然后放声的大笑,笑声中带着讥讽与不屑。
  
      对方习惯性的,已高高在上的口吻出了命令。
  
      ‘神子’?
  
      ‘神子’又怎么样?
  
      面对着他精心打造的队伍,就算是传闻中的‘神子’来了,都讨不了好,更加不用说是一个末代‘神子’了。
  
      要知道!
  
      那可是‘瘟疫’!
  
      真正意义上的掠夺生命大的‘瘟疫’!
  
      即使是‘晨曦之力’也无法消融的‘瘟疫之力’!
  
      一声令下。
  
      寂静无声。
  
      双手捂着脸的利德一愣。
  
      不过,马上就继续笑道。
  
      “你比我想象中的还要弱小……”
  
      说着,利德抹去了脸上的鲜血,睁眼看向了前方。
  
      顿时,利德如遭雷击的呆愣在了原地。
  
      他的人!
  
      他的所有属下,都倒在了地上!
  
      仅剩下凯特利一人双手释放着淡淡的灰色光泽,但凯特利也就是在苦苦的坚持着。
  
      看看对方脸上的惊恐和额头上的汗水,就知道了。
  
      而秦然?
  
      自始至终的都站在原地没有动。
  
      淡淡的白色光辉笼罩着秦然。
  
      光辉中,满是温和、坚韧,充斥着希望。
  
      但对利德来说却是不可置信的绝望。
  
      “怎么可能?!”
  
      “‘晨曦之力’不可能驱除‘瘟疫之力’的!”
  
      利德疯狂大吼。
  
      同时,他的手中射出了要远凯特利数倍的灰色光泽,宛如实质般的涌向了秦然。
  
      灰色光泽再接触到秦然的白色光辉后,立刻就如烈日下的冰雪般,飞消融。
  
      不但如此,那白色光辉还带着致命的反击而来。
  
      “啊!”
  
      利德一声惨叫,翻身倒地。
  
      一个盒子从对方的怀中跌落出来,滚到了秦然的脚边。